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足球会” 以及“宝宝会”

“足球会” 以及“宝宝会”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9-01-23 15:00:25 点击:

早上散步,与华人女远邻相遇,我依照中华民族的传统习惯,随口问:“吃了吗?”不料,她也依照中华民族的传统习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答:“昨天周末,超市关门晚,9点(21点)过我才买菜回家……”我心一凉,知道糟了,她要丢开话头,绕一个大圈子,才回到话头上。这是令人恐惧的。平生最怕女士从头说。何况她还不停地眨眼瘪嘴耸眉,加强语气,试图增强感染力。十多分钟后,讲故事活动还在继续。而且不能打断,打断就不礼貌,甚至可能引发不欢。结果我的问话,这位拉开架势聊大天的祸友,根本就没回答。

中午出门,先侦察。还好,没有华人女远邻的影子。

没走多远,在口袋里摸到几张用过的纸巾。噢,是昨天的“老物件”,虽然带回家了,却忘了扔。

澳洲居民区,自古以来就没有清洁工,也不设公用垃圾桶。各家分类垃圾桶,都在门外。但,不能把废物扔进私人桶里。垃圾分三种:生活垃圾,花园垃圾,可回收垃圾。每家每户,一直很重视垃圾分类,已经形成习惯;而且这种习惯,在当地人,是从祖辈传下来的。每周二(各区不同),须把垃圾桶推到路边发呆,安静等待清运车。有一天,我家的可回收垃圾桶被清运人员拴纸环了。以前在别处见过,没有在意,这次得琢磨琢磨。纸环上有分类介绍,这早就学习了多次;还有一行手写字,问题就在这里。赶紧查电子词典,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挖掘,拼接,排序。意思是:包装用的小泡泡塑料薄膜,不属于可回收垃圾,提请注意。垃圾清运人员很权威,因为人人平等,绝无高端禽兽打“低端人口”耳光,甚至动用警察驱逐他们的事发生。我这一辈子肯定能记住:包装用的小泡泡塑料薄膜,不属于可回收垃圾!

此时,我还“惦记”着那几张废纸巾。

每个居民区,至少有一块绿地,小则设有儿童乐园,足够本区儿童玩耍;大则包括足球场、篮球场。绿地有公用垃圾桶。那就去绿地。

周末,或节假日,绿地总有活动。今天,儿童乐园没什么人。两个足球场,一个由青少年占领,一个在开“足球会”。以往参加过“宝宝会”,就是各家的小宝宝,欢聚一堂,家长孩子,都游玩,都吃喝,都交流。“足球会”,则由家长陪着,指挥幼童,往缩小版的球门里,踢球。场上有教练,可见有的家长是深怀期待的。

公共投币烤炉就在场边,站着好几个义工。老外比较实在,实际,穿一身工装四处溜达,一样泰然自若,不作假,不自卑。义工多半也是本次活动的组织者,在为大家准备披萨、三明治、面包、汉堡、水果,煎烤香肠、鸡块、肉串、鱼片——鱼片种类较多。披萨上或汉堡里,有秋葵、芦笋、西芹、欧芹、洋葱、土豆,以及蛇豆、洋蓟、罗勒、芝麻菜等怪菜。蛇豆胳膊粗,一两米长,可怕;洋蓟长得像菠萝,凶恶;罗勒是青叶菜,气味浓烈,模样娇柔,吃法类似芫荽;芝麻菜也是青叶菜,散发着芝麻香味,不过叶片形状乖张。若是华人组织并承办,才可能出现卤肉、鸡爪、肥肠、豆腐干、猪肚牛肚等。总体说来老外对动物内脏成见很深。例如,他们想不通:一个装过猪粪的碗洗净消毒了,也没人拿来装食物。可是中国人为什么能吃下猪大肠呢?怎么解释得清!以往有矿泉水或饮料,今天没有。但照例,活动场地有固定的直饮水管——就是自来水管。老外,无论大人小孩,都喝冷水。

关于经费,是这样的:谁都可以当组织者。由组织者,根据活动规模等,向政府申请资金。很快能批下来,用于当次活动。有贪污犯吗?我想是没有的。有提前把购买的东西,运到家里,藏下一部分,一家人慢慢享用的吗?我想是没有的。我相信,他们搞歪门邪道肯定没有某些中国人专业。老外为什么基本能做到,人人两袖清风?据哲人说:“有很多事情你当时想不明白,别着急,过一段时间你再想,就想不起来了,也就不需要明白了。”所以我希望马上明白。可是就是没有明白。

上次“宝宝会”,我带了宝宝(外孙女)来。宝宝还在吃奶,由我代她,吃了一整个披萨。三明治里藏着生鱼片,没吃。汉堡也一般,没吃。披萨好吃!据说,披萨的爸爸是中国馅饼。很多很多年前,老外到中国学做馅饼,满师后回国自己做。可是怎么也把馅装不进去,干脆抹在面上,“改良”成披萨。烤煳的,大伙都不愿意吃的那种披萨,最好吃!我虽然不幸年过半百了,却有幸仍然正陷于这辈子胃口最好,每天都渴望吃掉整鸡整鸭整鱼整个南瓜整兜白菜的美好年华里,出不来;当然也不想出来。本来我是可以吃下两个披萨的,因为不太熟悉情况,没敢放胆享用。但后来还是补吃了一个越南面包。这说明有越南人参与了组织工作。越南面包也好吃!我们四川人喜欢吃卤肉锅盔,大头菜锅盔,三丝锅盔,牛肉锅盔。那么,就吃越南面包吧!吃一个面包,等于吃了几种锅盔。当时就暗下决心,以后凡开“宝宝会”,我都来,宝宝不来我也来,甘愿提升成老宝宝!此刻,看见披萨,想的却是:自己不是幼年踢球健儿,也不是健儿家长,不好意思吃。其实是可以吃的。本区居民,甚至过路人,都能参与;参与,包括吃。最后我也没法让自己客气,还是积极投身于吃披萨大战了。

