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神农架,失去了神秘

神农架,失去了神秘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9-03-05 16:29:52 点击:

从武当山到神农架,一路都是山。但过了房县,山变了,变成了深山。河谷窄了,两边的山夹得紧了,山坡陡多了,60度?70度?还有90度的悬崖绝壁。漫山的树红黄绿各种颜色,10月底正是秋天。

不过,随着汽车翻山越岭,季节在变化。眼看落叶树就掉光了叶子,到了冬天。此处海拔够高的。但随着汽车盘旋而下,又回到了彩色的秋天。

天色转暗,汽车进入一处较宽的山谷,眼前一片拥挤的楼房。神农架的旅游集散地,木鱼镇到了。这里有二三十层的高楼,还有五星级的大酒店。不过,已经过了旅游旺季,很多高楼都空着。到处有旅店,满街是饭馆,游客的买方市场。

木鱼镇虽然每天有公交车发往各景区,但车太少,能急死你。所以来神农架旅游,不是自驾车就要包私家车,400元一天。玩遍神农架已开发的六大景区至少需要两天。

我们先去了天燕景区。为何叫天燕?因为有个燕子洞,里面有金丝燕。但我们爬上坡,进了洞一看,黑乎乎,没有照明,也没带手电,洞深三千多米呢,哪敢往里走?有几个游客用手机照明往里走了几百米又出来了。看见燕子了吗?没有,啥都没有。好像燕子是候鸟吧?这都快冬天了,早飞跑了。

看不到燕子就沿着栈道在山上走走。有一座钢架拱桥高高的挂在半空,连接一个垭口两边的山,号称彩虹桥,也算一景。其它还有啥?一个牛鼻子洞,一个野人洞,都是浅浅的山洞,没啥好看。还看什么?只剩下满山的树林,有几个观景台可眺望下面山谷里的长寿村和满山秋色。

哦,还有个“中国人形动物科考陈列馆”。所谓“人形动物”是“野人”的雅号。神农架的野人早就嚷嚷了好多年,许多人,甚至一些研究机构的学者都曾来此寻找野人。结果当然找不着,因为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科学家早就解释了:物种的延续存活必须要有一个足够规模的种群。如果真有和我们并行生存了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这么个“野人种群”,一定会留下许多生物遗迹,不会找来找去找不着。

但这个陈列馆里的各种文字介绍还处处流露着“野人存在,只是还没找到”的观点。这能理解,留个野人的念想对当地的旅游业大有益处。我们的包车司机说,野人他没见过,但来找野人的人可没少见,其中有个张某某最有名,留着大胡子(陈列馆里也有他的照片)。张某某曾发誓,找不到野人不刮胡子,于是他那胡子只能越来越长。现在呢?把他轰走了,他的名声坏了,骗钱(募捐找野人),而且野人找不着,却找了两个外国女人。这是咋回事?原来张某某善宣传,引来一些海内外的粉丝,其中两个外籍华裔女子整天跟着他,于是当地人说是“他的女人”。

第二个景区是官门山。此景区叫“山”,但其看点却都在一条沟谷里,是许多动植物养殖园和展览馆,包括兰科植物园,腊梅园,杜鹃花园,神农药园,茶园,蜜蜂养殖园,锦鸡园,大鲵中华鲟养殖园,大熊猫馆,地质馆,植物馆。这里整个叫做“中华自然科普教育示范基地”。说实话挺不错,内容丰富,细看需要一两天。我们只能走马观花,匆匆带过。

下一个景区叫神农坛。这里除了一棵叫做“千年杉王”的大杉树,就是一座规模巨大的祭坛。祭谁?神农氏,传说中的华夏始祖之一。

一座小山被整个利用,两排宽宽的阶梯一直通向山顶,那里有一座巨型塑像。这就是神农氏么?很粗旷的大脑袋,两侧直直的伸出两根长长的牛角。大概是想像的“图腾”?不管怎样,气势不小。可是,当我们很费了些力气登上山顶却啥都看不见了。“大牛头”完全被绿树遮掩,不许近前。估计那不是整石所雕,那么大的石料还不得上千吨?所以才不许到跟前探其真容,以保持神秘。

然后我们又去了天生桥景区。这个“桥”字太不确切,那不过是一道山岩上的穿洞。洞上方的山体高大,洞的尺度又实在不足,放在一起与“桥”的形态相去甚远。不过,这里倒有一条不小的溪流(黄岩河),木栈道在溪流两边蜿蜒曲折,树木茂密,溪边又有一个又一个茅屋寮舍,分别叫做面坊、豆坊、糖坊、酒坊、榨坊,专门制作和售卖当地土特产和风味小吃。如果是夏天,这清幽的溪涧定是避暑纳凉的佳地,但此刻为深秋,又是黄昏,未免寒气太重。

