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老胡卖店(一)

老胡卖店(一)

来源: 作者:王建峰 时间:2018-10-05 12:24:27 点击:

我的老朋友老胡要卖店。老胡开过几次餐馆。应该说他是个有过经验的(中餐)餐馆业的内行。

前些天,我的老朋友突然打电话来,说要面见我还有其他几个朋友、约我们谈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位老胡是我在西澳珀斯一块儿在最艰难的时候一起合租房子的室友算是患难之交。

老胡的西式餐馆(加了不少中餐种类)就在墨尔本东区一个叫“西域旷野”(Westfield)的大型综合商场里面。“西域旷野”里面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灯红酒绿、好不热闹。几个人来到餐馆。店面里面确实是顾客不多。四、五十个座位,连一半都没有坐满。老胡刚开始时是套近乎。说这么长时间没有聚会了。我请客。到我的餐馆来吃饭。于是大家就吃了,又是酒又是肉地大吃大喝,花了$200多。

第三天,第六天,左劝右劝朋友们来吃饭。餐馆里顾客渐渐多了起来,奇怪。老胡一花就是200,300澳元请我们吃喝。还坚决不让朋友们付任何钱。大家觉得不正常,因为每一次,老胡都在后厨。请吃饭,你得陪陪朋友吧。他不但不陪还装着和朋友们不大熟悉,只是常来常往的吃客,实际上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长达28年,也不需要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多近乎、多亲密。谁一撅屁股,要拉什么屎大家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当然,大家都理解,在澳洲做小生意,小老板苦啊。什么活儿都要亲力亲为:比如清洗地面、厕所、修补、换灯泡、机械小障碍、采买、算账、找零钱、迎来送往、财会报账、政府检查、安全措施……

但是,下一个星期二又要去免费吃饭,大家坚决不去了。

于是几个朋友,有我、王雨前、刘新民,我们趁晚上去了老胡家。

大家开始“谈正事儿”。

老胡要以“捧起来的人气旺、营业额高”的方式而卖店,是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吃亏上当了。现在欠了很大债务,真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境地,(详情见下面的描述)要我还有其他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们“帮助”每周到店里“大吃大喝”、“免费就餐”。计划每周都要去吃两三次,这个“工程”不小嘞。

三四个好朋友都认为这是猫腻,虽然你认为别人让你吃亏上当,但是你不能再让别人吃亏上当。咱们是什么人、什么朋友啊?是王雨前、是你老胡这样有责任心、有操守、有正义感、正能量的“新移民”朋友。如果这样做了,下一个吃亏上当者不是还是要遭受同样的痛苦和折磨吗?!加上这几个人都是王雨前的“模范事迹”的受教育者,大家非常不情愿。不是不能帮、不愿帮,而是这样帮,和自己的做人原则有违、矛盾、自己觉得良心坏啦坏啦的。

老胡刚开始还试图耐心解释。他说:是的。你们这个感受和认识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前老板Lucas他做的不合“道德、良心、操守”,但是他并没有违反“合同法”。我邀请你们、我的朋友来吃饭,捧个场、凑个热闹,这,仅从这一个角度讲,不违反良心、操守、道德吧。生意就像上台表演节目说唱,要有人“捧”才能红啊。我认为我是在给前老板“擦屁股”,给他(澳洲当地人)“做好人好事”,如果不是我“套住了”,那么肯定是另一个澳洲白人生意人被套住。从这个角度,我不但不觉得惭愧,我还特别骄傲和自豪:我是在做“好人好事”,就像雨前一样。我会把生意“捧”起来,然后“货真价实”的转手,成全了我自己,也给他们澳洲本地人擦了屁股。

后来干脆露出原形:嘿!到底这个忙帮不帮吧!

让你们捧个圆场咋就这么难!

大家记起来,老胡过去对大家的好处。刚开始移民,好几个室友都有到赌场去的毛病。老胡从来不赌。室友们谁“赌钱赌得揭不开锅了”,都是老胡“拔刀相助”。尤其是我,有时候赌得屌蛋精光。这时候,老胡就鼓励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话,给我勇气和希望。

几个人明白了,老胡这样的一个 “务实的态度”,虽然有嫌“把黑的说成白的”,虽然有些“曲线救国”,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朋友们都得令回巢。于是在接下来的四周时间内,开始了“捧”的帮助。

老胡面色青灰地叙述了(买店卖店接手操作之前、之后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要卖店,以及卖店的原因。

(一)

我在1991年初从中国移民到澳洲,先落脚在西澳珀斯。我的同屋室友王雨前是个富有经验的妇产科医生。因为在按摩诊所打工,偶然发现一个来按摩的澳洲白人女顾客病人得了卵巢癌。但是这个病人根本不相信自己得了这种病。

他冒着被病人和病人丈夫起诉和控告“性骚扰”、被判刑和被遣返回国的风险,极力劝告病人尽早去做妇科检查。

但是,由于这个病人对中国人有很大偏见,不相信他。最后那个澳洲病号还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最终被诊断为确实是卵巢癌,不到三个月就一命呜呼了。结果这个澳洲女人还赠送了10万澳元给王雨前。真牛!

