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影视剧本)农家女

(影视剧本)农家女

来源: 作者:陆扬烈 时间:2019-05-08 15:03:41 点击:

启明星带着刚升起的朝霞,映辉在缓缓流动的清澈河水。

流过西岸一家家农舍的临河石阶。镜头在You

Raise Me Up悠悠旋律里缓缓推向其中一家。

临河的门轻轻拉开,走出一位身穿淡青蓝崭新缀着“泖田”两字厂服的女子,四十左右,风姿雅丽,齐耳垂短发,略带自然弯屈。她朝屋里瞥一眼,小心地掩上门。

她走下河埠的五级石阶,在河滩上蹲下,用手里的毛巾沾着河水洗脸。

朝霞升高,映红她青春焕发的脸颊。

(一个略带苍老的厚实男声画外音:她叫方雅。我看着她长大,她是我们泖水河畔的好女儿,是我们新泖镇引以自傲的女企业家,是我们丰畴村飞出的一只金凤凰。)

屋里,一位农家穿戴的老年妇人,掀开木制锅盖,蒸气腾雾中,端出一碗四只元宵。

方雅走来,用未变的乡音:“阿妈,侬拉起加(这么)早做啥。”

方母把碗推过来,“快点趁热吃!”

方雅:“阿奴哪哈(怎么)吃得落介(这么)多!”朝楼上看一眼,“老爸告(醒)了呒没?”

方母:“老早告啦,阿奴勿许伊拉起来,老头子总归重手重脚,碰碰嘭嘭,会把娅娅吵醒。囡囡明朝要去登(住)学堂啦,今朝让伊多困困醒。”

楼上。正穿着校服的娅娅,从她房间半开的门边探出半个身子,朝楼下做鬼脸。

方雅站起,拿着包:“阿奴去厂里啦。”

方母跟着走出大门:“车子开慢点,啊!”方雅:“晓得啦。”

太阳从金黄的朝霞中露出脸来,江南大地辉煌耀眼。

方雅把稳方向盘,奔驰在河岸的林荫公路上。前方可见屹立在绿树环抱中的工厂大楼。阳光映红她露着欣喜微笑的面庞。

她的雪白耀眼的小轿车,驶向壮观的工厂大楼。

电动栅栏门,缓缓为她移到一边,夜班厂警卫站在门卫室前,朝她扬手:“厂长,早啊!”

轿车缓进,方雅从车窗探出头:“小马,辛苦啦!”

方雅走出车门,走向大厅和明亮玻璃花房之间的水泥小道。

一个老年职工,捧着一盆花,刚走出花房,见方雅:“啊呀,厂长,来这么早。”

方雅快步迎去:“老朱师傅,您不是来得更早么。”

老朱高托起花盆,让手中花盆里的叶和花正处在斜射来的阳光中。出奇宽阔的叶片,刚展开的艳红花朵,在阳光中显得生机勃勃。

老朱高兴地:“厂长,我们的大叶花有灵性,今天开得特别好,她也来庆祝我们的大会呀。”

方雅接过花盆,由衷地:“这是您的功劳,”她改用亲切的口气,“来根大叔!”

老工人朱来根欣慰地一笑:“我再去搬。”

方雅小心翼翼捧着花盆,走进大厅。

白色的塑料椅子整齐地摆满了大厅,小舞台天鹅绒的天幕上方,悬挂着大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泖田卫浴厂十周年厂庆。

方雅刚把花盆放下在台沿边,朱来根双手各捧一盆花走来。

方雅忙去接。大厅正门走进多个青年男职工。

方雅举臂喊:“小伙子们,快来!快来搬花!”那几个青年职工赶紧过来一起搬花。

一群穿着时新靓丽服饰的年轻女职工人,嘻嘻哈哈涌进大厅,一见方雅哇哇欢叫奔来,围住方雅。一个长张娃娃脸的小女工,摸着方雅的厂服:“厂长啊,你自己规定的嘛:我们厂里的‘半边天’,厂庆这天都要穿漂亮的衣服。你当领导的自己怎么还穿厂服呀。”

方雅亲昵地按按她的娃娃脸,笑笑说:“谁叫我是当领导的呀。”