我们第一天就玩了六大景区的四个。但是不甚满意,久已向往的神农架,怎么显得太平常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前往神农顶景区。登顶是游山不可少的吧?至少是最富挑战的。这里是“华中第一高峰”,海拔3106米呢。

但没想到,登顶的道路修得那么好。汽车开到海拔2680米的停车场,只需登高400多米就到山顶。下车走不远就来到“青云梯”。好壮观的阶梯,长条石铺就,齐齐整整,并排能走七八个人。长长的台阶直直向上,一直上到你看不清的高处。这么多台阶简直让人发怵,但这青云梯又很为登山人着想,一共有2999级台阶,每上100级,台阶上就有数字标出,让登山人明了阶段性成绩,鼓励你一步步努力。而且途中还立有标牌,一目了然,哇,走一半了!哇,还剩三分之一了!

当然,一路攀登还要一路赏景。山坡上有密集的箭竹,不过一人多高,还有一片片杜鹃,春天一定很美,还有就是青翠的冷杉林,别的乔木看不到。这些高处的冷杉林据说是特意保留的原始林,林中有一个人抱不过来的大树。虽然不够粗,但在神农架已不多见。作为采伐了多年的林区,如今的神农架满山遍野基本上都是原始森林砍掉后又长起来的次生林。就连这接近海拔3千米的高处,原始的冷杉林也只剩下不多的几片。可以想象,在大规模采伐之前,神农架的山山岭岭大部分都覆盖着青翠的冷杉林,而非今日所见的彩色杂树林。

地形也有意思,越往高处走,山坡反而更趋平缓。不仅脚下这山,周围也一样,山坡不陡,山顶平缓。几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都在神农顶附近,它们都有宽阔的山顶。连神农架的机场也是建在山顶上。这些山顶平地被称为“夷平面”,据说是古老的地面。随着山体快速抬升,沟谷强烈下切,原来的地面就被部分保留在山顶,形成了这种沟谷狭窄深邃,而山顶反倒平坦开阔的地貌。此外,在山顶一带还有不少大石块,形成石海石河,这都是高山寒冷气候下的冰缘地貌。

神农顶上修建有步道和观景台。四下眺望,一座座山,一道道岭,由近及远直到天边。山顶还有一座巨鼎,足有3个人高。是青铜的吗?怎么是铁锈色?而且,为什么要放个大鼎在这里?以“神农鼎”意指神农顶?没啥意思。其实弄这么个大东西在此并不好看,不如让山顶保持原样。

神农顶景区里还有其它有趣的景点,比如板壁岩的一片石林,神农谷的非凡景色,还有天际岭、瞭望塔、大小龙潭。可惜,时间不够了,还有另一个大景区呢:大九湖。

从神农顶向西三十多公里,高度下降一千多米,就来到了一片山间盆地,盆地里有一串九个湖泊。可惜季节不佳,树叶已经落光,沿岸的树林只剩下枝枝杈杈。湖边的沼泽草塘一片枯黄。若是夏天这里该多么绿,若那些林子是杏树桃树李树,那么春天将是一片花海。现在么,太过萧杀素淡。

但是且慢,眼前这景致似乎眼熟。淡淡水色,疏林干枝,一派萧索,见过这样的水墨画。嗯,恐怕这片山水的规划者就是在刻意营造这样的画面,水边修建有古式的竹舍木屋,朴素简单。而且视野之内没有任何电线、公路或现代建筑来破坏画面。湖中远近还泊着几条古式的木船,升着船帆。别说,有点味道。

看过大九湖,我们的神农架两日游结束。可是感觉有点若有所失。我曾憧憬神农架的神秘和野性,没想到宽阔的石阶大道直通神农顶峰。没想到二三十层的楼群会出现在神农架的核心区。残留的原始冷杉林也让我醒悟到,如今遍布山野的五彩秋色都来自年轻的次生林。

当然,神农架的开发带来了很大方便,不然我们哪能两天之内舒舒服服游览了六大景区?

神农架曾经荒野神秘。直到1942年,才由房县县长组织了神农架的首次正规考察。而在第一次的探察报告中这样写道:

“神农架周围百数十里无人烟,亦无道路。经七日行程,到达阴峪河谷,因雪大粮尽而返。只达神农架之边缘,未得入内。沿途所察知者,为山高人稀,气候寒冷,在阴峪河一带只闻兽吼而已。”

今昔对照,多么巨大的改变。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