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赏心乐事曾家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赏心乐事曾家院

赏心乐事曾家院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8-08-02 16:59:53 点击:

2018年4月,回国。曾老来,送我两把茶壶,紫砂壶。

是夜,喝茶,一个人。我的四合院,粉墙黛瓦马头墙,仿古徽式的“来复居”已落成。但,新居先晾它一年半载吧,“火气”去了,再去亲近不迟,尤其茶室。我在父母的老屋,二楼,喝茶,一个人。

十二年的陈年普洱,深圳理学大师,人称“易尊”,大友先生送的。没用曾老送的紫砂壶。用多年前在广州淘来的“竹节”,喝普洱,挺好。曾老送的壶,茶台右侧,触手可及。

窗外,风清,月倒不白。清明了,若有若无的虫鸣,唧唧复唧唧,长一声,短一声。不知,是哪个虫儿,春没全到,迫不及待亮嗓门,低吟。远远的,有狗吠,杂乱无章嚷几句,歇了。夜色深沉,清凉如水。这般夜,在山村,静,适合品饮,适合赏读。

两把壶,清水泥,光货,一汤婆,一仿鼓。就凭俩壶,心底顷刻与曾老多了亲近。兴许与年过不惑,性趋淡然有关。喝茶十余年,不时有友人送好壶。花货、光货、筋囊货均有,最爱,还是“不施脂粉”,造型不怪诞花哨的干净之物。如王世襄言,“世好妍华,我耽拙朴。”曾老的壶,正是我所好。

五指撮起其一,举起,近眼前,就着略显昏暗的灯光,打量。珠圆玉润,洁净素雅,有清幽光泽溢出。壶内有茶垢。是浸润了民国的风花,还是,沉淀了共和国的雪月?混迹于壶身的颗粒,历历不可数,分明被哪双手反复摩挲而生稳润。放回茶台,俩壶,肩并肩,端坐茶台,不着一语。

万物有沉静之美,果然。

我是写字人,好思量。没看够,已暗忖它们的身世。

壶的旧主人,该不会是玉女。芊芊素手,托起壶底,娇嫩红唇,轻轻啜饮壶嘴。当然好看,但这幕图景定与壶的身世无关。女流,烈焰红唇那类也好,低眉含羞那类也好,都难把细细小小的紫砂壶当心头之好。

该不会是农夫。农夫喝茶,似壮士拼酒。敞口粗瓷,手一抬,操起,底朝天,一口净——唔,也不对。陶渊明做过农夫。陶夫子晨兴理荒秽,带月锄禾归。归家,就不许他捏一柄壶,在书房喝闲茶?又,我在异国,每日必与茶与壶亲近,不也农夫一个?侍弄后花园一亩三分地,种菜养花喂三只鸡两只鸭,而后笔耕于纸。巧,突然想起,曾老的微信号,也是“农夫”。

曾老,曾秉炎,自号“枫树湾农夫”。该农夫不侍弄泥土,他耕耘的,是广阔的古玩文物收藏天地。

这么想着,兀自浅笑。笑,是想到此时此刻,曾老,或在肉疼。疼他的两把壶。收藏家,必视藏品为心头肉。他送我礼重情意更重的壶,我没回送任何宝贝。

我身无长物,唯以写字作伴,拿不出够份量物什。《礼记》曰:来而无往非礼也。得,送七个字吧。平常字,“每一件都不寻常”。以此做了曾老专著的书名。

曾老多年如一日,耗大心血收藏的宝贝,件件不寻常。

《每一件都不寻常》,是我吆喝起来的。

曾老翻陈年老账,讲述自己几十年来沉溺于古玩文物收藏的正事、闲事、趣事。隔三差五,发朋友圈,赢来喝彩声一片。

他真是在翻陈年老账,不是算总账。

此青花,彼汉玉,左书画,右木器,买价几何,售价几许。算盘珠子响,三下五除二,二一添作五……盈利多少,一目了然。此乃算账。

曾老曝光藏品,少有言及银两得失。更多是,自得其乐晾晒家底,细说从前——是细说,非戏说。商周时期的人面纹玉佩,战国时期的兽面云纹璜,明代的格萨尔王藏佛,大清雍正爷的圣旨,民国的书画……不谈所花铜钿,只说得来曲折。这叫翻老账。