一个俏丽女工,亲昵地把身旁穿笔挺银灰色西装裙服的中年女子挽住臂膀:“我们工会罗大主席也是领导呀。她今天的打扮,一级啦。”大家笑着。

方雅笑着说:“我们的罗主席是今天的大会主持人,又是你们文艺小分队的队长兼编导,当然要打扮得高雅靓丽的。”大家开心地笑着。

几个穿崭新厂服拿着锣、鼓的青年职工走过来,领头的拿只唢呐:“厂长,我们准备好了。”

方雅:“请你们到厂门口等着,看见老镇长的小奥迪,就使劲吹打起来。”

锣鼓队员们齐声喊:“明白!”立刻涌向大厅门口。

罗编导朝小女工们:“我们也去准备。”

方雅朝她们笑笑:“装化得漂亮些啊。”

她们快活地笑着,簇拥着罗编导朝舞台左侧门走去。

方雅走向朱来根和工人们己安置好大叶花盆的舞台。

朱来根:“厂长,看看,这样行吗。”

方雅:“非常好。”

厂外传来锣鼓声。

方雅:“老镇长到啦。”朝厂大门小跑而去。大家紧跟着小跑出大门。

一辆标着“新泖镇”字样的大型新客车,在锣鼓和唢呐吹奏声缓缓驶进厂门,在夹道迎接的人群前停住。方雅感到意外而惊喜,迎了上去。

车门拉开,出现穿一套崭新宝石蓝西装,系条艳红领带的老镇长。

方雅和职工们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样,仍鼓着掌。老镇长似早有预料,举起手直往下按,制止锣鼓和掌声停下:“好啦好啦,好啦!”

(老镇长的画外音:老头我去年七十大寿,女儿硬请去上海过生日,把老爸打扮成这副模样。今天你们厂十周年大庆,老头我第二次穿成这样子,你们有啥好大惊小怪的呀!)

鼓锣声和掌声猛然骤起,唢呐吹起《喜洋洋》曲声。老镇长笑着向大家恭手:“好好好!谢谢!为你们特地请来的小贵宾,大家快掌声欢迎呀!”他走下车。

车门走下一个个穿着校服,手拿各种乐器盒的中学生。

大家惊喜地鼓着掌。方雅喜悦地:“欢迎,欢迎啊!”走到车门前。

乐手们一个个向方雅鞠个躬:“方姨好!”

出现拿着长笛盒的娅娅,她朝母亲俏皮地做个鬼脸。方雅用指头朝她额头轻轻触了一下。(心声)“小鬼,连自己亲妈也保密!”

司机已把车下层行李仓门掀起,老镇长朝人群招手:“几个小伙子,把四只镜框抬到大厅里去。”几个青年工人抢着赶上前。

老镇长指挥把四块大镜框放置在天幕下面。

台前左侧,娅娅拿着曲谱和唢呐手交谈。唢呐手点着头。

罗主持人走到舞台右侧,朝方雅询问似地看着。方雅勾住老镇长臂膀,对她点一下头。

罗主持会意地大声庄严宣布:“泖田卫浴厂建厂十周年庆祝大会,现在开始!”

台前,中学生乐队和厂锣鼓队,和谐奏起《欢乐颂》。

人群中,一个上年纪的女工,低声对邻座女工:“这不是电视剧《欢乐颂》里的音乐么。”

后座一个男职工凑前:“这是支世界名曲。是电视剧借用的。”

乐声止。主持人:“请黄亦瑜老镇长上台作指示。”

掌声中,黄亦瑜让四个青工把镇政府奖给“先进企业”,市环卫局奖给“优秀单位”两个镜框挪到台沿两侧。老镇长说:“请方雅厂长上台领奖!”

方雅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走上台,和老镇长握握手。老镇长又面向会场上的全体职工激动地说:“我代表镇党委、政府和全镇人民,热烈祝贺你们厂十年来取得的辉煌成就!感谢你们厂连续三年成为全镇最大纳税户,为我们镇的经济建设作出突出的贡献!”

