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放心也是一种幸福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放心也是一种幸福

放心也是一种幸福

来源: 作者:田沈生 时间:2018-08-09 15:56:45 点击:

岁月流逝的真快,转眼70岁了。5月中组织身边的老年朋友一行八人赴欧洲一游,从德国慕尼黑下飞机,乘坐巴士,一路途经奥地利,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直奔巴尔干半岛的克罗地亚,我们的目标景点是克罗地亚的十六湖公园,据说那里堪称欧洲九寨沟,湖光山色,朝夕百变,美不胜收,令人流连忘返。

中国有句话说,看景不如听景。如今身临其境,十六湖公园确实有其独特的美景,但个人感觉,九寨沟的水,无论从流量,从色泽,成湖的面积,瀑流的湍急,似乎比十六湖公园更胜一筹。当然,神斧天工,各国各地,景色各异,很难直观相比。尤其是在不同文化传统的国度,置身其中,能欣赏到大自然的美,感触到不同地域的韵,已令人满足,不虚此行。

平心而论,出门在外,一是行,二是吃,也有不少人把吃摆在行之前,毕竟国人信奉民以食为天。值得称道的是,欧洲各国,无论大城小镇,在食品卫生方面做的确实不错,令人无可挑剔。在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一家不大的餐厅,我和同行的孙兄走进去的时候,可能是已经过了中午繁忙时间,年轻的厨师正在柜台后面与伙计闲聊,看见我们立马微笑着迎了出来,示意伙计呈上菜单,主动介绍这里的民族风味。当我们点完之后,我注意到那位年轻的厨师转身在水池边用洗涤液洗手,然后戴上一次性胶皮手套开始操作,不锈钢台面光洁照人,面食,肉类,蔬菜,沙拉,分门别类,刀铲厨具,置放有序,一看就是位干净利落的小伙子,且不说厨艺如何,至少卫生方面令人放心。

旅途中的一天,我们住宿在斯洛文尼亚边远的一个镇上,小镇不大,来回两条街,却格外整洁干净,家家窗台上摆放着盛开的鲜花。由于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行放下行李,各自结伴外出觅食。我和孙兄懒得闲逛,就近一家快餐店解决。本来准备打烊的胖胖的老板娘和一位年轻伙计(我猜想是她的儿子)见我们进来,重新开始张罗起来。伙计进屋去拿食材,老板娘将收拾好的厨具又一件件摆上台面,也是戴上了新手套才开始操作。虽然我们可能是她今天最后一单生意,可还是一丝不苟,我特别注意到她在切面包和切蔬菜时换了一次刀,切肉肠时又换另一把刀。见我盯着看,她笑了笑,说这样比较卫生。我伸出大拇指,表示赞赏。

这时我才注意到,胖胖的老板娘大约50来岁,高鼻大眼圆脸,褐发盘头,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通常这样的人一般健谈,我顺便和她闲聊起来。历史的缘故,我们曾经都是社会主义兄弟国家,谈起以前的南斯拉夫,聊起铁托,我问她是现在好还是从前的铁托时代好?老板娘抬起头,大眼睛盯了我一眼,装作不解的样子,反问道:你是在问监狱好还是自由好吗?!

嘿,没想到这位胖胖的女人还挺幽默?我摇摇头,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再看一旁那位年轻伙计一脸茫然的样子,全然不知道我们在谈论什么。看来,南斯拉夫和社会主义这段历史已经远远地离去了,克罗地亚人民并不怀念它。

当然,欧洲此行,也有不尽人意的一面,至少是对习惯喝热茶的室友孙兄来说极为不便。每晚歇脚,走进酒店房间的第一件事,八十多岁的孙兄就像老练的侦探一样,麻利地在四处搜寻有无烧开水的电壶,找到就会如获至宝地开心。记忆中除了个别一两家,多时令人失望。虽说欧洲各国的自来水也像澳洲一样,检测标准严格,可以放心饮用,但是对于大多数中国游客,尤其是上了点年纪的老人来讲,奔波一天,进屋泡壶热茶喝,不仅歇乏,更是一种享受生活的方式。显然,习惯冷饮的欧洲人忽略了这一点。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今在中国的各种档次的酒店,尽管全部配备了电水壶,甚至茶叶,那壶也没有多少人敢用。新闻媒体时不时报道酒店服务员为省事,常常用卫生间的抹布来清洁水壶,更有一些无良房客甚至在壶里煮烫袜子和内裤,这样的水壶能不令人望而生畏?每逢回国,国内朋友常常告诫,除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它烧水沏茶。除了水壶,还有令人担忧的是水质问题。

6月7日,结束欧洲之行,与孙兄等朋友在北京机场道别,他们直接返悉尼,我则开始了期待已久的东北之行,先去了齐齐哈尔著名的大湿地,观赏了亭亭玉立又颇有些圣洁高傲的丹顶鹤。随后直奔边陲城市满洲里,在华丽壮观的俄式建筑群中,在街道两边满眼俄文招牌上,领略了俄罗斯这个对东正教充满虔诚,又对伏特加情有独钟,粗犷豪迈的民族风情。据说,改革开放前,满洲里只是一个不大的边贸小城,随着中国经济飞腾,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初具现代化,又别具一格的美丽城市。市中心,饭店比肩,酒店林立,大街小巷,霓虹闪烁,好不热闹。

