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小说)妇科王医生(二)

(小说)妇科王医生(二)

来源: 作者:王建峰 时间:2018-09-12 12:57:00 点击:

王雨前精心地望、闻、扣、听了喀散琸的腹部。

他发现她的左下腹有明显的(疼痛)抵抗,但是右边并没有触摸到肝脏,她没有发烧和呕吐,也没有腹泻和尿液颜色的问题。他用他的左手按在她的腹部,并不停地换位置,右手中指则咚咚敲击左手的中指上。声音显示,喀散琸的左下腹有浊音,那是有“积液”的明显证据。大约有200多毫升的积液。

王雨前又观察喀散琸的面部和眼睑,发现喀散琸有明显消瘦的迹象。鼻子闻到有股特殊的“脲醛”的味道(和卵巢输卵管有关,这是中国医院里老教授特别传授的‘绝技’。)这一套望闻问切,在那时,中国医学辅助检查设备奇缺的状况下是极其行之有效的“人‘功’(不是人‘工’)智能”。西方因为辅助检查设备(超声波、CT、等等)比较先进发达,反而在“望闻问切”、“眼耳手鼻”的另一种检查手段方面“退化”或者不灵敏了。

王雨前心中这时已经大致判断出,喀散琸得了卵巢(恶性?)肿瘤,所以才会有积水积液的渗出,一定会带血带脓了。所以,他很严肃地对自己的英文老师说了他的意见:“我建议您立即去珀斯妇产科医院,一定做阴道镜检查,主要查看子宫和卵巢的超声波,或者CT,记住不用做其他放射线透视或X光照片检查。”

她问:“你认为是什么病?”

“可能是、肿瘤。”王雨前不敢看自己过去老师的眼睛。

“什么?!”喀散琸不愿相信,仅仅这么扣一扣、摸一摸、问一问、闻一闻、看一看就下诊断是“肿瘤”。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妇科王医生在中国时诊治过多少病人,有相当的经验和高水平。所以她绝对怀疑他的资历和学术水平。再说,中国医学(不就是一些草啊花儿啊树枝儿之类的用水煮一煮就当药喝嘛。),中国人能有什么科学技术,年轻的中国妇产科医生?嘁。

喀散琸将信将疑,或者是极大怀疑。她更不愿意相信的是,这样一个“满嘴鸡屎味儿”、“随地吐痰”、“随手扔垃圾”、“英文一塌糊涂”、“邋里邋遢”的中国青年人,会有什么“高招”和“过硬的本领”。

喀散琸根本没有去妇产科专科医院做任何检查。她只认为是自己的腰疼作怪。根本与腹腔内脏没有任何关系。做“阴道检查”,这么难听啊?他是不是有点“捉弄我”“报复我”的心态呢?(那时候在学校学英文,我确实对他太苛刻。甚至是刁难。)

几天后,喀散琸又来按摩止痛了。

当知道了她没有去做阴道内镜检查时,王雨前有点着急了。

他又左劝右劝的,讲了不少专业名词,专业术语(磕磕绊绊的英文发音),好不容易说服她,让他重新检查了一下她的腹部:积液已经多到500多毫升了。比较肯定是输卵管或是卵巢肿瘤了,而且,恶性的可能性大。因为发展速度太快。持续疼痛的性质而没有发烧是最重要的一个“辨别诊断”的依据。

他又一次认真严肃地建议喀散琸去做阴道内镜超声波检查。

这一次,喀散琸反而更加怀疑了。

王雨前更加较真了。说,请尊重我,相信我,更重要的是,尊重您自己,相信自己、爱护自己。一定要立即去做检查!否则就太晚了。

那一天,外面下着大雨。风很大。喀散琸回家时,在她家的前院里不小心摔了一跤。腰部疼痛更加剧了。

喀散琸不知为什么,忽然怨恨起这个妇科王医生来:“要不是我生气、要不是遇上这么一个乡下人、要不是又耽搁了一会儿时间,怎么能摔倒呢?!”

第二天,她的疼痛使她心情糟糕透了。她给按摩诊所张老板打了电话。投诉王雨前、那个中国Young Gay (年轻家伙),使我生气。我不需要他的建议和服务。你们要开除他、解雇他。否则,我就会投诉到“民事法庭”。

诊所张老板吓坏了。告诉了要王雨前,并要他立即离开。王雨前于是很悲伤地离开了。

傍晚走在路上,又遇到几个喝了酒的澳洲当地白人小伙子,他们无端地辱骂他:“中国人(Chinks)、亚洲种的,为什么不滚回到你们自己国家去?!We don’t like you

here!”

