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神奇的梵净山

神奇的梵净山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9-02-04 10:31:53 点击:

好几年前,我一看到梵净山的照片就想:应该去。去年,梵净山又被收入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更鼓动了我:抓紧去!

可惜,连续十几天都预报有雨。但我心怀侥幸,天气预报准么?哪能一下雨十几天?事实好像在佐证我,到达铜仁这天就没下雨。天气预报不准!于是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坐上旅游专线车直奔梵净山。

但我一路上的心情随着时雨时停而时紧时松。到达景区游客中心时,雨已经是下个不停,太沮丧了。那里有个电子屏显示着山上的天气:中雨,大雾,气温9度。完了,怎么办?偌大的游客中心没几个人,卖票的窗口根本无人问津。我凑过去问了个傻问题:这雨能停么?卖票的姑娘正闲得慌,回答了好多句:说山上不光下雨,还有大雾,什么都看不见,不如改天再来。并且告诉我,这里有个影视厅放映梵净山的录像,不远还有个科普展览馆可以看看。我本来还在考虑是否冒雨上山,这下有了主意。真的,要不是被雨挡在这里,谁有工夫看录像和展览呀?

别说,还真长了点知识。比如,知道了“梵净山是镶嵌在喀斯特海洋中的一块绿宝石”。这话咋讲?原来贵州多石灰岩喀斯特地貌,虽然漂亮,但石灰岩上的土壤贫瘠,导致植被和动物群落也较单调。可偏偏在梵净山,四周石灰岩包围之中,却有这么一片碎屑沉积岩和火成岩,上面发育了肥沃的土壤,养育了丰富的动植物群落。而且,这里的7000多种动植物里有350余种属于珍稀濒危的,还有300多种(包括黔金丝猴、梵净山冷杉)是这里特有的。梵净山还是武陵山脉的最高峰。

外面下着雨,我们在展览馆里长了点知识,然后返回铜仁,一个人来回车票就是60多块。不过,更新的天气预报说:第二天、第三天还要下雨,但第四天多云,无雨!好机会,必须抓住,因为之后又是一连串的雨天。

第二天,我们从铜仁转移到了江口,这里距梵净山近多了,坐公交车只需半小时(5元)。这天傍晚下着雨,我们在小饭馆里听一位白天冒雨上山的游客说,他身穿雨衣,可鞋和裤腿完全湿透。雾太大,看不清,但他也登上了山顶。

我们可不想裤腿湿透,更不想登了顶却看不清。于是第三天仍然没去梵净山,而去了附近的一个土家族村庄:云舍。

太美了!一下车我们就瞪大了眼睛,棉絮般的白云缠绕着一座座喀斯特山峰。虽然一阵又一阵下着小雨,但空气极洁净,景物极清晰,色彩极鲜明。进了村,石板铺路的小巷,老式的筒子屋,青青的菜地,微黄的树叶。村中还流过一条清澈的小溪,而水源是村边的“龙潭”,龙潭的水竟然是蓝色,想必很深,大概是石灰岩洞里冒出来的。据说村里人曾用了几箩筐的绳子也没探到龙潭的底。

村中还有一座“第一脚庵”的遗址。梵净山曾经佛事很盛,进香的信徒要从山下开始,拜遍5大皇寺和48脚庵。此处就是起点,进香人从这里开始烧第一柱香。可是,自清末民初,梵净山的佛事就冷清下来,这第一脚庵也塌掉了,只剩下两株很粗的古树,在此证明那一段久远的历史。

到了第四天,雨真的停了,但也真的多云,城边小山的上半截都在云里。那么,梵净山就更在云里了。而且阴冷,山上还不知冷成啥样。但不下雨已是万幸,别犹豫,上山!

到达游客中心,电子屏显示山上天气:晴天,微风,气温8度。我看看头上压得低低的浓云,心想,山上反倒是晴天?莫非是…?

进了景区大门先坐交通车。路两边的山坡很陡,树很密,但很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车开进了大雾。汽车吼叫着爬坡,雾倒渐渐的淡了,竟透出了一点点阳光。汽车开了十余公里才到达缆车下站,真正爬坡还要靠缆车。缆车行程不到4公里,却要爬高1200米。

随着缆车迅速升高,原来一点点的阳光变成了阳光灿烂。天空湛蓝,没有一丝云彩。刚才的云呢?我忙回头看,哇,变成了脚下的云海,正如我的猜测。只可惜这云海太低,以至高大的梵净山大部分都在云海之上。要是一片白茫茫,只冒出几个山尖,那该多美妙。

