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耐心理解日本(四)

耐心理解日本(四)

来源: 作者:吕嘉健 时间:2018-09-07 16:23:22 点击:

四.后现代社会中的传统性

中国人对日本人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为什么你们偏偏要侵略我们、且残酷不贷?理解与不理解,已经是历史了。今日和平的日本人不再是历史上军国主义的日本军人,战争中完全没有人性,古今天下一律,所以只宜反战,绝不可再战。耶稣对许多拿起石头要砸死一个妓女的众人说,如果你们当中谁没有罪错,那么你们就砸死她吧!于是众人默默地放下石头,散去了。

假如撇开情感思维和历史恩怨,即使只从民族间的心性上互相学习,我认为中日两国国民也很难互相接近。相异和对立的品质太多的人,只好做生意上的合作者,不要做朋友,下策是做敌人。

今日的日本人体现着人类很多良好品质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是我们往往忽视了的:低调,诚实,认真,勤奋,平静,冷静,专注,简单,爱清洁,讲究品质,节制和自律,遵守秩序和规则,有严格的公共道德,集体主义精神浓厚,等等。如果全人类都能像今天的日本人那样以恰宜的品质健康地生活着,善莫大焉。

对于今日任性自由的后现代人而言,根本不可能理解日本人的心性哲学:一个头脑冷静的人知道如何给心灵以必要的休息与沉静时刻,免得投入情感的漩涡之中。禅那可以保持头脑的清楚与明澈,而在任何必要的时刻,可以把心意集中在当前的问题上。佛教传到日本,不在经义和道理上发展,只在禅悟的行为上体悟。由禅悟养成性格。

这样的心性,也就是人类贫乏时代的品质,所以日本社会虽然是一个后现代的发达社会,却坚持守护在传统性格的状态里,这完全因为他们永远是居安思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生存策略,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日本的魂是如此的脆弱易逝(这是认知上的事实),但也正因为如此,绝对不会消失,而是永远在人类史上放射出格外的光辉(这是执行上的愿望)。因为这种文化把‘脆弱的容易消逝的东西’当作至上之美,所以它既不脆弱也不容易消逝。”(新渡户稻造:《武士道》)

本文所说的我们对日本想象不到的,概括而言,就是:在今天一个过度物质主义、过度任性冲动的自由主义世界,在日本这个第一流富裕和现代化的社会里,依然还有不过度不任性的存在方式,这是既匪夷所思也值得深思的问题。如果冀望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前景的话,日本人那种自制而节制的心性精神,值得全人类学习。(全文完)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