我从中受益匪浅:不但在人性上、还在道德上,以及金钱上被王雨前的所作所为“深深感染”了。

我在1993年底,因为工作原因从西澳搬到东澳墨尔本生活了。

老胡和王雨前也是室友,也被王雨前的“高尚情操”深深打动。也是前些年搬到墨尔本居住了。先是以开出租车为生。以后的日子里,他“见义勇为”、“舍生取义”了好几次。

有一次是老胡开出租车,他的一个女鬼佬乘客喝醉了,和两个男鬼佬同车到不同的目的地。半途中,两个男鬼佬在老胡的出租车里开始玩弄起女鬼佬上半身,掀她的上衣,扒她的裤子。因为女子喝酒喝高了,任由他们摆弄。后来太过分了,就开始拒绝。老胡一直从后视镜里看着事态的发展,开始以为这个女的是个妓女,她愿意。但是越看越不像是自愿的。于是老胡就开始好言相劝,说人家女子不同意,再继续性侵,就是犯罪行为了。因此发生了口角,老胡停了车,要打电话给警察,他们动手撕扯想夺他的手机,所以老胡和那两个男人打了一架。老胡的脸上被划出一道血痕,牙也被打掉一个,衣服撕扯成碎片,到现在脸上还有伤疤。旁边有人看到喊来了警察。警察来了之后,逮捕了那两个男人,表扬了老胡“见义勇为”,还颁发给他奖金(实际上是治疗牙齿,老胡说是奖金)和奖状。从此不敢开出租了,攒了一些钱开了一家小中餐馆。有个客人把大钱包丢在餐馆了,老胡一看里面鼓鼓的有一万多澳元。老胡没有“动心”,交给警察局了。又得到一次奖状。还在2014年维多利亚某某市政府(华人人口并不多)得了“模范(小)生意人”的奖励。

但是,这一次,却不是见义勇为了。这次有点玄。这次分不清是见义勇为,弄虚作假还是坑蒙拐骗了。

(二)

老胡要卖店,这很正常。

在澳洲,生意买卖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般小生意(主要指:快餐点、烤鸡店、炸薯条鱼店、咖啡店、加油站、水果蔬菜店、杂货铺、烟店、7/11、面包店、生鱼生肉店、$2 Shop—2澳元便利店,等等、等等)转手率平均每一个生意十年内转手三次。为什么大约三年一次,其中大有名堂:避税。有个会计的著名广告词说得好:非法逃税是犯罪,合理避税是智慧。

只要“合理”、“合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正与负之间,灰色地带,无人区。你不利用、白不利用。就看你是不是“有良心”。就看你是不是“智慧”。

我们老百姓、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差不多,就活在这种不黑不白、似是而非的灰色地带。

为了不交给政府营业所得税,一般小生意所有人都是,每一年到上报年税时,就报:第一年赔钱,第二年赔钱,第三年还赔钱,不管到底是盈利了还是真的亏损了。所以,第三年底有时不到第三年,生意卖了。这样,就不用交给政府各种各样的营业所得税、营业利润所得税、公司所得税、消费税、个人所得税、员工养老金和工伤保险、生意保险税、等等、等等,五花八门的政府税和个人收入所得税。具体怎么操作的?啊?天机不可泄露!点到为止。

买店卖店,碰上好的生意人卖店,能够接手一个“货真价实”的生意;碰上坏心眼儿的人,肯定吃大亏。

这不,老胡大约半年前,就碰上了一个坏心眼儿的澳洲卖店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说在“我们”澳州,不诚实是不大可能的;是非常小的概率。不像你们在中国的中国人,也不像你们在澳洲的华人,不诚实的人太多太多,都是你们的制度惹的祸。老胡深信这一套理论。所以,选择澳洲人生意买卖代理,专找澳洲白人的快餐店,以免在“华人圈”上当受骗(最少是“华人圈”上当的几率大)。

卖店的这个澳洲白人老板说他这个“西式快餐店”每个星期的营业额是1.1—1.2万澳元。“看店”和“试店”各两周,每一周都是1.3的营业额,接手之后的两周也是1.2—1.3万之间。老胡亲自“坐店观察”(这是买卖小生意的惯例,卖店买店前后两周,由双方“眼见为实”,证明“所言极是”:营业额没有弄虚作假,没有玩儿猫腻。),每一个出入的顾客都很正常,每个顾客买的餐都比较合情合理,当然,也有预定然后上门来付钱的外卖上百元、两百元的个别顾客。没有什么破绽。