他的祝词不断被掌声打断。他又让另四个职工把另两块镜框:“模范企业家”,“市三八红旗”挪到方雅两侧,他说:“巿政府、巿妇联奖给你们厂长个人的!”,他带头朝方雅鼓掌,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老镇长举手压住掌声,他朝台下的娅娅:“娅娅,你上来!”

娅娅忙上台,站立老镇长和母亲中间:“爷,要我做什么?”

黄亦瑜:“婀,你妈妈一下子得两张大奖状,怎么不告诉你爸爸呀。”

娅娅兴奋地忙高举起手机,按着键,大声喊:“爸爸,我是娅娅。爸爸,你在海上,还是在岸上?”

炮艇靠岸,手机在少校口袋里响着。他摸出手机,手机屏幕上出现娅娅:“娅娅,爸爸刚回到海岸。宝贝啊,开学了,你在学校里吧。”

娅娅挨着方雅:“爸爸,妈妈得了两个大奖!”

少校的手机视屏出现母女俩,他欢叫:“啊,娅娅,快替爸爸向妈妈祝贺!”

“0K!亲爱的少校爸爸!”

娅娅猛地紧紧抱住方雅,狠狠地亲吻妈妈。

台下,中学生乐队自发奏起《世上只有妈妈好》。

(在感人的乐声中,镜头对着母女俩,三百六十度缓缓移动。)

黄亦瑜:“今天,借这个好场所,我要对进厂比较晚的年轻职工们,讲讲你们不太了解的方雅厂长……”

(方雅的特写镜头。)

叠化影成也梳一样短发的小姑娘。

她被一个梳两条长辫的同龄小姑娘,拉到一棵结满桃子的大树下。

方雅:“季琦,这不好吧!”

季琦:“没事。瑜叔叔不在家。”她利落爬上树,“方雅,接住!”摘下一只大桃子扔下来。方雅没接住,“啊呀!”

青年黄亦瑜出现在屋门前:“是你们两个鬼丫头。”

季琦敏捷跳下树:“快逃!”拉住方雅就跑。

黄亦瑜大叫:“别跑别跑哇,小心跌跤啊!”

(横幅大字:新泖中学2000届毕业典礼)

穿男女装校服的学生,坐在大礼堂,家长们坐在后面。

(镜头扫过方雅、季琦的父母)

台上,校长和黄亦瑜走到台前,校长宣布:“镇长给本届第一名毕业生方雅同学,授荣誉证书。”

方雅在掌声和乐声中走上台,从镇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

台下,季琦站在乐队前,指挥全场高歌——

我们今天欢歌在一堂

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长途汽车一侧,黄亦瑜递两袋桃子,给坐在车窗边的季琦和方雅:“你们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又不在一所大学。要自己照管好自己,互相多关心帮助。”

开车铃声响起。《一路平安》乐曲奏响。方雅和季琦眼眶都有点红:“您多保重,亦瑜大叔。再见!”

车起动,亦瑜大叔挥着手:“一路平安!放寒假就回家,多陪陪妳们爹娘!”

(蓝天白云间,现出字幕:四年后)

风光秀丽的公园湖面,荡漾着各色游船。

穿着短袖连衫裙的季琦和方雅在划小舟,方雅依旧齐耳短发,季琦波浪型披肩长发,用宝石蓝绸带扎住垂在胸前右侧,显现一派艺术范的靓丽风姿。

方雅真诚地对季琦:“祝贺你已如愿,出校门就走进省歌舞团。”

季琦关切地:“那你,还是想回新泖吗?”

方雅剥着大白兔奶糖,点下头。

季琦问:“全省最大的化工厂要培养你当工程师,不动心?”方雅笑了笑。

季琦追问:“校长留你当助教,边工作边靠研,也放弃?”

方雅又笑了一下。

季琦生气地:“笑笑笑!你那个勇敢的水兵,也会笑呀?”

方雅把剥开的奶糖塞往季琦的嘴里。

省长途汽车宽敞的候车室。

季琦依依不舍地握着方雅的手。方雅:“你不要担心,季大伯大婶那里,我会去说明白的。”

季琦:“我爸会大骂我一顿,我妈会哭个不停。”

方雅抚摸她的手背:“你一进歌舞团就参加排练,这是你一生中首场演出,意义重大。大婶大伯知道了,高兴也来不及哩。”

化工学院院长和化工厂总工程师匆匆赶来。方雅一见忙站起去。“院长!总工!”

