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尊严

尊严

来源: 作者:心水 时间:2018-10-05 12:19:56 点击:

莫信生性沉默,不论什么场合,极少见到他高谈阔论。表示意念非必要时,总 展示个浅浅和微笑颔首,算做肯定;摇头也依然抛过一抹和颜,对这么一张彷佛欢悦的五官任谁也难予反脸。

他精通各色赌博的花样,年青时从军连越共发明的「俄罗斯轮盘」也够胆赌。敢玩命的人还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赌呢?婚后、他深爱着枕边人,从此有了件不可下注的筹码。

两个化骨龙相继诞生,不可投注的筹码曾多,家渐渐变为“枷”。美丽的妻子那两片薄薄的唇不知如何竟像鱼嘴,开合有致,宛如念佛经,耳提面命。莫言除了夜里狠狠骑在她身上发泄外,其余时犹如是她的儿子,任她唠叨。

红颜自叹命薄,老公嗜赌,除了傻笑,由得怎样吵闹都不在乎。嫁了个没尊严的丈夫,人前人后都抬不起头来做人。那天实在忍无可忍,声泪俱下摔破碗碟,气吼着提出离婚,抱着拉着子女往外跑,没想到堂堂男子汉居然当着孩子面前向她下跪,纳纳吐话:

「红颜!愿赌服输,你和子女是我不会投注的,留下吧。」

「好!只要你再赌一次,我们就分手。原谅你可以,今后你的行踪都要清楚讲明,你答应就留下,不然就滚。」红颜铁青着脸,望着全无尊严的丈夫,恨恨咬牙。

莫信果然洗心革面,从此戒赌,连家里的麻将、扑克、骨牌、四色纸牌通通扔进垃圾桶,和那班赌友也一刀两断。为了打发空闲,他到工专修读一个短期工业理课程,红颜怕是另种借口,约法三章外还拿到时间表,算准往返,并声明会到校探访。

浪子回头,红颜却如何也不肯相信,终日疑神疑鬼,那莫信打电话回家,告诉她老师带队出发去海港,返校较平时晚半时至三刻,他也只能延迟半时到家。

「哼!才没半年,你死性不改,又要去滚,你再赌就会输掉我母女三人。」话筒吼声嗡嗡震荡着耳膜,莫信脸如死灰的挂上电话,脑里一片迷茫。

巴士到达货柜码头,同学们嘻哈欢笑,他置身洋伴里是唯一心神不属的人。 在四层高的操作室望出海港,天地广阔,海天一线无涯,同学们见惯了这张东方笑脸,今天都奇怪竟换上苦瓜面具。

最后一程是参观去塔省邮轮,六层高的「塔士马里亚灵魂」号雄伟泊于港湾,码头广告大字吸引了莫言视线,六天包住宿到塔省只收392元,同学们也兴冲冲谈论着组织一趟旅行。

回家塞车,到门口足足比平常放学迟了四十分钟,莫信苦寒着五官,情绪低落的准备一场风波。他抱定决心,绝不想再费唇舌,看到洋同学们整日欢乐参观学习,唯有自己彷佛魂不附体,时刻担挂着返家要面对的风暴。同样是人,只因以前的污点就要永不翻身吗?更何况,他为了家为了她及儿女真的改过自新,他难道没有尊严吗?

低头推门,红颜瞄向挂钟,一言不发,莫信勉强拉出惯常的笑意,家的空气如冰点。那晚,又回到以前冷战的日子,只不过,莫信没有道歉,他心安理得的呼呼大睡。

连命都敢赌的人还有什么不能下注?莫信决心破戒,翌日放学后,红颜焦急的老望挂钟挂钟,连电话也没响,她的男人失踪了。

三天后她终于收到一封从Tasmania 寄到的信:

「我这次下注赌的是尊严!」

红颜愕然的翻查这封没有上下款及地址的信,明明是他的笔迹,她狠狠的将信封信笺揉成一团扔过去,恰恰落在他们的结婚照片前。

莫信的笑脸从镜架内迎着她的泪眼……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