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渡——第一次独自旅行带给我的(下)

渡——第一次独自旅行带给我的(下)

来源: 作者:郑自香 时间:2019-04-10 17:39:28 点击:

2月15日,除夕

早上7点,在胶囊旅馆,被闹钟叫醒,起床,梳洗,打扮,迅速出门,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早上在澳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悉尼大学游览了一上午。悉大的建筑都很古典,教学楼像教堂一样美,像宫殿一样大,恢弘的气势可以瞬间抚平浮躁的心,置身于这样的教学楼,你很想就坐在这里,一整天,哪怕不看书不学习,心也是无比享受的寂静。

下午5点到8点半,爬海港大桥,看日落。穿梭于钢铁交错有致的海港大桥,俯瞰悉尼歌剧院,欢快的凉风吹乱了我的头发,也吹走的我的所有的烦恼。一个多小时的攀爬之后,我们终于登上了海港大桥顶端,整个悉尼的景致尽收眼底。脚下是穿梭不息的车辆,眼前是静静的坐落在河边的悉尼歌剧院。

我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古人那么喜欢登高,似乎每一个失意的诗人一番登高之后都能瞬间天朗气清,抛却所有烦恼,快意人生。在登上海港大桥之顶的那一刻,所有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倒也不是眼睛的高度让我顿悟到了什么人生的高度,而是置身于高处本身就是一种力量,你或许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内心的豁然开朗,仿佛眼前的景有多远,心就有多远,身后的世界多宽,心就有多宽。

导游说,如果你们想在这里大声喊的话就尽情的喊出来吧。我在心里,很大声很大声,动用了我身上所有的力气,对着远方大喊“ xxxxxxx, I do not love you anymore!" 把内心残存的眷恋打包的干干净净,随着内心的呐喊决绝的扔进河里。如果对他的爱是一盏油灯的话,那么现在油已枯,灯再也不会亮了。

离开海港大桥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临近晚上9点,我一个人走在悉尼的街道上,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走着走着决定还是去环形港那边看看夜景吧。

环形港比白天还要热闹,到处是街头表演的歌手,中国的游客很多,外国的游客也不少,全部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出来过中国年的。所有人都是三个成群,两个成双的过除夕,只有我形单影只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刚刚埋葬的爱情,又起了好久没有和家人说说话,原本畅快的心情突然又有了些许感伤,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正当眼泪要溢出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色衬衫、黑色牛仔裤、白色板鞋的男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左肩挎着一个驼色的单肩包,右手拿着一本英韩对照的书,书上别着一支黑色的钢笔。我喜欢眼睛里有光的男孩,他的眼睛里就有我在很多人眼里都看不到的那种光。他叫Min,韩国人。

他的出现,瞬间扫平了我所有的感伤。他此刻的出现,于我,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一开始,他讲了一堆我听不懂的韩语,我无奈的抱歉,告诉他我是中国人,只会讲中文和英语。于是我们便用英语交流起来。我的韩语水平仅限于看韩剧学来的十来句最简单的话,而他的英语水平,只比我的韩语水平好一些些。一开始我们的交流非常困难,我听不大懂他,他也听不大懂我。

看到他,让我看到了刚认识胡茬哥哥的我自己,我曾经问他,为什么只有和他用英语交流的时候,我才觉得毫无障碍,而和其他英语第一语言的外国朋友交流,经常不是我听不懂别人的话就是别人听不懂我的话。他回答说,因为每次和你讲话,我都像和一个小朋友讲话一样,用最简单的词汇表达最清楚的意思。你的英语很好,我基本上都能理解你的意思,即使有时候理解不了,我也可以猜到你想说什么,所以不用担心,你就更加放松更加自信的说任何你想说的话吧。

我就像胡茬哥哥对我一样,热情的、耐心的、诚恳的、友好的用最简单的词汇与Min交流,也全神贯注的倾听他说的每一个词,每当他着急的时候便不断的鼓励他。一大半靠听,一小半靠猜,也依然可以毫无障碍的愉快的交流。他一直很激动,不断的和我握手说“good! good!"。

他告诉我,他从韩国来,到澳洲旅行加学英语。他是一个演员,他的梦想是做一个享誉国际的优秀演员。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的人,便激动又好奇的问他,你想成为一个巨星吗?他的回答让我肃然起敬。他说,不,我想成为一个艺术家!电影是他最喜欢的艺术,他希望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享誉全球的艺术作品。所以在他毕业之前,在他真正开始电影创作之前,他想要通过旅行来丰富自己的经历,澳洲是他的第一站,之后他还会去欧洲,去更多他想去的地方,不断的挑战自己。他说,只有经历过丰富多彩的世界,他才能有底气去演绎好世界的丰富多彩!

