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插队挽歌(四)

插队挽歌(四)

来源: 作者:兰克 时间:2018-11-23 11:00:32 点击:

第四章

我们知青插队在农村第一年由政府补贴少量的现金,另外每人每月国家发四十五斤毛粮。所谓毛粮是指那些带皮的粮食。老乡所以管我们叫吃皇粮的。听上去一个月四十五斤口粮不算少,可是粮食去皮后已经少了许多分量。而且那时候,除了主食,咸菜外,蔬菜少得可怜,还没有油水。又赶上我们正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青春发育期,一个个吃起饭来是如狼似虎,风卷残云。那点有限的口粮根本就不够吃。村里为便于管理给知青盖了知青点,还专门请了一位老乡给我们做饭。这位老乡按我们的口粮给我们配餐,他认为早,中饭后要干活,必须吃干。给我们做馒头,窝头。晚饭后,他觉得吃了就睡觉,就只能让我们喝粥了。他熬的粥,是那种非常稠,倒在碗里能立住筷子的那种玉米碴粥。用一口大铁锅,熬上个吧小时,用大海碗盛出来,正好是十八碗。锅底往往还有一些残留,闹好了能有个小半碗。谁能吃到这残留的半碗粥,那就要看个人的本事。老乡大厨认死理;谁先喝完碗里的粥,才有权碰这锅底的福根。要想多喝这小半碗粥,还真得有点本事。吞咽动作要快,嘴还要不怕烫。很快,只有我和谢京凯能平分秋色。再往后,我几乎是一家独大。谢京凯当然不服。有一天在晚饭前他和我‘叫板’,让黄可心当裁判。扬言说;他喝粥如果比我慢,第二天自愿把他的晚饭献给我来赔罪。如果我输了,一样军法处置。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实力,立马披挂迎战。黄可心把两碗滚烫的棒碴粥捧到我们两人面前,高喊一,二,三,开始!我们俩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其他的同学围着我们看热闹。我喝粥是有一定的章法的;喝的时候永远向一个方向喝,喝完一圈后,接着喝碗心内表层的粥。这时候碗边上的粥又凉了,再接着喝碗边的粥,如此反复几次,我的碗就见了底。再看谢京凯大汗淋漓,青筋怒涨,烫得是龇牙咧嘴。他的碗里还剩着许多棒碴粥。黄可心大声宣布;比赛以我的胜利而告终。明天,谢京凯同学免去晚餐一顿。我用征服者的口吻对谢京凯说:“怎么样,‘人荒子’服不服?甭老和大哥叫板!我宣布;明天谢京凯的晚餐由我们大伙共享。”谢京凯本来心里就窝着火,我的话就像是点燃炮竹的火种。这小子一个箭步冲过来就和我厮打起来。一开始他仗着人高马大,我的脸上身上挨了几拳。后来打起近战他可不是我的对手,我知道自己每天挑水,肩膀的力量非常有力。看准机会,脚下使绊,肩膀一横,谢京凯整个人竟仰面朝天,被掀翻在地。等他爬起来想再和我比划的时候,同学们已经把我们俩死死拉开了。我轻蔑地对他说;“要不老乡叫你‘人荒子’怂包一个,除了抠妞你还能干什么?”谢京凯也不示弱,指着我说;“大伙看看,这孙子一贯多吃多占,就是一个那种‘吃喝不拉空,操逼不让人’的主。这种人在‘三反五反’的时候应该拉出去就毙。”这个时候黄可心站出来说:“作为这场赌博的公证人,我说句公道话,谢京凯,你必须愿赌服输,认栽。甭扯那些没用的话,玩不起你就甭玩。”谢京凯说:“我说黄可心,这‘小废物’是你什么人啊?你怎么总向着他说话呀?”黄可心说:“我是对事不对人。想知道这小费是我什么人呀?他是我的男朋友,你管得着吗!”话音未落同学们一片口哨、哄笑之声。我虽然身上脸上还在火辣辣的疼,听了黄可心这句话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虽然知道这是黄可心的一句气话,但是好像从那时起,内心深处平静的湖水上好像突然落入了一块陨石,泛起了阵阵涟漪。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去关注她,接近她。愿意听她的笑声,和她说话。“人荒子”自从让我掀翻在地,好像再也不愿意和我比划了。有时见到我总是怒目相向,最多也就是往地上吐口痰。爱吐不吐,我懒得搭理他。(四)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