口说无凭,眼见为实。账上家底,均配图。个个赏心,件件悦目。

《西厢》,张生初遇莺莺。“目定魂摄,不能遽语”。金圣叹点评曰,“惊艳”。曾老的收藏品美图,亦有惊艳感。单说,让我屏住呼吸的九件套汉代玉组佩,岂止惊艳,发荡魂摄魄之呆。

曾老的私家收藏,肯定没翻个底朝天。没准,其它足以镇馆的重器,留待下回分解。够了,才读几篇,我忍不住,在南半球喊话:“写够十万字,我帮您联系出版。”

曾老欣然应允。

曾老是出过书的。

他曾在刘少奇主席的家乡,湖南省宁乡县(已改市)任人民武装部部长。后,去省城长沙出任史志办主任。何谓“才兼文武”?此即是也。借宁乡俗话该说,“文来得,武也来得。”

任文职后,他曾主持撰写陶峙岳将军、刘少奇主席的传记。他主编的《帝王纪年考录》,虽未拜读,但凭书名,我喜欢。

看得出,曾老的前半生,似乎,更多的是与远去的时光打交道,在故纸堆里寻寻觅觅。后半生钟情于古玩,沉迷其间不可自拔,应与他早年的工作性质有千丝万缕关系。

4月,悉尼飞长沙。曾老设宴,与一众朋友,其中三个是我中学老友,为我接风洗尘。席间,曾老请我为即将画上句号的大作写序。

人皆有自知之明,我深知自己不够格,婉拒。一曰年龄远小如曾老,二曰见闻学识远低于曾老,三曰未遍览书稿,何从下笔?

7月,我代为联系接洽的上海三联书店,应允出版曾老的书。曾老再次嘱我写序。没犹豫,我慨然应允。

于收藏,我是外行。年岁逐增,兴趣渐生,越来越好旧时月色。有心拜曾老为师,亦步亦趋——这么说,两眼一抹黑的徒弟,竟给道行深的师傅写序,不免让人讶异。

《论语》曰:君子有三畏,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不敢自称小人,但无知者无畏,胆壮。且,已遍读书稿,心里有底。

我曾采访追踪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创作《地工开物》一书,深知中国古之器物,手工打造,最初追求的往往是经济耐用和生活实用价值。而演变为具备历史文化价值和富含精神意蕴的古玩文物,必历经漫长日月星辰的增持。

曾老说他步入收藏伊始,用功在古玉收藏。那就说玉。玉,初为石头而已,作玉碗玉勺香插等生活用具;而后作礼乐玉器,作区分身份和阶级的佩饰,作辟邪物,作丧葬品……依旧与人的生活需要息息相关。继而,工艺水平提高,随时代变迁,玉之器具,多数逐步演变为承载文化和精神符号的物质。由是,凝神聚气的古玉,实用性能外,传承美学思想的玩赏价值日渐凸显。而哪怕随便一件沉淀久远岁月风霜的古代玉器,褪下最初身为人类社会活动中实用生活器具的本质,摇身一变成为承载历史价值、文化价值、艺术价值、科学研究价值,能挖掘出诸多人类文明信息的产物。 由此,窃以为,凡收藏家,文化底蕴不可不深厚,精神追求不可不诚挚。曾老二者兼顾。而仅有其一者,要么是文物贩子,要么是恋物癖患者。

这好比说情怀,说人文。当下,太多房地产公司不过沉浸于“卖房子”角色,而万科因王石讲情怀而成其为万科,绿城因宋文平重人文关怀而成其为绿城。

近些年,文玩古董热。夸张点,除茄子和女人,似乎都在言老的好。撞见老东西,略有余钱,皆蜂拥而上,购而藏于室。而后,静候时光流逝,只盼待猴年马月,价格翻几个跟斗。

这类算不得收藏家。不少演艺圈大佬,正是这号。不拣正的,尽挑贵的。破铜烂铁遍地,假货赝品满屋……若请他们分享收藏经验,难吐半个子午卯酉。

曾老截然不同。

喜欢书中娓娓道来的述说,看似平静淡然,读起来却畅快淋漓。

曾老写,“圈子里有自己的语言。上当买回赝品叫‘吃药了’,把假货卖给不懂的人叫‘杀猪’,东西既真又老叫‘大开门’,一看就是仿品的货叫‘甲马子’。还有,谈价时他说十块钱就是一千元,九块五就是九百五十元,一百元就是一块钱,五十元就是五毛钱。”