他装作听不懂,只是用声音不高的语言说:“等你们长大,以后会变的。”后来,那些人又把他当成日本人骂:“Hay,Japs, 法克back!”他又说:“这个世界会变的。”几个年轻人倒是没有动手袭击他。只是用手的食指指在自己太阳穴上,转动几下。他们以为王雨前肯定是个精神病患者,就大笑着离开了。

那几天,王雨前心情极其糟糕。

王雨前非常沮丧。喀散琸不相信他,不相信他说的她得了什么病,还投诉他,害得他丢了在按摩诊所的工作,他原本不想再管她的“闲事”了。但他毕竟是个妇科医生,医生的职责告诉他,他还是要去找她,劝说她去检查她的病。

他向过去英语学校的同学打听喀散琸的电话号码,没有人知道,因为喀散琸很久不去学校了。

没办法,他去了按摩诊所。诊所老板说,这是人家客户的隐私。我们诊所不能把顾客的私人信息泄露给他人,如果出了问题,都是我的责任。她如果再次投诉,我的生意都开不成了。她肯定不愿意你再次联系她、打扰她。你要是被控告侵犯了别人的隐私,你就麻烦大了,西方人很讲究隐私,相关惩罚也很严厉。

王雨前说:“情况不同!我明明知道了她的病情,我不能装不知道,我是医生,即便侵犯了她的隐私,动机也是好的,而且她的病很严重,需要及时去治疗。”

“到时候法律可不管你的动机。”诊所老板说。

见诊所老板还是不同意,王雨前又说:“我给你写一个字据,如果出了事,我一个人承担好吧?这是一条人命,人命关天。你做诊所,多多少少也要有些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品德吧?”

老板一听,很难反驳,还莫名其妙地有点自豪感,终于妥协。然后嘟哝着自言自语:“我这也算救死扶伤吗?嘿!”于是打开了病人和顾客的登记册放在桌子上,就出去招呼客人了,装作自己不知道有人在抄写客户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小王抄写好了地址和电话之后,深深地给诊所老板鞠了一躬。老板摆摆手,干笑了一下:“唉,你干了什么,我不知道,给我这么大的礼干什么。”

王雨前大步向外面走去。

王雨前马上给喀散琸打了第一次电话,电话是喀散琸的丈夫接的。王雨前说了喀散琸的病情,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喀散琸丈夫说:“她不在,等她回来,我一定转告她。请问你是谁?你为什么对她这么关心?”这个丈夫很是警惕。

王雨前说:“我是她过去的学生。我给她做过腰部疼痛按摩服务。我的名字叫王雨前。我在中国做过妇产科医生。请相信我。我真的是妇产科医生 I am a true

gynaecologist and obstetrician so called gyn.& obst. You know?”

过了一天,王雨前不放心,又打电话过去,还是喀散琸丈夫接的电话。

他说他昨天带喀散琸去了医院,作了检查,还拍了X光照片。

“结果呢?”王雨前问,他有点莫名其妙得紧张。

“不是什么肿瘤!只是胃肠道急性炎症。” 喀散琸丈夫说。“谢谢你的关心。That is it OK?”(到此为止,好吧。)

王雨前握着电话,不肯放松,他说:“这不大可能,不大可能!This is impossible!

肯定是误诊!错误!有没有关于卵巢和输卵管的映像报告?”

“No. Why ?”

“Why? Because it

does not have logic in it.”(为什么?因为这不合乎逻辑。)

“Why ?”

“It does not make

sense!(这说不通) 因为有积液,而且积液增长速度太快!从200毫升涨到500多毫升,如果没有关于卵巢和输卵管的映像报告,是不能确诊的。那一定是误诊,错误。”

“好大的口气。”喀散琸的丈夫犹豫了一下,耐着性子问:“那么,你认为是什么疾病?”

“我认为是肿瘤。一种不好的肿瘤。”

“啊?Bullshit 牛屎!你胡说!不可能!你走开吧。好吧。胡言乱语!法克(骂人的)”。喀散琸的丈夫对着电话吼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王雨前急忙再打进去,铃声一直响着,但是就是没有人接听。后来,再打,就是忙音了。

王雨前很生气,很气恼,甚至感到无助。他捶打了自己的脸,拔了自己的头发,又咬了自己的手。

他想,也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离开临床才几年,就“生疏”了?还有,为什么我非要管这件事情呢?没有必要了,我已经尽心了。

可是,王雨前又忍不住地想,难道我的叩诊,我学习的知识,我的妇科的七年经验有问题?是假的?过时了?算了,这个喀散琸,还有她丈夫,这么不相信人,这么有抵触情绪,真的难理解!

