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山西大同,好个了得

山西大同,好个了得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9-02-20 12:17:26 点击:

我从小就对大同印象不好。刚四五岁我就去过那,住在叔叔家,小平房。那时的大同到处都是老旧脏乱的平房,比北京差太远了。

后来,叔叔家搬进了楼房,挺简易的那种,位置就在城墙边上。而那时的城墙早就被扒光了表层的城砖,成了赤裸的土墙,还因为开路取土被挖得这里缺那里残。而完整些的土墙又被掏出了一个个“小窑洞”,按了门上了锁。那是附近人家的小仓库,放菜,放煤,放破烂。

当时的大同家家户户都烧煤,便宜。那都是烟煤,火力足,烧张纸就能引着,但是着起来就冒浓烟。记得一个冬天的早上,我一出门就吓坏了,每一家伸出的烟筒里都冒着浓烟,弄得整个像大雾天,隔不远就看不见人了。我被呛得咳个不停,喘气困难,赶紧逃回屋里,真怕被呛死在街上。

已经二十几年没去过大同了,却听说那里大变样了。今年夏天回到北京,天太热,不由想起了大同的夏凉,去避避暑吧。

到了大同,我却不认识了。那么多高楼,东一群西一片,没有尽头。城市中心呢,是方方正正一座崭新的古城!原来残破的土城墙不见了,代之以完整的灰砖新城墙,高大的城门楼,还有箭楼、望楼、角楼,隔不远就是一座城楼。还围着一圈护城河和绿地,好齐整。

这是我从没见过的大同,一时失去了原来的坐标系。终于,我看见了那座“小人民大会堂”,恢复了一些方位感。它可是当年大同最宏伟的建筑,鹤立鸡群。可如今,完全没有了当年的气势,而且站在新城墙外的一角,位置当不当正不正,看着都别扭了。

我从西边的城门进了城,眼前都是两层的新建仿古建筑,不仅沿着街面,还有纵深,围成一个又一个大院落。入口处还有大字:“大同潘家园”。走进去一逛,原来是借用北京潘家园的名气,也搞了个古玩市场。

再走几步,大西街的路南就是华严寺。这可不是仿品,而是真货,辽金时期的古庙。不过,围绕着那几座真货的大殿又修建了院墙、庙门、回廊,整修了院落增加了绿化,还复建了一座塔楼,人能上去。这可比我记忆里灰蒙蒙一片老旧的华严寺漂亮多了。当然,今日的大殿仍然是旧色。有个游客抱怨:那么多灰,也不擦擦?是啊,这里有些辽代的彩绘塑像非常出色,包括一座有名的女子像:微笑露齿,赤足露体,而且体形苗条,只是彩色的衣裙几乎被灰尘遮掩。但工作人员只答了一句:可不敢擦。

在华严寺外面还新修了大广场,广场四周一圈都是二层阁楼的仿古建筑。从那里通向鼓楼的鼓楼西街也是仿古一条街。至于“真货”,除了华严寺的几座大殿,古城里还有辽代建筑善化寺,元代的关帝庙,明代的府文庙。但更多的是根据已经消失的旧物重建的,有纯阳宫、法华寺、帝君庙,鼓楼、钟楼、太平楼、魁星楼。

在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四条街交汇的城中心修起了四座连在一起的大牌楼。一侧还有一大片宫殿式的建筑行将完工,那是代王府。明朝皇帝朱元璋的第十三子被封为代王,镇守大同。这座王府早已消失,如今又建了起来。

尽管大同古城里还有一些当代建筑,但大趋势很清楚,复建的和仿古的建筑将越来越多。最终会不会完全取代现代建筑,出现一个清一色的“古代大同”?不知道,这要去查大同的建设规划了。

不过,大同古城并不大,纵横都不足两公里,只是现在大同城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古城之外完全是现代建筑的天下。高楼大厦已经数不清,还有更多高楼正在和将要冒出来。

我去了大同博物馆,一座宏大的当代建筑,附近遥遥相望的还有大剧院、图书馆、美术馆,都是造型新颖,现代风格,都附有大片的广场和停车场。可是呢,一辆车也没有,连人影也没几个,弄得我直嘀咕,全都关门了吧?其实都开着呢。大同东部这片新城区就是人少车少,却道路宽阔,好多条车道,路边的绿化带也像模像样。可是想找个人问路都不容易。

这是个大问题。漂亮的城市建起来了,可是没人气。不仅新城区空空荡荡,大同古城里也缺人,仿古街上游人寥寥。大同人说,前任市长弄资金搞规划,大举建设,让大同大变样。现任的市长和书记呢,正在使劲搞宣传,想让大同的“美好形象”天下皆知,引来滚滚人流。可惜到现在还没奏效。

这不光是大同的问题。中国很有几座“鬼城”,高楼大厦盖了一大片却没人住。那些市长书记本以为只要把漂亮的新城盖起来,自然会吸引人来填满它。可惜满不是那么回事。盖新城可以“一步到位”,照着北、上、广那么高的楼、那么宽的路、那么大的广场、那么好的绿化,但是,这些地区的人口规模、收入水平,还有老百姓的生活习惯,绝不会也那么容易就“一步到位”。

大同也许没那么糟,新城区只是冷清,还不至于叫“鬼城”。不过,大同还突显了另一个问题:投入那么多资源造如此规模的“假古董”,值么?保护现存古物古建当然必要。但把早已消失的古建筑大规模地重建,意义何在?

经济效益谈不上。至少现在的大同古城里游客稀少,这还是夏天的旅游旺季呢。来大同的游客都奔着云冈石窟和悬空寺那样的真古迹去了。古玩市场上的赝品可以以假乱真,但仿古建筑却别想蒙人。

山西有个真正的古城:平遥,吸引了大量游客。这让那些拆掉了古城的人眼红,于是纷纷重建古城,但重建的就是赝品,没有文物价值。那么,审美价值呢?如今全国到处都建什么仿古一条街,古式建筑的新奇感早就没了,审美疲劳。

重建古城有没有文化意义呢?历史上的古城重现于世,总该令人惊喜吧?对“弘扬中华文化”有些助益吧?也许有点。但中国历史上有过数不清的名城名镇,全都重建绝无可能。若真有必要选择性重建,选哪个年代的哪座古城,又重建多少,显然大可探讨。

这里至少有条底线:一般民房就不该搞成仿古建筑。因为在实用性上,如空间利用效率、采光、保温、隔音、舒适度、性价比等等,仿古建筑都比不上现代建筑。这也是当然的,不然建筑的发展进步又体现在何处?

最后还是要赞一下大同。真是突飞猛进大大改观。我印象中那个破破烂烂、又脏又乱的老大同已经脱胎换骨。大同人骄傲自豪,我这北京人也不能不服。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