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形单影只——2019年初非洲肯尼亚游记(二)

形单影只——2019年初非洲肯尼亚游记(二)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19-04-03 10:36:35 点击:

三、村寨的妇女

每一个在中国受过初中以上教育的,即便因说教单调令学习索然无味的文革时期的中学生,上地理课也一定听老师描述过非洲大陆。我的地理课是我少年时唯一滋养想象力的趣味课。梳一头黑直短发的中年女老师讲解非洲人种和其他人种的不同,从头开始:“黑种人的头发黑而短而卷,卷成了算盘珠珠。”墙头涉及非洲人民的宣传画有力左证非洲人的算盘珠发型。此知识我一记几十年,打算继续记着。相同于青少年深信的非洲迫切需要我社会主义大国的无私援助,在我成长变老时也源源不断接收诸如战乱、政变、干旱、饥饿、艾滋、恐袭、人均寿命不长等等信息,我也以某种高大上姿态施舍非洲行。

但是,但是即使仅仅几天肯尼亚的跑马观花,百闻不如一见的祖训尤为灵验,加上对前苏联的核心国俄罗斯,还有印度、尼珀尔、阿拉斯加因纽特人聚集区等等实地认知的扩展更新,铁证此训必须秉持并流传下去。现在,面对活生生的肯尼亚各部族生活场景,我必须再次置疑被形成的所谓落后异族的界定意味了什么?地理老师的讲解(她随后说过“起隔热作用”)是没错的,多数非洲部落人的头发确实长不长,比如喜欢打扮的马赛妇女索性寸头而让艳丽的串珠编织饰物来装扮自己的双耳和脖颈。另一些部落,则喜欢接驳各色动物毛鬣,把一头卷发梳理成一根根俏丽的小辫子,或束或盘或披肩,把个发辫技艺发挥到极致,硬让一头蓬松的细碎黑卷儿弄出绝少重复的美容美发,纵观世界各地,非洲本土妇女的头发尤具观赏性还流行到了其它国家。此习俗延续多少世纪不得而知,但从欧美探险家早期留下的绘画和摄影作品,可见人们就地取材极尽装束的讲究,一些轻柔洁净的彩色羽毛不仅为君增光添彩,还影响了当时的巴黎时尚界。

在离开非洲前的最后一个下午,在内罗毕国家博物馆,我们匆匆浏览包括二百五十万年前也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头盖骨等等展品,我被《生而自由》的作者,奥地利裔的自然学家、艺术家亚当森夫人的绘画所吸引。她对这片土地不惜付出生命的爱恋通过自己精湛技艺捕捉到了马赛、南迪、波然等等不同部族的妇女们的神韵,这些肩负整个种族生养繁衍和兴旺稳定之大任的女子,她们略显疲惫的面容尽显对自身生活方式的顺从和坚守。回想一路所遇的工作或劳作着的妇女,现代的、部落的、知性的、文盲的,无一不勤勤恳恳,竭尽所能。那些路边的小贩,聚集在旅游景点、交通要道玩命推销手工艺品的部落女子,哪一个不是深谙大自然生存之道,甘为整个部落生命的传承哪怕尽其一点点能事的强者呢?

立足于非洲原始草原的各族群生活方式完全顺其至千百年以上的自然习性,对这块人类发源地的古老大陆所发生的一切,任何评价和结论都显得微不足道,任何贸然开发修筑的现代设施比如某条铁路遭遇废弃,都表明关乎到人类、动物、整个地球生态的布局和动向,貌似愚昧落后的非洲原始习性是任何外来势力都不可冒犯和轻易更改的。在社会属性高度发达的亚欧地区,野外大型动物几近灭绝,人性则加倍不可捉摸,人心加倍孤立封闭;发达的科技、深沉的哲理、绚丽的想象解决不了人类社会层出不穷的各种难题!我们观看足蹬轮胎凉鞋的马赛武士的跳跃,欣赏赤脚的马赛妇女的歌舞,动作都不复杂,并被拉入队伍同喜同乐,却怎么跳也跳不像,唯念人们兴高采烈,跟着一起跳进了马赛男人用荆棘围成的村寨,跳进篮球场大小的广场,参观马赛女人用粪土筑起的窝棚小屋。我们钻进必须低头才能入内的门洞,局促地想到门外的社交场地,正是晚上让位财富象征的牛羊的驻地。戴一根粗硕金项链代父行权的年轻长子操着流利英文骄傲地介绍,我们的房屋,从最开始的砍伐挑选树枝到搭建支架,收集牛粪和泥、糊墙、上顶,到内部的平整、妆饰等等全是妇女的事。谁说了一句:“那可太辛苦了!”听懂话的小族长和威力一起沉默,冷场几秒又不卑不亢开聊牲畜。想想先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光头妇女排列在我们面前载歌载舞,中间的一个居然抱了一个孩子,想想队伍尾巴的两个老妇女,想到几个孩子并列欢乐地模仿她们,而更多的孩子也围了过来,包括背着小弟弟双脚各着异款异色的破旧球鞋的小女孩(从裙装看出性别)。毫无疑问,马赛妇女顶起的是马赛部落的整片天。