我住进四道街的一座俄罗斯建筑风格的酒店,店内设施堪称豪华,俄式茶壶,高端大气,俄式沙发,宽大舒适,男女服务员,制服整洁,彬彬有礼,服务热情周到,确有宾至如归之感。风尘仆仆,旅途疲劳,洗个热水澡,倚在沙发小憩,好不惬意。环顾房间,整洁干净,写字台上光洁照人,一尘不染,床单洁白,枕头端正,一切令人赏心悦目,以致把朋友的忠告遗忘九霄。当水烧开的时候,我将几天前北京朋友送给的特级铁观音打开一包,正准备倒进茶杯时,突然灵机一动,再干净毕竟是酒店的茶杯,还是先用开水烫一烫,消消毒,自己也放心。万万没有想到,开水入杯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杯中水竟然呈现出淡淡的黄色!这是怎么回事?幸亏我还没有放茶叶,幸亏茶杯是洁净的白色,否则的话,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我当即打电话到服务台,女服务员语调亲切地解释,有时确实会出现类似情况,经过多方查证,可以肯定的是,不是酒店自身的问题,问题可能出在自来水公司。酒店对此只能表示歉意,特为房间提供两瓶免费矿泉水,供宾客饮用。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我说了声谢谢,便挂断了电话。

环视四周,果然在写字台一角发现了瓶装水,这时又想起北京朋友的忠告:目前国内城市的自来水检测标准不一,质量偏差很大,基本上不能直接饮用。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家庭因为不放心,洗菜做饭,甚至洗脸洗头发都不用自来水,因此瓶装水销路很大。在国内,凡是有利可图的商品便有假冒伪劣的产品上市,特别是矿泉水,里面的猫儿腻大了去了,不是知名品牌的瓶装水不要轻易乱喝。果然,看商标这两瓶水是地方产品,多少有点不放心,还是算了吧。没辙,我只好穿上衣物,按照服务员指引的大超市买《农夫山泉》去了。

不得不说,如今回国除了饮用水之外,还有一大心理障碍就是食品安全问题。尽管媒体报道的地沟油,注水肉,避孕药鱼,农药蔬菜,苏丹红皮蛋等耸人听闻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总不能断炊绝食吧? 也是朋友的忠告,买食品尽量去大超市,去饭店尽量不去小门面。唉,老朋友了,实话实说,这年头儿各行各业,道德滑坡,除了特供,上哪里找绝对安全的食品去?!生活在这种环境,怎么办呢?放心谈不上,尽量给自己找一点安慰吧。

我在北京生活过大半辈子,理解老朋友的无奈,而且这次东北之行也尝到了一点苦头。从满洲里回来,在齐齐哈尔倒车时,由于去时曾在站前一个大饭店吃过那里的肉包子,味道不错,朋友介绍说这是齐市著名饭店的分店,以不同特色的包子享誉齐市。主要是为了安全,我再次选择了在这里用餐,还是和朋友一起吃包子,不同的是换了猪肉大葱馅。和上次一样,热腾腾的包子很快端上来了,也是有点饿了,沾上酱油醋,我俩大吃起来。当我吃到第三个的时候,突然感觉味道有些不对,猪肉馅怎么吃出了牛肉味,还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味,别是搞错了吧?于是叫来餐厅服务员,端回去问问怎么回事? 结果人家回来说没有错,就是猪肉,还捎带一句,要是牛肉的话你还赚了,现在牛肉比猪肉贵得多。与朋友相互看了一眼,既然没错就接着吃吧,但总还是觉得不对味,后来我出现了一种反胃的感觉,决定不吃了。结果半斤包子我们剩下了多一半。更惨的是,回到酒店,我俩先后开始肚子痛,随后就是跑肚拉稀,掐指一算,打进饭店到回酒店,前后不过一个小时,肯定是包子问题。我回想起去饭店卫生间洗手时路过厨房,看见厨师从冰箱里往外端成盘的包子,往蒸锅里面放,我当时没在意。现在想想,原来我们吃的这不是现包的新鲜货,鬼知道在冰箱放了多久,说不定肉馅早已变质,我俩显然是食物中毒,万幸没有全部吃光,否则不只是拉稀了,现在正躺在医院抢救也说不定。去饭店理论投诉?花时间费精力,咱们又是个过客,为这点事也不值当,与朋友商量还是算了,认倒霉啦!

回到悉尼,国内又传出毒疫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我的天,这可是比食品安全更要命的大事!偏巧,这时家庭医生打电话过来,建议我去注射一种叫带状疱疹的疫苗(shingles),並說老年人抵抗力弱渐弱,容易感染此病。症状是浑身疼痛難忍,而且持续时间长,不易痊愈。家庭医生见我犹豫,还补充一句,这是州政府特别照顾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费用全免。其实这话是多余,每年冬季政府免费为老年人提供的预防感冒针,我从来不去打,主要是对这类注射有一点说不清楚的抗拒心里。见此,医生建议我上网查一查,再做决定。结果一谷歌(Google),立马跑去诊所见医生,原来此病对不幸罹患的老人说来是在是太恐怖了。事后,在微信上和远在北京的表哥谈起此事,年近八十的表哥感慨地说,国内还没有听说过这种疫苗,不过就是有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敢去打,还想多活两年那,主要是不放心啊!

听表哥一讲,想想这次回国的遭遇,我突然领悟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澳洲的空气,饮水,食品,医疗,虽说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新闻媒体也时有报道和抨击,但是总体上还是令人放心的。很多时候,其实放心也是一种幸福,只是很多人身在福中不知福而已。

2018年8月3日 悉尼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