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黄金海岸周遭的山

黄金海岸周遭的山

来源: 作者:阮霞 时间:2018-06-27 13:25:25 点击:

黄金海岸周遭的山实在多,去都去不完。有几座我们去过,去最多的山是波里黑(Burleigh heads)。

为何经常去呢?因为它就在海岸线。从中心海岸往悉尼方向开,大概三十分钟。黄金海岸中心地带沙滩多,岩石少。这里岩石多,有着冷峻的黑颜色。车可以开到小山坡的停车场上,不过经常人满为患。但坡下周边的街道和公园前,总是就会有一个给你的停车位。

这波里黑公园大小刚好,每条道两公里左右,你可以放心走完的小山。 这山有石路,高高低低有石阶铺成。走之前,认真看好,原来有几条路可以走:有的从这边进去,那边出来。有的可以在山尖顶绕个小圈。有的可以走到海边,在沙滩上嬉戏一会儿,从另路上来。因为停车的原因,所以不管绕绕,不同路径,但要同个方向回来。为了避免原路去,原路回来,走之前,不要掉以轻心。认真用手机拍个地图,因为我们对地名不敏感。比如中文用个中山路,新华路,镇海路等等,你瞄一眼就记得。这里用个库克路,海豚路,你就要陌生半天。当然这对年轻人没有问题,但他们有时不想陪大人。

这小山就在岸边,所以有些地段,让你看到惊艳无比的滔滔大洋,有些地段树木繁茂套用何其芳的诗句“密叶里透不过一颗星星”。何其芳这诗句收在他那本许多人模仿过的叫(预言)的诗集里。当时他的作品在上海是得奖的。  所以要当评委,解放前后的海量的阅读是要的。否则跳出个较真的女人说你受贿,打场官司赢输都劳命伤财。

如同澳洲所有的山头一样会有一个让你(缪view )的地方。这种地方视野开阔,无遮无挡,你就可以尽情看远方。由于这里山在岸边所以不仅看到使你渺小的大洋,还可以看到海水是怎样狂涌进小山旁的一条河道里。在涨潮的时候,真正叫汹涌澎湃。

在小山绕一圈,欣赏山坡边上的鸟,鸡等等自由行动的动物,你可能想下山游泳。我曾经在 布市的华报推荐过,说它是个好地方。在这条河游泳是我最爱,因为它的岸上就是救生俱乐部。新学员总在这河上训练,逻辑推理应该水文安全。这条河可以说很干净,没有什么枯叶,塑料袋,沙滩也很干净,浴室方便,冲好水,想想又下水的人很多。河水不淡不咸。最好的是一条大桥就横在河上,可以在桥下避日。桥将周边分成四部,一部份为餐馆小店,一部给露营车当营地,一部份给游泳,一部供岸上烧烤和小树林漫步。所以从桥边上山,下山游泳,烧烤,漫步,露营,一天都可以玩下,丰富多彩。

附近岸边这种小山不少,有的从些弯路或石阶上去,就见一些红墙或白墙小楼,绿树成荫,花木鲜艳,带狗的女人,骑车,乘滑溜板的的少男少女,都是一脸的微笑,年纪大点的和你窄道相遇还先向你问安。也有一些带阳台的高楼。不过想上去看看,买个票就可以到昆州最高楼上浏览海洋和那据说有四十二公里,十个可连接的沙滩,不用羡慕人家,花点钱和朋友租个一晚所费也不多。

当然雄伟壮观的山黄金海岸更是有。有座叫坦柏林山,有座叫春溪,还有座叫雷明顿也叫欧勒利山。都在地图上那一片片绿色的地方。它从布里斯本南区过去一个小时,从黄金海岸中心过去四十五分。山下有公园,上山大约二十几公里,路陡道窄,最好开大马力的车或四轮驱动,可以一路到山顶。

先说欧勒利山,它比较有名(人的势利是天生的)。这山顶准确叫欧勒利(O’Reilly)。山顶有一道三十米高的空中悬桥,长度来回八百米,走在上面仿佛走在树梢。入桥处有告示,一次可以通过一些数目的人,通行者自己算(我不知道,最近有没有将告示翻译成中文)。这是一位现今有八十四岁名叫彼得的老人在三十一年前的主意。过这个桥不收费,但他希望你能捐点钱保护森林—这座山也列入世界遗产项目,(但不是每座悬桥都不收钱费)。有些桥由于钱或施工条件或使用流量的问题,有一定限制的设计。有些国人总喜欢超载,桥塌了,就说工程渣。很温馨的是:我们走近就有洋人替我们数加入数。同行的是一个台湾家庭。老公专读政治,可他说,我不过去了,因为没必要为玩冒风险。他太太不理他带着孩子就过了,还爬到一个有楼梯的树梢。过桥回来了,我对这台湾人说,玩政治才风险大,他不可置否,用微信的手法,就是送你个笑笑脸。但他这理论倒让我记住了。

山顶还有个地方让你可以买食物喂鹦鹉。红蓝羽毛的鹦鹉鲜艳得叫人不忍离去。但几年后,我才知道它们爱吃荔枝,而且呼朋叫友来吃的声音难听。

这山还有一处说是可以看瀑布。我们走一会儿,就遇回程人说,别去了,没什么水。这话我相信,因为澳洲毕竟水源不多,同行还有朋友来自加拿大,看过大瀑布,就打退堂鼓了。

在春溪山也一样,开车几十公里上山,就下石阶山去寻瀑布形成的小潭。这次同行的是我父母和她母亲下放劳动在一个大队时,我的少女时代的同伴。

说起来很可怜,我们对树木对森林没有什么可热爱的。当年我们分头从不同的山路去上学,我大概走四十五分钟山路加十公里公路去上学,一周回来一次。她一人要走几十里山路,一学期回来一次。大山深处寂寞无比,动物出没。有次山洪暴发,我趟水狂奔到山下,象是被水冲下来一样。想她比我坚强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女孩,肩上还要背些吃的用的。

说起往事我们都很激动,那长途跋涉后的水潭没有引起我们太大的激动。朋友后来被推举上了大学,也许是上方为她在文革失去父亲的弥补。后来她来澳洲读硕士,接着又跟丈夫去美国读博士。她的母亲给了她坚强的后盾,孩子也独立坚强。朋友后来为悉尼市政厅聘用,丈夫为公路局聘用。

我没有得到任何平台,但孜孜不倦学习是我父亲给我的榜样。命运也眷顾我,所以我也立足可以,自己有个小生意。朋友夫妻几年就来一次,总是开车来。我们也去过悉尼。

下山回来她说,下回来,大概退休了。就坐火车来,提个篮子,里面有自己烤的面包,自己种的瓜菜,自己养的鸡下的蛋。我说绕了一圈我们还是回到了少女时代,回到上杭我们跟父母下放劳动的地方去好了。不过那是说笑话,下回来,可能我们就住到山上去,不再谈过去。好好欣赏这些美丽的山林。

而坦伯林山有火山遗地,有片密不透风的大林地。现代读者上网查一下,距离,住宿,露营地什么都有,所以我就插写些我的感想,对读者也会有历史书上缺陷的弥补吧。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