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帽子的故事

帽子的故事

来源: 作者:田沈生 时间:2019-01-23 15:01:25 点击:

人老多忘事,出门忘记戴帽子,又赶上那天骄阳似火,一扭头,看见街边二元店里有帽子出售,疾步进去买了一顶,戴在头上遮阳。没想到日后这顶帽子给我带来一连串的趣事,还为我剩下过一笔钱,说起来匪夷所思。

这是一顶普通带帽檐的圆帽,由红白蓝三色尼龙布料缝制而成,头顶有红丝线綉制Croatia字样,帽檐上方是一幅完整的图案,红白相间的方格,5个彩色各异顺序排列的尖角,组成皇冠形状,看似一个庄严的国徽,由此可以推定这顶帽子可能是克罗地亚族群为庆祝祖籍国的庆典活动而定制的,也可能是供过于求,存货只好送到二元店低价出售,又正好被我买到,戴在头上。由于这顶帽子制作精细,又很轻便,我常常戴上它出门。

这一天,我正在巴士站等车,相隔几条街的一位邻居老汉老远就伸手向我打招呼,异常热情。平时我们相遇仅仅是点个头,说句早安晚安你好之类的客套话,从未有过交谈,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正纳闷儿,老汉指指我头上的帽子,微笑着问你从哪里得到的这顶帽子?没等我回答就自报家门,克罗地亚是我的祖国,上世纪70年代他随父母一起移民到了澳洲,并感叹地说,那时还是南斯拉夫,还是铁托当政的时代。嘿!原来我们不仅是邻居,还都曾经是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兄弟’。顺着这个话题我们聊了起来,他告诉我铁托去世,中国主席华国锋前去参加葬礼,科索沃战争,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谈起南斯拉夫的民族矛盾,他连连摇头,最后大家和平分开了,反倒相安无事。我问他有多久没有回家乡了?他叹了口气,说自打来到澳洲,一直没有回去过。原因是刚来时没有钱,要工作,要养家糊口,后来战火纷飞,无法回去,现在想回去看看,无奈年老体弱,经不起长途旅行,而且战乱后的家乡也没有什么亲人了。我告诉他,我与几位悉尼朋友已经订好去克罗地亚的机票,游览十六湖公园是这次行程的主要节目。太好了!老人有些激动,请我多拍一些照片回来。从那以后,我们从普通邻居升级为亲密的朋友。空闲时,老人还常常邀请我到他家里坐坐,聊聊,这顶帽子带来的一段友情。

要说这顶帽子给我带来的惊喜是发生在NRMA保险公司。收到汽车保险到期需要更新的来信,我发现保费又上涨了,而且还不少。这些年,悉尼的地税,水费,电费,交通费,没有一样不是年年上涨,就连社区游泳池的年费也是三年不到就上涨了50%。没办法,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已成定局。通常为图省时省事,这些费用都是在网上交付,那天外出办事,刚巧路过NRMA办事处,顺便进去缴费。谁知刚进门,手持平板电脑的接待小姐,手指我的帽子惊呼起来,It is my country , Where did you get it ?(这是我们国家的,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帽子?)随后又叫来另一位高头大马的姑娘来看我的帽子。我一问,原来她两都是克罗地亚人,出生在澳洲,都没有回过自己的家乡,见到我戴着她们家乡的帽子感到十分惊喜与亲切。后来这位姑娘直接引领我到她的办公桌前,坐下后我们又闲聊了一会南斯拉夫,才问我有什么是要办?我拿出保险单,问道怎么又上涨了?姑娘俏皮地说,很正常,政府没钱了!她仔细地看了我的新保单,问了我几个平常的问题,在电脑上打了几行字,然后对我笑了笑说,这顶帽子给你带来了运气,我可以给你在原来的保费上减掉八十三元,你高兴吗?!这还用说,你给我减钱,我就不问你为什么了。我们俩都哈哈笑了起来。我明白,当然不会是帽子的原因,但是从这件事我悟出一个道理,原来保险公司的保单是可以协商,有酌情增减的余地,只是平时我们不知道内情,来单照付,极有可能损失了金钱,还不自知。

有趣的是,这顶帽子除了为我省钱,还给我提供了方便。那天去MINTO 购物中心的鱼店,本打算买两条盲漕鱼,案上陈列的鱼不少,可是翻来翻去,不是太大就是太小,正在挑拣时,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从塑料门帘后面端了一筐螃蟹出来,看到我头上的帽子,凑过来,亲切地说,克罗地亚是个美丽的国家,你去过那里?我点点头,反问道你是克罗地亚人?她有些自豪地说Yes,随后她进去拿出一些大小适中的盲漕鱼供我挑选,还半开玩笑地对我说,Only for you , because you are my friend ,(只为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连声道谢。

自从戴上这顶帽子,不止一次在街上被人拦住,男女老少都有,不约而同地询问帽子的来历,自报是克罗地亚人,常常会没话找话地与我友好地交谈几句。看来世界上各个民族的人民都对自己的祖籍国都怀有一份割舍不断的情怀,以至于看到其他民族的人民戴有标识自己国家字样和国徽的帽子或是什么物件,从内心由衷地产生一种民族的亲切感与自豪感。这一点,我自己也有过亲身的感受。那是在1997年在南非,我在约翰尼斯堡转机的候机室里遇见一位年轻黑人,他的肩上斜跨一个绿帆布的背包,上面印有红彤彤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这可是中国6、70年代最为流行的军用挎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位黑人兄弟肯定有故事,忍不住的好奇心令我主动找他聊了起来。原来他本人并没有去过中国,是经商的父亲回国带给他的礼物,据他说还有一顶带红色五角星的军帽放在家里,平时舍不得戴出来。年轻人很健谈,将他父亲在中国听到和见到的的故事一五一十地向我讲述起来,期间还不住地问我,这是真的吗,那是真的吗?几乎有些令我招架不住。我们越聊越近乎,顷刻间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直到登机的广播响起,才依依不舍地挥手道别。

可见,无论走到天涯海角,祖国在世界各民族人民的心里,不仅仅是一个名词,一个地点,还是一份记忆,一份魂牵梦绕的亲情。仔细琢磨,民族间的友好和睦其实也很简单,尊重彼此的文化习俗与宗教信仰,在共同的价值观上,很容易获得真诚的友善与友谊。

悉尼

2018年平安夜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