结果老胡一接手,(付了买生意的款项11万澳元之后)感觉根本不对劲儿。

付款之后第三周,也就是说,试店(通常是前老板“带着熟悉”生意)之后,快餐店的营业额下降百分之十五(正好是利润部分),成了不到1万多一点/周营业额;第四周第五周,还是下降,不到9000/周。

老胡第三周就开始向买卖生意的代理咨询,“这第三周可是只有1万多点啊,怎么我一接手就‘掉’下来呢?”。

小生意买卖代理是个澳洲小姑娘翠西,一脸的阳光灿烂、朝气蓬勃,说:放心,生意额有点起伏,很正常。也许是因为客人看见换了原来的老板,有点不习惯。你要有点耐心。

老胡第四周刚一过,又开始向买卖生意的代理咨询,“这第四周可是只有9000多澳元的营业额啊”。老胡的声音都快成哭腔了。除了人工、房租、成本、水电、保险、员工养老金、清洁、广告、保安、电视摄像头的投资和监控、零七杂八等等,到头来是白忙活,一分不挣。老胡有点发毛了。

小生意买卖代理还是那个澳洲小姑娘翠西,还是耐心说服、详细讲解,说:放心,一般接手后的4 到8周生意额都会下降,很正常。也许是因为客人觉得餐的味道、用料、咸淡、形状、量、色等等有一些改变,也许是因为看见前台一个亚洲人在柜台旁边晃来晃去有点“情感、习惯”“文化上”的不习惯或者不接受。你要有点耐心。

老胡为了节省开支,确实是在人工上做了一些调整,本来的两三个西人白人杰西卡•伯克、娟安•费、丽莎•史密斯;前台接待杰西卡被减少了工作小时,代之以一个留学生小姑娘小秦,小秦姑娘的英文已经很好了,但毕竟不是本地出生,口音里有很多“Chineglish”(蹩脚的中国式英文)。

除了人工,老胡在成本上也做了一定的“精简机构”“剪裁修补”“东挪西凑”。

他立即在“小时”上调整和增加了杰西卡、丽莎、娟安的工作时间。又在后厨多用以前的亚裔雇员做餐,把餐的味道、用料、咸淡、形状、新鲜程度、火候、口感、量、色等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调整和摸索,确认和以前一模一样、甚至更多更好。

老胡第九周刚一过,就又开始向买卖生意的代理小姑娘咨询并诉苦,“这第九周可是还是只有9000多澳元的营业额啊;第八周只有8500澳元的营业额,”。

老胡的声音都快成男低音和精神抑郁症患者了。除了人工、房租、成本、保险、员工养老金、清洁、广告、保安、电视摄像头的投资和监控、零七杂八等等,再加上“调整”的花费和折腾,还是白忙活,还是一分不挣。甚至还赔进去将近两千澳元。

老胡又开始左缠右磨地咨询买卖生意代理,代理翠西的声音和语调已经没有阳光灿烂、朝气蓬勃了。

代理翠西开始以公事公办的口吻这样说:不赔即赚。这是常有的事。你没有听说过吗? 做生意、做生意,只要不赔,就是开始赚钱的前兆。没有人能保证做生意一定会盈利。但是,做到不赔钱,已经是有能耐、开始盈利的前兆。

为什么?

因为,你逐渐有了生意经验啦,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和方面啦。“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方!”现在是“Darkest Hours”(2018年上演的英国电影,被提名为奥斯卡金像奖,影片讲的是二战时英国首相丘吉尔、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故事)。

十周之后又过了五周,无论老胡采取什么补救措施,营业额还是逐渐下滑。老胡的脾气糟透了。他开始醒悟,认为这是故意的商业欺骗,虚报营业额、“不诚实”。他希望生意买卖代理代表他起诉原来生意老板Lucas. Franklin卢卡斯•富兰克林。

生意代理公司没有法律营业执照,就推脱说,根据合同,他们找不到破绽。而且说:我们西方的合同就是我们的圣经。神圣不可轻视和侵犯。于是就介绍老胡到一家律师事务所。老胡这次是找的有会讲中国话的“鬼佬”律师行。因为他的英文确实不怎么地。律师行的收费是前十五分钟不收取费用。但是,律师们都是人精,三言两语就把老胡的火气给吊起来了。有经验的律师知道,只要顾客的火气、脾气一上来,不管输赢,就有生意了。就律师收费问题,律师行给了两个选择:按小时/每小时$300(这还是便宜的,一般比较棘手的法律纠纷是$400--$500/小时);或者全包下来,一共是$9000.00. 老胡当然选择了按小时付费,因为这个听起来“便宜”。老胡咨询过我的意见,我说这有时候是个运气。看案件纠纷的大小和复杂程度而定。最后,我说还是小时计算吧。不行再说。

在卖店的大约四、五个星期的进程之中,真是祸不单行。老胡在买店、卖店的前后过程当中遇到了相当大的麻烦的“劳资纠纷”。卖店反而成了次要矛盾,解决劳资纠纷反而成了主要麻烦。(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