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成都饮食

成都饮食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18-10-31 15:05:24 点击:

说成都人的吃,无论如何,都不是我的话题。一个十八岁上山下乡五年后返城的知青,仅续多四个月的成都生涯,又外地圆大学梦,外地工作,再也转不回户口。就此断缘份。且越断越远,远到地球南的澳国,跟母土愈发生分。如今,我就是盖了成都印戳儿的异乡客,不忘凑成都名吃的言噱,鼓舌麻辣而已。

但探亲成都,年限不等,一旦成行,不算亲戚,呼朋唤友,一干发小外加少小青春一路共烛的各级同学、短暂职场交情不浅的同事,都是忙不迭地请请请,飨享餐饮,恨不能将原初的情谊化为大快朵颐的美餐佳肴,塞它一肚子,又化忆境。坐茶馆嗑瓜子尝点心、进馆子品小吃啃烧卤、入场所捻大餐搅火锅,吃食五花八门,“五味杂陈”,都来不及细吞慢咽知性品鉴,单靠原始发育的几丝味蕾,已是说不清祖国八大菜系之成都篇的绝妙,更何况,父老乡亲以食为天,对吃事天生精益求精,孜孜不倦,经济状况稍微改善,更是老名牌尚未回味全,新菜式又扑面而来,连带归客应接不暇,叫“苦”不迭。吃碗奇巧铺盖面才在昨天,今天就有肠血旺冒丝丝火辣,等你去征服。万幸食谱千变万变,麻辣本色依然,诸亲吃家品评食材佐料做法的创新,断定蛛丝马迹般的区别,巴不得与人分享,与友炫耀,将食神才有的高论子丑寅卯道来,由不得人不服。飘零“食”外,胃口渐西化,味觉奔迟钝,逐生麻木舌头如我者,应是最好的听友——从不提不同意见,完全拥护吃友高超的味感。

这一次返成都,老段子重现。

但再也不去市区,不去楼堂会所,不去名胜观光点,比如遐迩皆闻的宽窄巷子和锦里。老成都的饮食追求从城市转移乡村。吃友带归客去了周边田乡逛镇子,找农家乐,指名道姓说哪家的好吃,哪家就想赚钱。北郊老城区,大邑新场镇,雅安蒙顶山,绵阳青林口,见条石板街,就有数不清的赵钱孙李诸旗幡于房瓦下瑟瑟招摇,三、四张桌子摆正,各围条凳,就算一家馆子。往往轻车熟路一队人,直奔小本经营但令八方食客舍力穷追而不得不扩展的“大”餐馆,铺面两到三倍的大,十来套桌凳,还是和周边小馆子一样土气,多出几桌,就摆在篷布下的街沿,木头桌子,任凭店家指派的黑粗村妇抹擦,始终油腻腻的,而吃饭高峰期,能上桌坐吃就庆幸了,哪有嫌弃的!此刻维持社会秩序的保安也惹不起饥饿的食客,只等人流清淡,监督店家收走“站”街桌凳,而馆子里面熙熙攘攘不断人。只顾也只会拾掇碗盏抹拭桌面外加端菜递饭的拙口店女,熟视无睹无座食客(多为城里人)站街边端铝盆吃香喝辣,吃得面放红光,就因她家烹制的农家菜鲜香麻辣甜润俱全,还透出原料的原生味,老法点卤的石磨豆腐,稻田里长大的油麻鸭子,家院生养的黑猪儿肉,具体到肥肠、腰花、生血味儿,以及藏区来的牛杂办,一色上不得厅堂的牲畜下水,柴火灶上生铁锅里,舍得放自家晒制的豆瓣豆豉海椒酱,一系列乡土大料,长柄锅铲翻不停,翻得燥辣烟子飘出几条街,行人不打喷嚏也得咽唾沫;疾步进店,一大桶籈子饭随便舀,浮葱花的老颜汤放开喝,不讲形色的超份量乡巴菜彻底征服市井老客,诗云:吃饱喝足闻桂香,观山赏水摄影忙,农村召唤都市人,吃喝玩乐已下放。诗意:城乡对视皆柔情,数千年来地域等级所有人间别扭都融化在必须端平的汤菜中。

关键是,鸡鸭鱼肉一顿饕餮下来,人均三、五十元人民币而已。

物产富饶的成都不存在华夏政治文化礼教中心之说,大众基础雄厚的各味饮食向来不贵。可雄居市中心的名餐馆,名菜名点价格不菲,尽管它们很多来自街头巷尾的食摊(夫妻肺片陈麻婆豆腐)和挑挑(担担面),只适用高消费人群。良心话,知名豪华餐馆本身,其可靠的食材,讲究的烹饪,优质的服务,正展示了饮食文明的发展方向,普罗大众愿将婚宴摆于此,那是骨子里具有的择优性;而豪华所含雅俗并举,由特定条件界定,当属自然社会自行调节之范畴。问题是高档大餐消费人群的身份始终不确定,曾是来访的外宾,曾是高位或实权的官员,曾是先富的能人,所有的变换都和国家少数乃至个别当政者之意识形态紧密相连。几十年来,破坏生计的大动乱没有,但强人之难的腐败黑暗,限这管那的骄横政策铁定左右寻常百姓的吃喝拉撒睡。面对简陋餐具里浓油厚汁为贩夫走卒农民工钟爱而出名的农家菜肴,羡慕吃友享受起码乐趣的满足姿态,尽管深知她/他或为糖尿病某期或支架在心的亚健康人士,而才几筷子已打住胃口的我实在咽得少、吞不下。自知,口味生变的背后还有对原材料来源、食材本身局限和烹饪过火的担忧。在无所不能,上能为伟人打江山,下能消化不待见人口的乡村,有容乃大,大而无畏,从下水到野生动物,又有啥子不敢、不该烹煮从而堂而皇之喂与人口齿舌的?!在俘获人们贪婪肠胃的同时,何惧价廉味美下明摆的致癌生瘤之患,食客你好自为之!然后将血汗钱财投与子女,教育成城里人。城乡变换,你上我下,代代相传。有投机讨巧的舆论高歌:继承和发扬中华文明!

写到这儿,我得跟欢聚农家乐的吃友致歉。但称得上友的诸位何尝不明智!他们中有昨天还是人人艳羡的栋梁才、今天或被约谈整肃的嫌疑对象,昨人气升腾,今可为丧失一切福利待遇的阶下囚。原来,奋斗者的抱负计划,合乎彼时情理的行为方式,一篇文一个签名,或许就是最致命的触规乱纪的证据。请急流勇退!请挑选最安全的活法!辛勤紧张之余,无问东西,但求精神不要空虚!农家乐最迎合大众口腹需求,最接地气,某方不屑一顾,可令平安者苟且偷生。而政治上安全,生活上未必,商业化膨胀的农家菜,往往缺乏现代卫生知识的支撑,趋利之下,谈什么食品安全,科学烹调!一个古老文明大国,固守独裁僵化体制,冗政冗员,要么不作为,要么乱作为、恶作为,环境污染,社会素质低下,饮食业尤甚(并非攻击从业人员,饮食科普现状体现整个国民文化水平),食者健康退化,民情焦虑,绝配政经层面的人人自危;至于整个饮食审美文化停滞乃至滑向野蛮,小儿科!

成都饮食,流于传说,空余麻辣任人叹。

而我爱成都饮食,永远。

2018-10-9 于悉尼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