可是,为什么?啊?就因为现在在澳大利亚我还是个医学学生?就因为我是个英文都说不标准的穷小子?还是我和你们就不是一样的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怎么那么强?

是不是我太焦虑了,太不耐心了?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可是......

王雨前“可是”来“可是”去,一夜没有睡好,在床上翻来覆去。

又过了一天,王雨前忍不住又想了这件事。难道,是病人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难道,是不愿意承认我这个中国医生比你们西医聪明?

再耽误,恐怕就没有救了。王雨前焦急地想。有时心里如吊水桶似的七上八下。学习和工作都不安心。以前吃苦受累,能忍,现在真的很难忍。

他想自己这是怎么啦? 干嘛呀?尽力了,能做的都做了,而且,已经大大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和权限。你又不是这里的医生,较什么劲啊?

可是,我是医生啊!王雨前又“可是”了起来。我不坚持,你的命就危险啦,我是要救你的命。我仅仅是尽一个医生的职责,不管在哪里,不管是谁?我就是个医生。而且,这是我的专业,我是内行。

他对着自己说,像是对着患者说:“你不也就是去做个阴道内镜检查和阴道超声波检查嘛!真是死脑筋。”

当他念出声来,念叨“阴道内镜检查”时,愣住了,是不是这句话惹恼了人家呀?为什么非要“阴道检查呢?”对,非要!因为阴道离卵巢最近,检查才最准确、最直接明了。

不行,我还要去找她。王雨前上完学打完工,已经是晚上了。现在他们一定会在家,他想。他于是翻出了喀散琸家的地址,开车往这个地址赶去。喀散琸的住房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豪宅,从外面看上去,这是一个家境很好的人家。富裕,高档。

在喀散琸家门口,王雨前镇定了好半天。他很犹豫地敲门。一条狗在房子里面汪汪叫着,卧室的灯打开了,前厅的灯也亮了。等了一段时间,才有人来开门。

喀散琸丈夫开的门,一看又是这个自称的妇科医生,第一句话是“How do you find

us?”(你怎么找到我们这里的?)

“Sorry, I have my way.”(我有我的办法)。王雨前说。

“你要干什么?”

“我想问问,看看,X光片和诊断结果。”

“So,What right do you

have?”(你有什么权利?)

“我,我.....”王雨前不知道怎么说。

“好吧,我让你看。” 喀散琸的丈夫进去拿出一张X光照片给王雨前,他以为他根本看不懂!

王雨前认认真真地看了,然后说:“这里根本没有下面阴部卵巢的影像。这不行。这只是肚脐以上的部分。”

喀散琸的丈夫听王雨前这么说,彻底恼怒了:“这是我们的隐私!你懂不懂?你这是性骚扰!You are breaching

the law!”(你在违反隐私法!) 他把X光片抢了回去。一副要关门架势。

“我,我,我曾经是她的学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我们中国人的道德和礼节,所以我关心她,你懂吗?”

“What? 她是你的父母亲?You are joking, big

joking! (你开玩笑,大玩笑。)我们几乎年龄查不了多少。”说完,他眼睛朝上瞟了一下天,很不耐烦。

“还因为,还因为,她教我怎样爱护公共卫生,怎样不随地扔垃圾,怎样尊重别人的生活,怎样学习语言知识,她是一个好人,我尊重和感谢她。但是她现在的生命有危险......”王雨前的英语说得很流畅了。

“None of these matters!” (这些都不相干) 喀散琸的丈夫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判断!请你不要干涉我们的自由,好吗?!你懂吗!” 说完,他“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谁干涉你们啦?谁不让你们自己判断了?关键是你们判断得不正确!是你们不懂医学、不负责任。是你们没有自我判断能力。”王雨前在门外大声说:“一定要做阴道内镜检查才行!你懂吗!”

“滚开!你心理有毛病!You are sick!

Crazy!” 里面传出一声吼叫。“你再骚扰我们,我们就报警啦!”

自始至终,喀散琸没有露面,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这样?王雨前失望、焦虑,着急。

可是,可是.....,还有“可是”吗?王雨前走了,脚步很沉重地走了。(二)(下期续)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