院长:“总算赶到了。”

总工:“方雅,你办厂技术碰到问题,就来找我。”

方雅:“谢谢总工!”

院长碰一下总工:“方雅,我和总工都不能把你留下,有点遗憾。但我们想到,你回到村里办厂,是个方向性大事。方雅同学,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你有困难,应该理直气壮来找我和总工。你的母校,你实习的工厂,都有责任帮助你。”

方雅惊喜,朝院长和总工深深鞠躬。

扩音器响起《一路平安》乐曲声。季琦握住方雅的拖箱:“要检票了。”

院长,总工,季琦送她到检票口。

黄亦瑜在镇党委会上动情地说:“我们的农家姑娘大学生方雅回乡了。她在大学毕业考又是第一名,她完全能在省城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获得大城市户口。可她坚决回乡白手起家办厂,和乡亲们走同共致富的道路。"黄亦瑜用非常坚定的口气,着重地说出三个“要”字:“我们一定要全力支持她!我们当然要热情鼓励她!我们必须要大力宣扬她!”

在设备简陋的建厂工地上,方雅身穿建筑工人服装,头戴柳条帽,浑身泥浆和工人一起干着。

一个工人快步赶来:“厂长,有个解放军来找你。”

方雅一惊,忙转身看,挂少尉军衔的海军军官已走近,笑嘻嘻地向她敬礼:“方雅厂长,你辛苦了!”

“你!”埋怨地瞪他一眼:“搞突然袭击啊。为啥不给我打个电话!”惊喜地打量他,“当官啦!”

少尉:“命令来得突然,命我去军校学习。”

施工员笑着:“厂长,快带解放军同志回家去。这里我担着。”

方雅夹着一大卷图纸,谨慎地敲着挂有“院长室”的门。

方雅聆听着院长指着图纸在讲解……

在工厂实验室,穿工作白大袿的总工,托起一盆大叶花:“这种花叶,有吸收甲醛废气的功能。你拿回去多培栽些试试。”

方雅捧住花盆,喜出望外。

方雅和朱来根,仔细看着这盆叶子特大的花。

刚落成的厂门楼前,两大盘红色的鞭炮,噼噼啪啪接二连三响起,高升一只只飞窜上天。

镇长黄亦瑜和方雅一起拉下红绸带,露出“泖田卫浴厂”海蓝色五个大字。

……

老镇长结束了他的介绍:"这就是你们的厂长走过的创业路。

全场职工朝方雅鼓掌,方雅挥挥手,“请大家观看文艺表演!”她挽住老镇长臂膀走下台。

大会主持人走上台:“下面请新泖中学小乐队和泖田文艺队联合表演《啊,母亲河》。”

方雅和黄亦瑜坐在第一排正中。中学生乐队和锣鼓队出现在舞台右侧。

八个身穿蓝白短衫、头戴蓝白头巾的农家姑娘,在乐声中上场起舞,有副金嗓子的编导罗站在台左前侧钟情高歌——

亲亲泖水日夜奔流

家乡年年喜获丰收

你是我们的母亲河

你的恩情天长地久

(合唱)啊,母亲河啊

我们的母亲河

愿你和日月同辉

直到天长地久……

在歌声、舞姿中,叠映出清澈的泖水河在静静流淌……

叠映出无边的彩色草籽田……

叠映出无边的金黄色油菜花田……

叠映出饱满的稻浪涌向无边……

舞者和乐队走下台,罗主持上台:“下面,厂长有喜事宣布。”

方雅笑笑:“工会主席,这事应该你宣布。”

罗主席:“厂里在新泖大饭店,给每个职工预订一盒八只大元宵,说定十一点之前送到。”看看手表,“就要送到了。散会后,大家回家前到门卫室去领。”说完,她对方雅:“厂长,红包的喜事,还是你来宣布的好。”

方雅携住老镇长,一同上台。

方雅:“去年我们又大幅度增产,外汇收入继续创新高。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我们全厂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与奋斗,更离不开大家聪明才智的发挥,所以厂部决定,给每位职工发放一个月工资的奖励,明天就打入大家的工资卡!”