四、形单影只

顶着烈日参观马赛村寨,其实也是每一位旅行团游客的义务。明知他们为创收而作秀,是和百老汇红磨坊云南印象一类的商演,旅客们欣然接受。古朴的马赛人展示现代文明能够接受的古老习俗,应是虚假成分最少的表演。到底非部族间争夺牛羊抢占资源比试肌肉,更没狮子袭击了财富,男女情爱又属隐私,祭祀也不到时候,战士的跳跃村女的歌舞也就有了敷衍之嫌。简直比不得我们在内罗毕夜晚观赏专业团体的演出,那满台荷尔蒙令全场血脉偾张(那天客少,少于舞者),后上台合影,脂粉香水汗热狐臭扑鼻而来,姑娘小伙儿因体力耗支胸脯肚皮不停起伏,一位地道欧洲大叔激动得表现出托儿才有的夸张举止,恨不得化在他们之中。来源于非洲原野歌舞的爆力可见一斑。两场天壤之别的商演均无可厚非。

然后威力载客驶入如雷贯耳的马赛马拉大草原,客们有意无意依循中国中央电视台动物频道播出的若干画面和讲解去打量探视这个狂野的非人类世界。

实际还真有些出入。出入得我们没能重见从而验证《动物世界》争斗输赢的种种惊险场面,我们看见的是那类片子很少去表现的动物的温情驯服的一面,犹如各部族妇女对自己艰辛处境的安之若素,对男性权威衷心的拥戴。令动物和马赛人臣服的生长环境,如此富饶、平和,一目了然。威力说,翘勇善战的马赛战士称霸过整个东非草原,近代史上,连英国人都干不过他们,最后是通过谈判才确立英国的位子。可成为大英帝国的子民以后,马赛人也只认土地和部落,哪在乎国不国的!动物迁徙起来,只认草木,放牧牲畜的马赛人,主食饮料来自牛羊外加少量植物根茎和交换来的玉米粉,而牛奶牛血牛肉不啻美味保健级品,仅排在老婆之后做了成功男人内涵的五宝(妻、牛、绵羊、山羊、驴),作为精神与物质财富兼顾的象征,除了人妻,牲畜必追逐丰盛的草料,草料离不得肥沃的土地和雨水,因此马赛人也就随雨旱季变换而挪动村寨。

马赛人不在乎房屋的质量因为就不打算定居讨生活,他们中意祖传的饮食,汲取祖传的营养,信仰祖传的三观,哪怕染病死亡,哪怕现代文明逼绝他们赖以生存的天然牧场。和整个肯尼亚国家相比,就是曾经的友邻部族基库尤人都展臂迎接并融入现代生活,马赛人却将自己披红格束卡的瘦高样儿烙在原始荒原,永将自己看作野生动物的一员。相对于人声鼎沸、人丁兴旺的人类城镇,野外的他们形单影只。

随威力去追逐各种野生动物的踪影,我们半个身体从越野车顶升出,但见一纸平原铺展,画不尽所有的地貌起伏和苍劲。水洼,草木,蚁穴,一群大象出现了,挟带幼小,“嘘….”威力示意人类禁声;一群羚羊洒满草坪,幼羚欢跳,威力“嘘…”;一群老少野牛簇拥,忙不迭地啃草,不用威力“嘘”,大家都静音,默观。更注视那些比香肠树更高迈的长颈鹿。有个个体如胖肚茶壶的觅食珍珠鸡群,有一身闪亮黑羽的鸵鸟爸爸趾高气扬率十一只褐绒绒的鸵鸟宝宝一只接一只前进的队列,而披褐羽的鸵鸟太太则断后呵护子女,尽显不改高贵不容侵犯的气度。成双的非洲黑鹤、一大一小犀牛母子和疣猪家庭等等,到处是不亲临就无法体验的舔犊亲情和勃勃生机。

在热闹非凡的生命扎堆的族群边缘或更远处,常有一只动物孤零零地吃草、管自休眠。或是羚羊、野羊、角马、野牛、猎豹、甚至大象、长颈鹿、河马等等。除各自为战专好袭击孤胆食草动物的猎豹,其余皆为驱逐出群体的雄性光棍,它们中多数将无婚无后,时刻充当食肉动物的主食。每当这样的家伙出现,威力总用刚学到的中文高声叹息:“公的!”有时他会指着一小群长角的羚羊说:“全是公的!”

我们明白自然选择的残忍,尤其要求雄性动物的健壮和开拓能力,落单的雄性往往关系整个族群生命力的扭转和翻新,保证种族健康传代。可就个体待遇,母的,即雌性动物更占优势,至少没有被驱逐出群的危险,还受到雄性不同程度的尊重和保护。以马赛部落为代表,体现男女处境与动物群体的内在选择有相似之处,比如十二到十八岁之间的马赛男孩必须在完成割礼之后离开村寨独立生活,直到十九岁成人方可返回部落接受诸如猎狮(今以疣猪代替)一类的考验完成隆重仪式,才可择偶成家,并拥有多名妻子,以此扩大和延续族群。

夕辉之下,精壮灵巧的跳羚披一身金黄安享晚餐。贴近视线的顶头,有更多的跳羚,汽车接近,让已经占有母羚拥有小羚的羚王特别警觉,根本无法专心吃草。它太清楚,形单影只意味着什么。

(完)

2019-2-28 于悉尼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