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母亲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母亲

母亲

来源:澳洲网 作者:也夫 时间:2018-08-08 18:16:26 点击:

“震,我知道你一点钟回来了,怕影响你休息,就没和你说话。”出差回来的第二天早上,母亲唤着我的乳名说着,我知道,那天晚上她一直等到我回来,然后才安心睡去。这是她第二次在北京长住了,其实母亲并不喜欢北京,这个城市生生的改变了她太多习惯,让她活的很不自在。每当亲朋好友打电话过来,说北京多高大上让她好好享受时,她总是一本正经对人家说:“哪呀,北京东西又贵,又没有邻居门可串,憋屈得难受,真没有在农村老家舒服,老家端着碗坐大门口一边吃一边和邻居聊天才是好日子哩。”母亲真的不属于北京,她属于那片土地,那片累得她直不起腰的土地。母亲没有什么文化,她有的就是那颗农妇的勤劳、善良、本分的心。在我小时候记忆里,父亲在学校忙,母亲是家里七口人中唯一的主劳力,整天围着田里转,吃完饭抹抹嘴就下地干活,到晌就又匆匆回家做饭,等一家老小吃完她收拾收拾就又一阵风似的下地干活了。一年到头好像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忙的甚至都根本没有时间得病:“年轻的时候真的是使不完的劲呀,一天下来,累得腰再疼,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母亲总是这样感慨的说。那十来亩庄稼地,是母亲的舞台、责任和骄傲,也让她比村里其他妇女平添了许多辛苦与艰难。而我,对那些田的感情却是异常复杂的,有时我会感激当时田里种的那几亩棉花,有它年年的收成才能供我们兄妹读书;但有时候我又会恶毒地诅咒那几亩棉花,正是它们,累坏了我的母亲。

母亲一生劳作于田间,年年日日,很少走出去,直至再也干不动了。母亲到底给她的孩子带来了什么影响?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母亲一生没有能力获得可观的收入养家,就靠那双手在地里给全家刨食;也没有什么学识或建树,她就只是一个安安稳稳普普通通的农妇;更没有什么和人相处华丽的心计和技巧可言,她淳朴善良得甚至有些过火,一旦遇到与人争执,她会整宿整宿睡不着——然而,她给予孩子的,却是那么多;是那片土地上似乎永不停歇的身影,让我和弟妹一直牢记于心,看在眼里辣辣的疼在心上,永远知道母亲是用怎样的劳作换来我们的安心成长,永远不敢停下脚步生怕对不起母亲;是那些俗的掉渣的话:“干活要有股劲呀!”、 “咱不要张家长李家短传闲话”……这些话现在想来甚至可能是当时她在太累时给自己提劲用的,但却无形中却深深感染了我们,深深融入了我们的每一次呼吸,影响到了我和弟妹的每一步:每一步的深浅,每一步的方向。

父亲走了以后,母亲老得很快,不再是我年少时眼中那健壮的母亲了;头发快白完了,腰也弯的不像个样子,步履蹒跚,浑身好像都突然有了病,她的精气神也在一天天衰弱下去,而她对我和弟妹的爱却一点都没有减少。“最近天冷,你可别再逞能了,记得穿上厚衣服。”天一冷,她每天能十遍八遍的对我说;千里之外的弟妹也是她永不停歇的呵护对象:“你弟弟的腰疼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妹妹都四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她是不是病了呀”……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母亲的自然流露,甚至都是本能,我更知道,这样的爱是怎样的爱。母亲还在以自己最大的心力,倔强的无时无刻的想用羽翼呵护她的孩子们,哪怕她的孩子已经长大,早就学会了奔跑。

母亲现在正生我的气呢,因为我自做主张给她买了代步车和换了实在无法再使的假牙,就时不时唠叨说我不听话瞎花钱。最近我又给她买了几个治疗关节病的热敷垫,钱也不多。但这件事却让母亲的气愤从量变飙升到质变:“你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你花钱怎么连脑都不过呀,我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你把这东西该扔扔该退退,反正我就是不用!”一天吵下来,我头都大了,真的没法和她正常说话。母亲以前和现在对我的好,我都在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而我对她的好,她却总是在抗拒,她总是希望我能更多考虑自己和孩子。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城市,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开始担忧我和孩子的未来。她对自己生怕多花一分钱,总是希望能为我们省一点是一点。

这世上倘有神,如他在天上看,看到我母亲对我及弟妹付出的一切,他也许一点点都不会吃惊,也许会感觉这份爱像人世间的千千万万个母亲一样,一样的淳朴无私,一样的类同,甚至卑微的只像人类母爱沙漠里的一粒沙子。可这于我就大不同,由于父亲更不善于表达,母爱就让我感受的是那么的真切:给了我生命,养育了我,给我榜样,给我关怀;从我出生到现在,母爱就无时无刻在那里,随时能听到、望到,随时能感知到那份独特的爱的气息。她是满满的、真真的、无私的、发自内心的清澈的温暖的爱,无可替代,是我的天,是我的根和大地,我的命之所系,魂之所依。我真的不敢想,假如有一天没有了母亲,我又会怎样。我也知道,完全不同的经历,已让母亲和我几乎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城市的忙碌已然让我的泪腺萎缩感觉僵硬,以致很多时候会感知到和母亲交流上和时空上的隔膜。时光在向前呼啸而去,我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也不知道是否有来生,来生又是如何,而这份爱又将会归于何处。母亲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我也无法对她诉说我的感受,我只能对自己说:

“妈,如果有轮回,我还愿意当您的儿子,拉着您的手长大。”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