全场顿时响起惊喜的欢呼声和热烈的掌声。

黄亦瑜:“还有个大红包哩!”

掌声立即停住。“是这样,经镇对各项指标的考核,泖田卫浴厂在全镇名列前茅,方雅厂长个人荣获了突出贡献奖,奖金六万元。可方厂长说,她只留下一元钱作纪念,其余的分两份:一份给厂幼儿园孩子作福利;另一份用抽奖的办法,奖给某一位福星高照的在职职工。”

会场微有骚动,个个欣然。

罗主持捧着一只四方的小纸板箱上台。

方雅指着纸箱一侧的名单:“上面是除我之外全厂在职职工名单。现在请老镇长抽出建厂十周年大会的幸运之星。”

黄亦瑜伸高右臂,右手摊开示众:“我抽奖啦!”。用手指捅破箱子上的密封着的洞孔,把手伸进去搅拌了几下,最后摸出一张折叠好的小纸块,举起说,“开宝啦!”双手小心翼翼展开纸块,大声念出:“朱—来—根。”

罗主持:“请老朱师傅请上台领奖!”掌声大作。小乐队奏起《祝福曲》。

花匠朱来根走上台,兴高采烈地向大家连连拱手。

厂门前,司机拉开大客车门,方雅把一盒元宵送给他:“师傅,麻烦你把我们的小贵宾,平安送回家。”

司机:“应该的。”接过盒,“谢谢厂长!”

乐队队员手捧一盒元宵,向方雅告别,上车。娅娅拉住黄亦瑜走来。司机笑笑:“娅娅我就不管了。”

方雅笑着挽住黄亦瑜:“老镇长我扣下了,我会开车送他回家的。”

方雅把稳方向盘,小奥迪行驶在林荫公路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黄亦瑜,若有所思地盯着方雅看。

方雅目不转睛注视前方:“瑜大叔,您要在我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吗?”

黄亦瑜顺着说:“今天抽奖,你一副稳扎稳打的样子,一定做好手脚的。别想蒙过我老头子眼睛。现在就我们三代三个,你及时坦白还来得及。我叫娅娅也保密好啦。”

方雅笑:“我的老领导,瑜大叔——您这回看走眼哩,把共犯当同盟军。您若深究下去,您的外孙女会成主犯的。”

黄亦瑜不解地转身看着娅娅。娅娅得意地抱住母亲的后肩膀:“瑜爷爷,这事娅娅来向您交待——

夜晚,方雅半卧在床上,在台灯下对着手机:“囡囡今天放寒假,她忙得很哪,晚饭前才搬回家。”

手机视屏里的少校艇长:“小家伙脑子灵活,这事问问她有什么好办法。”

“嘭”地一声房门被推开,披着睡袍的娅娅闯进:“啊呀呀,妈,你在和爸爸说悄悄话呀,对不起对不起。”转身要走。

方雅:“死丫头!你给我过来。你爸和你说话。”

娅娅关上房门笑盈盈地走来,接过妈妈手机:“爸爸呀,我回家过春节啦,爸爸,你也回家吧,我家全家团圆过春节!”

传来语声:“爸爸回不了。”

娅娅发嗲地:“我不嘛!”

手机屏上出现少校艇长在驾驶台的形象:“爸爸有任务。我家娅娅是中学生啦,在家好好陪外婆和外公过春节,帮妈妈想出个好办法。”果断地,“爸爸挂了。”

娅娅掀开被子一角,钻进半个身子:“妈,爸爸不在,娅娅陪你睡。”抱住母亲。

方雅:“你呀,成天疯疯癫癫的。”

娅娅正经起来:“尊敬的方雅厂长,碰上什么难题?说出来,女儿娅娅和你分忧。”

方雅:“妈有六万块奖金,己和你爸商量,一半给幼儿园作福利,你同意吗?”

