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给郎也儿——记随黑龙江参观访问团的新疆之行

给郎也儿——记随黑龙江参观访问团的新疆之行

来源: 作者:关英虹 时间:2019-05-01 14:13:46 点击:

我独自拉着行李箱通过了检票口,步上二楼平台时又忍不住向停车场上眺望,但在停车场上那稀少的人影中,却并未见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我情不自禁地被一种无来由的失落感所抓住……。

十天前我们还是陌生人,虽在同一个微信群中却从未打过招呼,十天后我们却成了家人,是那种无论走到天南地北都会常相牵挂的“安达”,用一句锡伯族人常说的话——给郎也儿。

给郎也儿即骨头肉之意,这是我踏上新疆土地之后最常听到的一个词,大家都说:虽然我们分居在祖国的东北和西北,但我们的祖先是共同的,在我们的身体里都同样流淌着锡伯族人的血液,我们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安达”。

从8月3日一踏上新疆的土地,我们就陷入了热的海洋,炽热的气流扑面而来,让我们体验了一把炎热的新疆是怎么回事,当地的朋友说我们是在新疆最热的时候来的。然而,比炎热的气流更热的,是当地的锡伯族人,他们用炽热的情感迎接着我们这些远方来客。当晚,玛丽塔姐姐就以个人的名义给我们接风洗尘,幸亏带队的温跃峰会长酒量尚好,才不至使我们在到达新疆的第一天就出臭(xiu)。 第二天我们受到了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热烈欢迎,在欢迎会上,佟吉生先生的一段话让我深受感动,他说:……虽然有些时候,有些人之间有矛盾,有隔阂,但是我们始终都没有放弃彼此,咱们始终是朋友,(有人插话:因为我们是一个民族)对,咱们是一家人,咱们像兄弟像亲人一样的,西迁节的时候咱们在一块儿,逢年过节的时候咱们在一块儿,好日子的时候咱们在一块儿,等到五六十岁,七八十岁了咱们还在一块儿,所以我准备给大家唱一首《朋友》。于是,一首声情并茂的《朋友》,成了迎接我们的开场白。没有什么高潮,只因为从头到尾都是高潮,佟先生的一首《朋友》,带动了大家的情感,于是在场的人都情不自禁地随声附合。温跃峰会长向新疆锡伯语言学会的朋友们介绍了黑龙江锡伯族研究会的状况,他说:在这火热的夏天,在这果蔬飘香的季节,我们来到了这里,黑龙江省锡伯族研究会自成立近三十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事实上,我们这次就是认亲来的,也是受到了新疆同胞到东北去“寻根祭祖”的启发。我们来主要有几个目的,首先是在新疆和黑龙江之中建立起一个协会间的友好关系,今后新疆的族人到黑龙江去,我们黑龙江锡伯族研究会要责无旁贷地进行接待和服务,你们有什么要求提前和我们说,我们会尽自己所能来满足你们的要求。其次是经济文化方面的交流,我们虽然根在东北,但是现在已经汉化了,所以我们诚挚地邀请你们到黑龙江去,和我们一同为进行锡伯文化的传承而努力。第三是希望咱们俩家无论是在办刊还是组织一些文化教育成果方面能够做到经常性的互相交流,取长补短。

……

融洽的交流,相见恨晚的言欢,优美的歌声,炫丽多姿的舞蹈,让我们这些远方来客的心都溶化了,大家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一切都忘记了,只因为这是254年后的相聚。

8月6日,我们抵达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并在那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们说:我们是老家来的人。在察布查尔的几天访问中,那种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东北情结让人感同身受,在这里,我不止一次地听老人们讲:我们的老家是在遥远的东北,二百多年前先人们是从太阳升起来的地方,走到了太阳降落的地方。有人还会具体地告诉我:他的老家在东北的某某地方。每当见到老家来人,他们就会谈起254年前的西征,谈到皇帝的圣旨和他60年回家的承诺,但是,4个60年过去了,世事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不变的就是锡伯族人对东北老家的牵挂。著名锡伯族作家觉罗康林曾告诉过我,奶奶说皇帝骗了我们,60年回去,结果却把我们给忘了,……我们守在这里不是为了皇帝,而是为了国家。国家的事情比我们的生命还重要。正是因为锡伯族人从小受到的是这样的教育,所以崇尚英雄,精忠报国是锡伯民族的永恒主题。在察布查尔,在伊宁市,在伊车嘎善,在所有锡伯族人的家里和酒桌上,你都可以听到这类的话题。锡伯族人,已经把这种对国家和民族的忠诚溶入到了血液当中,这种传承靠的是口耳相传。

到达察布查尔的第二天我们走访了著名的伊车嘎善乡,它是新疆唯一的一个锡伯民族乡,伊车嘎善是锡伯语“新的村庄”之意。伊车嘎善是富庶的,伊车嘎善的主人是热情的,伊车嘎善的前景规划是诱人的,然而,真正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伊车嘎善乡的乡史展,在展厅内的显要位置上张帖的,是二位伊车嘎善籍的革命烈士的照片和事迹介绍,它向来访者昭示的是锡伯民族崇尚英雄的锡伯魂。

锡伯民族向来是个崇尚英雄的民族,因此大家才会将卡仑遗迹展现给来访者,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骄傲。站在卡仑碑前,缅怀着当年的锡伯勇士,思潮翻滚,我以水当酒祭奠长眠地下的锡伯卫士,以表达我们锡伯儿女的崇敬之情。

来到了察布查尔,就必须要去看一看察布查尔大渠,祭拜一下锡伯民族的英雄图伯特,是因为他的功勋,察布查尔才会如此的美丽和富饶。

“新疆火热的天,火热的情,火热的人,让我们感到热热的暖暖的。”这是我们踏上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土地的第一天,锡伯族著名文人王绍峰老师在微信群中的深情留言。说到王老师就不能不提到他的《嘎仙洞前有条河》,这首歌目前在新疆流传甚广,王老师也因此受到了众多粉丝的追捧。很多年前我就认识了王老师,只不过素未谋面仅限于网上交流,这次做为黑龙江省锡伯族研究会的特邀嘉宾参加访问团,终于见到了神交已久的王老师。王老师的才思和勤奋常使我自愧弗如,离疆返家后佳作连连的也只有王老师。

此次访问新疆最有收获的当属白居正秘书长,真正实现了“东西联姻”,可喜可贺。

短短的十天访问很快就结束了,即将告别黑龙江省锡伯族研究会的朋友们返回北京,然而我却感觉不到那种将要回家时的喜悦,反而没来由的有了一丝丝离别前的伤感,

这大概就是古人常说的那种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感觉吧。我忘不了朋友们为我喝的送行酒,亦难忘朋友们为我准备的旅途食品,更难忘何会长和咏春妹妹起早为我送行,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我在墨尔本等着你们,到时我一定倒履相迎。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