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年终缬草(二): 听“罗辑思维”说书

年终缬草(二): 听“罗辑思维”说书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8-12-12 14:39:02 点击:

逻辑思维也叫抽象思维,指借助概念、判断、推理反映现实的思维方式。这里说说另类,涉及如何听读书。

借其名音,媒体人罗振宇在网络打造出“罗辑思维”品牌。早在2012年底,就搞知识型视频脱口秀。视频每周更新一次,分享个人读书所得。2015年推出知识服务APP,得到APP。其“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也进入四个年头。有上万人乐意花几千元买票,看他一气呵成,听四小时演讲,直到新年钟声敲响。这位央视出来自谋生路人,信心大增,梦想演讲能持续二十年。

说起来算脑残。我知其品牌是六年之后。能用心听一些视频,也是在五六月间,去医院照看护理家人时。当然,不必沮丧。没见过的人事还多去了。不过还是要为这书海浩瀚,自己所知甚少而望洋兴叹。罗胖把书说得“有趣有道有种”,常打擦边球,冒出思想火花,启发智力思考,虽不能也不敢如特朗普那样直接表明政治不正确,收敛或戴脚链跳舞也可理解。比较他上电视台做节目,虽高档有更广大听众,特色就减色不少。守规守矩,读书的空间自然要受到限制,自由的思想便难以淋漓尽致表述。

树大招风。罗胖这棵民间小草,在竞争中自立,在官方尚没太多管制下,自然能长大。有求就有应。演讲辩论是门艺术,多涉及社会敏感问题。通常是西方政治家本事本能。律师这行最需辩论。他们从政人多也是本份事。那些无辩论口才者,早去干别的,不会沾政治边。可是,国情不同。在大一统思想环境下,政治家不善于争辩还最怕辩论。脱口秀相声说书,要有点争辩中的讽刺幽默风趣,便免不了受监管。所以“罗辑思维”视频一出彩,如同“晓松奇谈”“铿锵三人行”那样要停播,只能换个法“活下来”。幸运品牌还在。

“罗辑思维”出现之前后,已有不同读书网会,只是后来居上。在这快餐文化时代,在这写书人可能多过读书人时代,其存在,实属必然。因为没人可以面面俱到,如同进入书之海洋,淹没其中。替读者读书,自然替作者卖书,打包后不是双赢而是三赢,讲者、作者、读者一起收益受益得益。因而,选择什么,就十分重要。“星评”也是广告。网络要引起人们注意,无非靠五星评大量点击率,代替传统的口碑传送。至于点击率受商家支配,如同广告费用高与效果大有正比例一样,不再是一般人所关注。

人们读什么书似乎天性喜好。年轻时,天马行空,什么书都读。到中年,知识结构形成,信仰难变,选择读书。到晚年,开始拒绝读书或心有余力不足,读不下书。当年不解,见老人选择经典或同年代人书,而不太看重年轻一代。这是代沟,也是选择趋向固定化。

比较厚书,微信碎片似乎在老年群体有更大范围的传播。尤其退休年龄早,不再专注于工作一事。接受碎片,自然也是长者优势。因为他们比年轻人有人堆有闲暇有本钱。

比较读书,听书比看书容易。设想自己进入晚年,自然要以听代看。听书自然轻松。早有专家对电视普及会破坏人类思维能力有责备,现在网络世界加强这种无需思考的情绪化逻辑思维。古人说,“听之任之”,就是听的一种状态,无需思考,而“过目不忘”,与看和记住有关。读看比听说更要用大脑。看累了比听累了更累。两者不是一个累层次。不过,若从学一种语言能力来说,先要听懂比看懂更重要。听就比看先累人。

读书无禁区,多多益善。然而,选择读什么书与思想信仰性情个性有关。阅人无数后,先见早已形成。用固有的先见,选择认同的思想资源,就构成了对现实的不同看法,如毛粉群与反毛粉群,早有先见,选择自己喜欢认同的资料,加深自己的见解,一切仅是为我所用,所谓教条思想。古人有所谓“六经注我”。

另一种认知真实,就是排除先见,接受不同的思想资源,去形成对信仰的质疑分歧,构成对现实的看法与批评,所谓“我注六经”,自由思想。

我对“罗辑思维”读书教人如嚼饭喂人虽有戒心,却不排斥。多多益善。“罗辑思维”若能把两种多种书都比较地读出来,有益于去先见,增强自由思想的活力。任何人读书都不能替代自己。在这快餐文化时代,对日益增多围在身边的微信碎片,不妨比较鉴别,去伪存真。

这里顺便说到逻辑思维。中华民族早熟,其文化宿命却是先天缺少严格的逻辑思维和怀疑的批判精神。尽管最早有重视演绎归纳的墨子“墨辫”思想,却被儒家各类极端名教学打压下去。用胡适话说,墨学缺失,是中国科学精神的缺失。

因为逻辑思维缺失,反倒让我们某类形象思维发达。至今本应严谨的政府报告和具体的施政纲领,却写得诗意盎然,情绪多于概念,边界模糊不清,什么百花齐放中国梦之类术语,难以界定,任人解释。然而,那最需要形象思维的文体,却因政治原因,又变得害怕文字狱而只能刻板表现或教条书写。这个文化宿命硬伤,根本缺失质疑批判精神的传统文化,应先反思,才值得我们去考虑在多大程度上去拥抱它,为其鼓与呼。

