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豆瓣酱之死

豆瓣酱之死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9-05-08 14:59:51 点击:

人需避雷,楼需避雷,树需避雷,自不待言。不料豆瓣酱也需避雷,真是奇怪。

故乡四川,村里常有酱坊,门悬旧匾:“姜太公在此”。意为姜太公不会带兵,而善治将(制酱)。《物源》说周公做酱。周公,即灭商建周的周武王之弟,是西周军事家政治家。应该是“周公在此”才对啊!又,有的酱坊墙上,还写口号呢:“发展副业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嘿嘿!

村人制酱,必在夏季。入坛封存之际,若遇雨,则停工;雨住,方复工。

我问:“室内操作,为啥怕雨?”答:“不怕雨,但怕雷。豆瓣酱入坛,好比人上了床,立刻沉睡,至少睡一天。雨天打雷,把它闹醒,再难入梦,就会变饧。饧了,也就是坏了。”

我不信,自购半成品三四斤,置坛外,专等雷雨。经三番五次,刚入坛,有异。看张牙舞爪岭上松,听声嘶力竭村头犬。随后是一串宝贵的不及掩耳的闷雷——先是天上猛然闪出一道强光,糊严了窗口,接着,那强光弯了两三根小爪追进来,来了几秒钟,然后才引爆了雷。就这样,那把舀豆瓣的铝瓢,便化成了铝饼。当时我不知道铝瓢已经献身,伸手去摸,像一块冰,其实是烫;它边烫边吼:“嘶嘶嘶嘶嘶!”吼得我缩回手来,放进嘴里润个不住。接着,雨铺天盖地地垮;雷震耳欲聋地炸。

据作家韩少功说,雷声逼近,应该马上检点自己的孝心。如果亏损额过大,可以补救:给父母吃肉、加衣、捶背、搓澡,动作要夸张,声音要宏大,让老天爷一眼看个明白,一耳听个清楚,免省白做。这恐怕也是一种低档次的形象工程,把苍天当作愚笨的上级甚至国务院来哄骗。不过我是不怕老天爷的,不屑于哄它。

第二天,我怀着极大的好奇心和紧张感,用好手和伤手共同启坛,查验。坛里的豆瓣酱,唉呀,真的全饧了!我真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会和豆瓣酱过不去呢!莫非它们的祖先,曾经是仇家吗?

另外,据我试验,做皮蛋同样得让它们先安睡三五天,否则也会被雷公打饧。再有,据作家沈剑生说,“豆汁烧开了,要点成豆腐了,不要说话,一点声响不要有。倘有喧哗,惊呼,汁子会全部跑到锅外,一点也不剩……”我设想,对付豆汁,恐怕炸雷比喧哗和惊呼来得更可观吧。

也许,老天爷的仇家,还不止两三个呢!

也不光有仇家。

《山海经•海内东经》曰:“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雷公,就是雷神的下级吧?他打死这样打死那样,有不怕打,越打越活的没有?有的!这就是竹笋。只要打雷,竹笋长得特别快。不信去看!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