这段文字,油然生共鸣。我想起自己在文汇出版社出版的《老江湖》,书里也收录不少江湖黑话行话套话。

世事洞明皆学问,有趣,长见识。长见识的不止几句行话。书中写鼻烟壶的前世今生,讲苏维埃纸币史话,说汉代贵族们以玉组佩中玉件互相碰击声音作为步伐的节度;又大谈古人以玉的洁雅象征君子的高贵气质,玉的坚硬象征君子的坚贞不屈,玉的温润象征君子的谦恭礼让……让我这门外汉大开眼界。

曾老的文字,谢绝文辞绮丽,妩媚多姿;也不追求铿锵刚劲,铮铮作响。文辞多清淡,徐徐道来,亲切,亲近。偶尔,清清淡淡的述说里,来点俏皮,幽它一默。让人忍俊不禁,莞尔一笑。犹如,《西厢》“临去秋波那一转”。一转,就转出万千风流宛转。

张岱在《快园道古》里讲故事。曰:邱琼山过一寺,见四壁俱画西厢,曰:“空门安得有此?”僧曰:“老僧从此悟禅。”问:“从何处悟?”僧曰:“老僧悟处在‘临去秋波那一转’。”

糊涂看客,会“转”得晕头,丢了方向。会意者,却理会得个妙趣。

这个妙趣,讲究的是有温度,是有情。

他写玉质细腻温润,说“汉字,线条流畅,形态对称,灵动中充满沉稳和谐,横竖撇捺折点中蕴含着变化万千的空间,毎个字都显露着‘骨’,㪚发着它那本源的‘气’”,讲齐白石的一方印治愈了朋友的病于是忍痛割爱……

就此,冰冷古玩在曾老手上有了温度,也有了情义。玩物而不丧志,爱物尽显深情。

最喜书中故事。

年少,喜欢在摇曳多姿的文字里找阅读快感。人到中年,就明白故事才是天下好文章的命脉所在。学识、才情,当向“故事”中求。曾老将他三十多年的收藏、品赏文玩藏品的经历,画幅式,以故事形式呈现。

有的宝贝,得来全不费功夫。

有的宝贝,望穿秋水,十年八载过罢,才到手。

有的,众里寻它千百度而不得,蓦然回首,却在眼皮底下。

山野乡村偶遇,异国他乡访宝,近水楼台得月,网络平台求购……每件藏品都藏着故事。千呼万唤、山重水复、腾挪跌宕、柳暗花明,各有各精彩。

若说书中的美图足够悦目,有余音绕梁韵味。故事则足够赏心,足显婉曲多情跌宕。

民俗文化也是吾好。曾老介绍,“收藏民俗文化物品,一要俏,人见人爱;二要美,古朴典雅;三要古,老道自然;四要稀,题材独特。”

拍案。一个字,服。

读到书中谈收古玩的“两项原则”,心里晃荡起来。曾老何止是在公开收藏门道,更是在传授人生智慧。

说,“一是忍着点,见到好东西莫冲动,冷静看;二是精一点,收自己喜欢的。”

换个角度说,岂不就是如下赤忱的生命劝诫。

其一,须有一颗强大的健康的心,足以抵挡任何“好东西”的诱惑——钱财是好东西,美色是好东西,权势是好东西。禅宗有则著名公案。“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六祖慧能)师曰:非风动,亦非幡动,仁者心动尔。”意即,满目诱惑,心不为之所动,诱惑则荡然无存。

其二,须遵循内心所好,不莫辜负自己的真心所爱。但求所爱,宁缺毋滥。

《牡丹亭》里,杜丽娘在吟唱,“赏心乐事谁家院?”

眼前,赏心乐事,尽在曾家院子。

可羡慕,不可嫉妒恨。罗马非一日能抵达,几十年潜心求识、钻研,方做到收藏路上见真功。

曾老有真功夫。

是为序。澳大利亚,2018年7月底。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