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对“小日本”与“大日本”之反思(二)

对“小日本”与“大日本”之反思(二)

来源: 作者:吕嘉健 时间:2018-09-20 10:34:19 点击:

二.“大日本”总遇挫

粗略地考察一下日本的历史,可以发现日本人本质上是低调沉默的多,并没有总是号称“大日本”的骄傲气派。但是一旦它忘乎所以地要做“大日本”的时候,它就会迷失自己,走向失败的境地。

日本历史上有三次由小放大的妄动,皆前恭后倨,先小后大,然后都以遭致致命打击而收场。

第一次:仿唐。在中国的隋朝,日本的女皇推古天皇,决定向中国朝贡,派遣使节和留学生到中华学习,把中国的制度和好东西都原样学回去,制定了日本第一部宪法《宪法十七条》,将官员设立为十二品制。到唐朝时,共派遣了19个政府使节团“遣唐使”,还有大批的留学生,用后来日本人的说法:“遣唐使把中国搬回了日本。”于是日本迅速从野蛮落后的状态一下子进入到文明史。

但在1588年,日本的大英雄丰臣秀吉扫荡群雄、统一日本后,于1692年,发动了征服朝鲜、进而企图征服明朝的战争。在朝鲜,日军遭遇明军致命打击,大败而退回日本本土。

第二次:入欧。1853年,当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的“黑船”军舰靠近江户时,日本人知道势不可挡的大势临头,幕府将军不得不还政于王,1868年明治新政府成立,启动全面开放,“明治维新”改革,干脆全心全意地学习西方的一切先进东西。用福泽谕吉的话说,是“脱亚入欧”,“和魂洋才”。脱亚入欧国策之目的是迅速使自己进入强国行列,绝不优柔寡断,无保留地脱胎换骨。在短短二十年时间里,日本一下子就跻身于世界上最强国的行列,成为向外扩张的大国。

到1895年,甲午海战日本完胜大清,标志着日本已经变成了一个世界上强大的帝国,当年伦敦泰晤士报发表了英国公爵查尔斯‧贝雷斯福德的评论:

“日本在过去4年所遭遇的各种行政变化阶段,等于英国在800年间与罗马在600年间所经历过的,我只得承认,对日本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1895-4-20)

但至1930-40年代,日本提出了“大日本帝国”的目标,既要成为“大东亚共荣圈”的圈主,同时提出要将欧美势力赶出亚洲。它次第向中国、英国、美国和苏联开战挑衅,结果一败涂地。战后被美国管治。

第三次:随美。在美国管治和重新设计安排的政治、经济制度下,日本从此走向了君主民主制和高度现代化道路。史家称之为日本20年的“高度成长时期”,它将美国式的市场经济,转化为日本式的国家主导下之市场经济模式。在制造业、高科技和现代经济管理方式上,它用心打造一流水准,尤其在制造业和企业经营管理方面,日本迅速超越美国;由于紧紧追随美国主导的整个国际经济环境,日本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国力突飞猛进地强盛而富裕,逐渐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一流大国强国。经济、科技、社会和文化的骄人成就令日本国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日本史专家安德鲁‧戈登说:“日本能以一个富裕、信心满满、爱好和平的姿势崛起,在战后全球史中是一个令人讶异的发展。日本国内有些人以本国成就为傲,甚至可以说达到傲慢边缘。”(《日本的起起落落》,P35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日本再次显示出专门向自己的老师挑战的模式。八十年代正是日本经济如日中天的盛世,全世界都在说“日本超越美国”、“日本第一”,日本富豪甚至有买下整个美国的叫嚣。结果在泡沫经济的爆破效应下,日本被美国的整体强势所裹挟,一下子陷入了“失落的十年”的低谷,之后一直在艰难复苏,至今徘徊在求稳微调的状态。

这就是日本在历史上凝聚-扩张,再凝聚-再扩张,再再凝聚-再再扩张,一次次冲击霸主地位,而不得不铩羽而归的记录。

今天的日本,显然再没有自称“大日本”的兴致。除了经历过历史的深刻敎訓外,与大中国的强势崛起有密切关系。中国庞大的经济与军事之超级体量,致使今天的日本都不知道怎样和中国打交道了。有危机感的日本,深感自己确实有“小”的局限性之一面。明智的日本人,今日尽力回避在大小问题上做英雄文章,选择了保持着可持续发展的架势,低调和沉稳,以不卑不亢的姿态发挥其扎实而恰到好处的影响力。

今日最束缚日本的是致命的老龄化和出生率低的问题,没有了源源不断的生力军,想再次挑战世界第一的目标,也力不从心了。这就是决定它必须低调而沉稳地保持实力的根本原因。

历史上日本有时会被“大日本意识”冲昏头脑,但它本质上对自己的劣势有自知之明,一旦恢复到明智心性,日本人就会收缩起来,甘心低调而沉稳地保持实力,采取“老二哲学”。老二不必争强好胜地承担种种虚荣的责任,但是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在可行性领域做老大。全球许多科技方面的核心技术,日本制造,其实都是由日本人稳居第一。日本社会的安全系数、幸福指数、医疗健康关怀、福利、环境保护、就业率和国民素质等等,整体都稳居世界最优质行列。日本人小心翼翼地护持着自己国家的整体品质,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处境和条件,不敢放任,这可以说是日本人吸取了历史教训之后,在大与小问题上的中庸之道,这个也可以理解为狭路上慎重行车的行为策略模式吧。

在每一次陷入低谷的时候,日本人都没有采取报复心态进入外部世界,它可以把身子放得很低,所以二战后世界上都看不懂日本人认低服小的姿态。即使当它成功之时,它具有傲慢雄视世界的意态,但它也没有抱持着敌对或另立宗主的自我中心意识,它深知那样会变成自我孤立的傲者,很难获得可持续发展的优势。傲慢有不同的形态,日本人的傲慢,讲究在强者的行列里,以实力超越,这就是它所具有的“大国和强国”素质之本色。(待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