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

逻辑思维也叫抽象思维,指借助概念、判断、推理反映现实的思维方式。这里说说另类,涉及如何听读书。

借其名音,媒体人罗振宇在网络打造出“罗辑思维”品牌。早在2012年底,就搞知识型视频脱口秀。视频每周更新一次,分享个人读书所得。2015年推出知识服务APP,得到APP。其“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也进入四个年头。有上万人乐意花几千元买票,看他一气呵成,听四小时演讲,直到新年钟声敲响。这位央视出来自谋生路人,信心大增,梦想演讲能持续二十年。

说起来算脑残。我知其品牌是六年之后。能用心听一些视频,也是在五六月间,去医院照看护理家人时。当然,不必沮丧。没见过的人事还多去了。不过还是要为这书海浩瀚,自己所知甚少而望洋兴叹。罗胖把书说得“有趣有道有种”,常打擦边球,冒出思想火花,启发智力思考,虽不能也不敢如特朗普那样直接表明政治不正确,收敛或戴脚链跳舞也可理解。比较他上电视台做节目,虽高档有更广大听众,特色就减色不少。守规守矩,读书的空间自然要受到限制,自由的思想便难以淋漓尽致表述。

树大招风。罗胖这棵民间小草,在竞争中自立,在官方尚没太多管制下,自然能长大。有求就有应。演讲辩论是门艺术,多涉及社会敏感问题。通常是西方政治家本事本能。律师这行最需辩论。他们从政人多也是本份事。那些无辩论口才者,早去干别的,不会沾政治边。可是,国情不同。在大一统思想环境下,政治家不善于争辩还最怕辩论。脱口秀相声说书,要有点争辩中的讽刺幽默风趣,便免不了受监管。所以“罗辑思维”视频一出彩,如同“晓松奇谈”“铿锵三人行”那样要停播,只能换个法“活下来”。幸运品牌还在。

“罗辑思维”出现之前后,已有不同读书网会,只是后来居上。在这快餐文化时代,在这写书人可能多过读书人时代,其存在,实属必然。因为没人可以面面俱到,如同进入书之海洋,淹没其中。替读者读书,自然替作者卖书,打包后不是双赢而是三赢,讲者、作者、读者一起收益受益得益。因而,选择什么,就十分重要。“星评”也是广告。网络要引起人们注意,无非靠五星评大量点击率,代替传统的口碑传送。至于点击率受商家支配,如同广告费用高与效果大有正比例一样,不再是一般人所关注。

人们读什么书似乎天性喜好。年轻时,天马行空,什么书都读。到中年,知识结构形成,信仰难变,选择读书。到晚年,开始拒绝读书或心有余力不足,读不下书。当年不解,见老人选择经典或同年代人书,而不太看重年轻一代。这是代沟,也是选择趋向固定化。

比较厚书,微信碎片似乎在老年群体有更大范围的传播。尤其退休年龄早,不再专注于工作一事。接受碎片,自然也是长者优势。因为他们比年轻人有人堆有闲暇有本钱。

比较读书,听书比看书容易。设想自己进入晚年,自然要以听代看。听书自然轻松。早有专家对电视普及会破坏人类思维能力有责备,现在网络世界加强这种无需思考的情绪化逻辑思维。古人说,“听之任之”,就是听的一种状态,无需思考,而“过目不忘”,与看和记住有关。读看比听说更要用大脑。看累了比听累了更累。两者不是一个累层次。不过,若从学一种语言能力来说,先要听懂比看懂更重要。听就比看先累人。

读书无禁区,多多益善。然而,选择读什么书与思想信仰性情个性有关。阅人无数后,先见早已形成。用固有的先见,选择认同的思想资源,就构成了对现实的不同看法,如毛粉群与反毛粉群,早有先见,选择自己喜欢认同的资料,加深自己的见解,一切仅是为我所用,所谓教条思想。古人有所谓“六经注我”。

另一种认知真实,就是排除先见,接受不同的思想资源,去形成对信仰的质疑分歧,构成对现实的看法与批评,所谓“我注六经”,自由思想。

我对“罗辑思维”读书教人如嚼饭喂人虽有戒心,却不排斥。多多益善。“罗辑思维”若能把两种多种书都比较地读出来,有益于去先见,增强自由思想的活力。任何人读书都不能替代自己。在这快餐文化时代,对日益增多围在身边的微信碎片,不妨比较鉴别,去伪存真。

这里顺便说到逻辑思维。中华民族早熟,其文化宿命却是先天缺少严格的逻辑思维和怀疑的批判精神。尽管最早有重视演绎归纳的墨子“墨辫”思想,却被儒家各类极端名教学打压下去。用胡适话说,墨学缺失,是中国科学精神的缺失。

因为逻辑思维缺失,反倒让我们某类形象思维发达。至今本应严谨的政府报告和具体的施政纲领,却写得诗意盎然,情绪多于概念,边界模糊不清,什么百花齐放中国梦之类术语,难以界定,任人解释。然而,那最需要形象思维的文体,却因政治原因,又变得害怕文字狱而只能刻板表现或教条书写。这个文化宿命硬伤,根本缺失质疑批判精神的传统文化,应先反思,才值得我们去考虑在多大程度上去拥抱它,为其鼓与呼。

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