他几乎一句英文都不会讲,带着一本英韩书,一张一年的澳洲旅游签证,只身一人来到澳洲,一边打工,一边旅行,一边学习英语。

我觉得他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光芒,那种光芒是有炽热的情怀和有执着的梦想的人所特有的。聊了十几分钟之后,他便主动提出带我去悉尼最美的地方看夜景。我欣然的答应同去了。我自己都被惊讶到了,这还是我头一次,晚上,跟着一个人刚认识十几分钟的男生,毫无戒心的,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曾经的我,是连天黑和室友一块出门买夜宵都会害怕的。

他带我在海港大桥旁的山坡上看夜景,在那里看到的悉尼真的美呆了!磅礴的海港大桥,倒影着城市灯光的河水,亮若银河的万家灯火,忙碌穿梭往来的车辆,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悉尼,也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夜景。他说,这是全悉尼最浪漫的地方,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之后,他便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另一个悉尼最浪漫的地方——情人港看夜景。这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和一个刚认识一个多小时的男孩牵手,却并不觉得抵触,反而非常安心。对于有轻微的接触恐惧的我来说,这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晚上11点多,轻轨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他说我这几天旅行一定很累了,主动提出帮我做按摩放松一下,自从他的泰国朋友教会他做按摩之后,按摩便成为了他最大的爱好之一。他用非常专业的手法帮我做手部、臂膀、肩膀和头皮的按摩,我觉得非常非常的舒服,两天的奔波疲惫确实消散了很多。

在情人港坐了半个小时后,他便拉着我的手,飞奔回歌剧院,在那里,他陪着我跨过了除夕夜。跨完年后,他陪我回到了我住的旅馆,送我进去之后再自己坐近一个小时的轻轨回他住的地方。第二天,大年初一,在他下班后,我也结束了蓝山之旅,他又邀请我去全悉尼最好吃的韩国餐厅吃饭。我甚至都没有问他那个餐厅在哪里,就毫不犹豫的欣然答应同去。在美食触碰味蕾的那一刻,我感觉以前吃的所有的韩餐仿佛都失去了味道。

吃完饭以后,他告诉我,“回你住的酒店的最后一班车还有一个小时,你可不可以多和我待会,等到最后一班车再走?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回堪培拉了,可惜我明天得工作,没时间去送你,今天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想和你多聊会。”我也愉快的答应了。他不停的感谢我帮他练习英语,感谢在异国他乡能遇到我这个陌生的外国人,并且愿意真诚耐心的和他说话,热情的和他交朋友。

其实真正该感谢的人是我。我之所以从第一秒钟认识他开始就完全的信任他,乐于和他一起看最浪漫的风景,吃最好吃的食物,是因为我相信他是上帝派来渡我的天使。他和胡茬哥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同样是1992年生,同样视艺术为生命,同样对世间万物保有最孩童的好奇与热爱。他和我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如此相见恨晚,就是因为一番洽谈之后发现我们的所有观点都不谋而合。看到他,让我看到了当初在胡茬哥哥面前的我自己,勇敢而主动的,纯粹而热烈的,无私而无畏的,炽热而高傲的爱着胡茬哥哥的我,是多么的可爱啊!

与Min在一起的我,就是与我在一起的胡茬哥哥。我站在胡茬哥哥的位置,重新审视了我们在一起的三个月,我突然就了悟了他的感觉,其实就像我现在对Min的感觉一样。Min的出现,让我有机会重新站在最初的我的角度、胡茬哥哥的角度和第三方的角度全方位多角度冷静的审视我们的感情。

我突然觉得,爱就像一盏油灯,只能为一个人点亮,当我为那个人燃烧了所有的油,最后连灯芯也燃烬的时候,我就再也不爱他了。但是没关系呀!油尽灯枯的时候,上帝会派另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为你重新添满油,点上灯,让你重新有能力去爱下一个人。但是添油的人只能负责点灯,灯亮了,我们也该走了。

我就是上帝派去为胡茬哥哥添油点灯的人,我的出现就是要渡他告别近一年的离群索居,抚平他腐蚀心灵的伤痛,让他找回一个他最喜欢的自己。在他剃掉胡须,潇洒的和过去告别,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迎接崭新的未来的时候,重新热爱万事万物的时候,我渡他的任务便结束了。渡他,耗尽了我所有的爱。所以,现在上帝又派Min来渡我,让我重新有能力去爱下一个对的人。现在的我内心又重新充满了爱的能力,在下一个人出现的时候,我可以一如既往的勇敢而主动的,纯粹而热烈的,无私而无畏的,炽热而高傲的爱着下一个Mr. right。

第一次独自旅行带给我的,是突然就了悟了,我渡了谁,而谁来渡了我,渡完之后,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