娅娅认真地:“那是娅娅第一个母校,娅娅又是第一届毕业生,我当然举双手赞成。”说着举起双臂。

方雅笑着拍拍娅娅的面颊:“你知道的朱来根花匠爷爷,下个月就要退休,他家不宽裕。你朱奶奶又患上个富贵病,必须要增加营养……”

娅娅打断:“妈,娅娅明白啦。另一半奖金想送给朱爷爷,对吧。”

方雅欣喜地双手拍拍娅娅的面颊:“你同意了。”

娅娅非常懂事地:“当然!

来根爷爷为厂区环保工作作出大贡献,又省钱又省力。了不起!

化学老师讲,现在许多厂,增产赚钱并不太难,可是就为这个环保大事伤脑筋。”

方雅高兴地抱住女儿:“我家娅娅不愧是中学生啦!”为难地,“可你来根爷爷脾气硬,他不会接受亲友救济的。”

娅娅:“这有什么难的。妈,现在开庆祝大会,人家都搞抽奖活动,你也办一个,不就行了。”

方雅点点头,但仍感为难:“可怎样才能确保,让来根爷爷抽到奖呢?”

娅娅信心十足:“一定!这件大事我来办。”

……

黄亦瑜恍悟地指着娅娅身旁的抽奖纸箱:“哈,这里面张张纸片上,都写的是你朱爷爷大名!好,好,你这小机灵,做了件大好事!好,你瑜爷爷自愿做妳领导的同盟军!”

同车三代三个人,开怀大笑……

笑声中,小奥迪朝前飞驶着。前方已可望到村落的房屋。

一座公路小桥前,站着一个穿大红风衣的女士,伸开双臂,扬着白绸长围巾。

方雅缓缓刹住车,探出头来招呼:“我们的大艺术家。”

黄亦瑜:“哈,季琦也回家过元宵节了。”降下车窗玻璃。

季琦小跑过来,双手托着白围巾,像在舞台上谢幕似地弯腰:“向老领导老镇长致以崇高的敬礼!唔,今天是元宵佳节,又在我们的老家丰畴村,应该祝亲爱的瑜大叔吉祥如意!约克西!”把白绸围巾当哈达,送进车窗。

娅娅己推开后车门:“琦琦阿姨快上车。”

季琦钻进车厢,一把抱住娅娅,重重地亲了一下:“呀呀呀,我们的小娅娅长成漂亮的大姑娘啦!Flute吹到几级了?”

娅娅有点不好意思:“才五级。”

季琦:“才学两年,够好的。等你初中毕业,你妈要舍得放你,就到琦阿姨家来,琦阿姨推荐你上省音乐院附中。”

娅娅兴奋异常,紧紧抱住季琦,狠狠地回亲一下:“琦琦阿姨说话要算数的!”

车已到屋前停下,方、季父母出门迎来。

方雅转过身:“你琦琦阿姨说话敢不算数,你瑜爷爷不会放过她的!”

农家饭厅,三个老头坐在八仙桌三侧,举杯品酒。桌上摆有六盘下酒冷盆。

厨房农家传统灶头,季母在炒菜,方母在烧火。扎着围腰的方雅,端着盛有四碗热炒的木盘,走出厨房。

季琦拿着曲谱,和手持长笛的娅娅在交谈。

方母捧一盆红烧大鲤鱼,季母捧一只暖锅,走到桌边。

方雅和季琦并肩站在桌前,娅娅持着长笛在一旁。

围坐着八仙桌三侧的六位长辈含笑看着她们。

季琦和方雅向他们鞠躬。季琦:“今天是元宵,也是我们中国的感恩节,我们三个晚辈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唱一支感恩歌——”

娅娅吹响You Raise Me Up曲调,季琦先朗诵一遍歌词,然后和方雅同声深情唱着:

是你们抚养教育了我们

所以我们能健康成长

是你们的关爱鼓舞我们

所以我们才会坚强努力

我们靠着你们的肩膀

才能登上亊业的高峯

⋯⋯⋯⋯⋯

(画外音:感恩的歌声在泖水河畔传向无垠的天地⋯⋯⋯

(画面:随歌声展现江南水乡的富饶的大地⋯⋯⋯

(2019 年春节


陆扬烈 褚亚芳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