这梵净山真叫“原生态”,完全被森林覆盖,没有建筑,没有道路,没有电线杆,就是一山又一山的森林。

缆车走了20分钟。一下缆车,根本不冷,没有风,眩目的阳光暖暖的,比山下暖和多了。这就叫逆温现象吧。但是,这么暖和却有雪!树叶上的雪基本化光了,但地上背阴处仍然有雪,还挺厚。昨夜山下下雨,这山上却下雪呀。

抬头望,哇,已经可以看见一座巨大的柱状山峰,一定就是梵净山的招牌风景-红云金顶了。我们随着络绎不绝的游客走上木制步道,爬坡一百多米来到开阔的山脊上。此时再看,那红云金顶依然巍峨挺立,却明显不是最高峰,因为它立在连接两座更高山峰的一道山脊的鞍部。远处那座高峰已在游览区之外,看样子就是凤凰山了,海拔2570米的梵净山最高峰。而近处的高峰是月镜山,也叫老金顶,海拔2494米。那最神奇的红云金顶又名新金顶,海拔2336米。

老金顶虽然不如红云新金顶那样形态神奇,但也造型不凡,山崖是一层层的岩石,山尖就像坐在了一摞摞码放不够齐整的巨大书本上。

没走几步一转弯,哇,跟前就是蘑菇石。它也是由一层层的岩石构成。蘑菇?我觉得不像。虽然是上大下小,但上边的大石方方正正,像一摞书,见棱见角。这摞书又摆歪了,若不是岩石真是一摞书的话,肯定要倾倒。当然,别管像不像蘑菇,这巨石的形态够奇特,它与红云金顶是并列第一的梵净山名片。

游人不少,都抓住了这宝贵的晴天。我们好不容易挤上前与蘑菇石合了影,然后呢?当然是登顶,两个顶都要登。先去近处的老金顶吧,谁知走到跟前却封路了。为什么?因为路上有雪,危险。这么暖和,雪还没化么?保安回答:背阴的台阶上还有雪,估计下午就行了。

没办法,先去新金顶吧。那边怎么就没封路呢?回答:那边有人扫雪。因为要登新金顶的人多得多。是的,如果选择只登一个顶,我们也选新金顶,它太神奇了。原来绵长平缓的山脊上猛地耸立起这么个巨大石塔,显得太突然太奇怪,简直不像是大山自己长的,而是老天爷开玩笑硬安上去的。

我们沿着山脊缓缓下坡,走向着新金顶,先下到最平坦处。这里还有一座不小的寺庙,承恩寺,看样子是近些年在毁掉的古寺遗址上复建的。从这里再上一段坡就来到新金顶脚下。好巨大,平地拔起一百米呢。四周悬崖绝壁直直地上去,不,不是完全直直的,上部有点歪,所以从远处看,新金顶像是一根努力竖起的大拇指。

登山道开凿在悬崖上,两边有铁链保护。有几处台阶路又陡又窄,不拉铁链根本上不去。这山峰的上半部还“裂”开了,使山顶一分为二,由一座小桥连接。两边山顶上各建有一座小庙,分别供奉释迦和弥勒。庙没啥好看,好看的是风景。可是红云金顶这风景却要站远了看,来到风景之中反倒看不见了。不过,我们看到远处老金顶上有了人影,那边的路也开放了,赶紧去。

老金顶更高更大,登山路更曲折,钻山涧攀峭壁,有几处也要借助护栏铁链,甚至背阴处的雪还没化完,滑溜溜确实危险。费了更多力气登上去,也得到了更多回报。老金顶上回转空间大,游人却更少。你可以转过来转过去,360度尽情赏景。

真的,太美了。看了一圈不够,再转一圈。已经下午三四点了,云海仍没散去,直达天边。青翠的大山凌驾在白云之上,峰峦叠嶂,而近处的蘑菇石、红云金顶,还有承恩寺,沐浴着午后阳光。

老金顶上也有一座小庙,燃灯殿。它与新金顶上的两座庙还有那承恩寺构成梵净山顶的古佛道场。在我眼里没什么看头,但对当年的朝圣者们,肯定非常神圣。光是要见到它们都要经历一大番努力,当年可没有交通车和缆车。

信徒们从五六十里外的山下第一脚庵就开始了,一座庙又一座庙,进香、跪拜,走啊走。进到山里,钻深谷,爬陡坡,翻过一山又一山,两天,三天,也许更长,才终于来到山顶,见到这些神奇的风景和经常云遮雾罩的寺庙。那是什么感觉?被震慑?或真是什么心灵的净化超脱?

不早了,下山吧,太太提醒我。是啊,该下去了,但我还不舍,再转一圈吧,360度再看看这一片梵天净地。

(完)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