老外吃完油腻的东西,不忌讳公开舔手指。顺序一般是,中指食指大指。舔了再揩再洗,甚至只揩不洗。那么我也舔,舔五指,比他们舔得多,心里充满莫名其妙的愉快。

穆斯林女士们未进入球场,都站在栏杆外,不怎么欣赏自己的孩子踢球,而是叽哩哇啦交流着什么。也许,在各自黑老公,彼此夸孩子呢。不会捎带历届男友吧?

我观察了一下,可能因为派别各异,年龄不同,装扮分几种:露脸的;不露脸,只露眼睛的;连眼睛都挡着纱网的。总体看来,披挂都很严实,短腿的也不用担心,不用自卑了。有些女士穿戴很像穆斯林,其实是印度人(印度也有部分穆斯林),仔细看,能分辨出来;尤其印堂贴个红疙瘩的,更是。看见只露眼睛的女士吃披萨:从鼻子和脸巾之间,那二指宽的缝隙里,探进披萨,披萨竖着,一寸寸短下去。有趣。也纳闷。不敢久看。因为不能久看。更不能眼放油光,心怀鬼胎。否则,她们那深邃的眼睛,会抽出令人胆寒的两鞭目光。

老外和老外的孩子,一年四季都有穿短衣短裤的。夏天,有的女士,上身只装饰一副胸罩式短衫。休闲时,活动时,打光脚是常事。喔,黑人嘴唇厚,毛发少,脚底是白的呢,指甲趾甲呈肉红色,手心、口腔里面的颜色也大致和我们一样。黑女人,到了晚上都能自动隐身,有的,身材好得不得了。一笑,满嘴全是结结实实的白牙齿,似乎能咬断铁丝。原来无论什么肤色,都有美人丑胚,黑皮肤也可以让人惊艳,可以美不胜收。喔喔,白人嘴唇薄,毛发浓密,背上瑕疵多,例如小红点小黑癍多。但有一批人,专门把身体晒成麦色,麦色肌肤光滑玉润,性感火辣,看不见瑕疵,男女老少都健康而魅力十足。喔喔喔,黄种人嘛,嘴唇厚薄适中。别的方面,估计大家早知道个大概了,我就不啰嗦了。老外及其孩子,都比华人和华人宝宝健壮。但是,似乎,老外的头部怕冷,因为,尽管他们常常一身短打扮,穿拖鞋,打光脚,却爱戴绒帽毛线帽。

观赏了好半天。球场上,阵地战英勇,游击战机智,大混战热闹,各有特色。

除了居民区的足球场外,学校还有足球场——幼儿园也有足球场。另有露天操场和室内操场,以保证风雨天仍然能够锻炼。但都没有乒乓球台——白人不是打乒乓球的品种,基因决定他们是乒乓球凡人,他们就不挣扎了。中国人,男人,不是打足球的品种,却一直胸怀雄心壮志瞎折腾!

经常听到同胞胡说八道:我们14亿人里选一支足球队,澳洲2500万人里选一支足球队,一定能把澳洲打输!要知道,我们的14亿人里,只有一百多万人玩足球;他们的2500万人里,却有300万人玩足球。那么,不是13亿人和2500万人的角逐,而是一百多万人和300万人的对决。尤其是,澳洲家长平均一周在工作日里花3个小时,在周末花2.6个小时,送孩子去参加体育比赛或训练呢。各地的俱乐部,也组建了儿童足球队,一般是每岁一个队。平时每周训练一次,周末有赛事,由七八个队打双循环。那么,中国队不输才怪!

我想,我的孙辈,一定要养成积极参与户外活动的习惯。争取将来活到澳洲人的平均寿命——84岁!突然想起“96岁杨振宁越活越滋润,42岁翁帆不得不服老”的新闻。对,就照杨振宁那样活。可是翁帆好可怜!

一串华语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抬头,华人女远邻,一手举肉串,一手举烤肠,站在不远处,不停地眨眼瘪嘴耸眉,加强语气,试图增强感染力。脸上每一次细微的表情变化似乎都蕴含深意,表明自己不是普通角色。她正与另一位女士,高调交流各自的孩子,在初始状态时粪便的颜色、形态和味道。边交流边吃,吃得津津有味;还自得地笑,居然笑出了鸡声来,仿佛“足球会”的花费,都由她们买单。这种高调在国内常见,在澳洲则属于噪音,容易引起反感。太猖獗了别人还会报警呢。

我决定放弃下一个披萨,立刻走掉。离女远邻远些,直达灯火阑珊处,她翻跟头也追不到,才好。

可惜一场“足球会”,只观摩了一小半。废纸巾也忘了扔,宝贝一般又带回家了。

2019年1月17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