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西澳奇观-大裂缝

西澳奇观-大裂缝

来源: 作者:陈先洁 时间:2018-06-07 10:37:46 点击:

2012年我有幸环绕澳洲玩了一圈,行程一万九千多公里。那一路的美景奇观举不胜举。虽说很难排个名次,但以神奇而最令我震撼的当属西澳的“大裂缝”,这是我给起的名字。你见过天崩地裂吗?我想,我见到的就是崩裂开的地缝,现已变成美丽的峡谷,它神秘、幽静,美的让我至今依然向往。

我们一进入西澳就听人介绍,距海边200多公里的内陆有一处峡谷很不错。繁荣的西澳到处都在建设,开矿、建桥、盖房、修路,但过于热闹的工业城市好像不大欢迎游客。于是我们离开了Port Headland,走向内陆,目标是—Karijini National Park。

车在原野上行驶,路边是灌丛和刺草。走着走着出现了低山,缓缓的山坡带着我们上上下下。渐渐地山多起来,一座连着一座,不高,平缓而秀气,还显出水平层状,山上的植被也好得多。越走山的层理越明显,越来越好看。路在山里转着,美景不断涌进视线,只觉得一山更比一山美。终于到达了景点,我们搭好帐篷后,就按照地图来到最近的一处峡谷。

第一眼我就看出,这峡谷有点离奇,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以前的峡谷都是在两山之间,而这道峡谷却从地面向下,像是大地断裂了,裂开的缝隙形成峡谷。这个缝隙的深度足有三四十米,宽度也有四十来米,裂缝两边都是陡峭的崖壁直上直下。崖壁上或多或少长出了一些茅草和小树,但依旧是裸露的岩石居多。那是一种铁红色层状的砂岩,尤其是峡谷深处的岩石,一层层的红黑、红蓝或红白、红黄相间,相当漂亮。这红色据说是铁的氧化物。果然有些石头敲打起来似金属声响,看来含铁量不小呢,这恐怕是个铁矿分布区。

顺着开凿的小路我们下到裂缝底部,进了峡谷。哗哗的流水带来了灵气,一道瀑布在峡谷中的山石间流着。那瀑布并非直上直下,而是顺着山石的阶梯陡坡而下,显出一个造型,像一位古装女子手捧一盏宫灯,好柔美。瀑布下是一潭清水,不少人在那里游泳。沿着溪水上行,不远处又是一道瀑布和一潭清水,水潭比游泳池还大。天然的大泳池多棒呀,但我们说好先逛峡谷再游泳。又顺着溪水向下游走去,峡谷里有不少滚落的石头,横七竖八躺卧或直立在谷底。一些植物包裹着山石,有的早已枯黄,有的依旧碧绿。脚下时而有路时而无路,一会儿需要爬过挡路的山石,一会儿需要紧贴岩壁躲过脚下的溪水。而溪水沿着谷底任意流淌,水面一时宽而浅,一时窄而不见底,一时变成一潭静静的湖水,一时又以哗哗的水声带来一片清凉。我们在这样的深奥峡谷中,领略着层出不穷的景色,美的人都醉了。

太阳西斜了,我们顺着人工搭建的梯子攀上地面,加快脚步赶回停车处拿上泳衣。等再次下到谷底来到潭水边,最后的几位游泳者也上岸了,只剩一抹阳光斜射在谷顶的峭壁上,峡谷里已经暗下来。我们迅速换上泳衣,跳进深不见底的水潭,抓紧时间独自享受了峡谷深潭的清水浴。

第二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天高云淡。这一天起码有四条峡谷等着我们呢。先逛了一个不深的峡谷,谷底平坦,也是溪水、瀑布、杂乱的山石和树木。我突然发现:当峡谷出现弯道时,两侧的峭壁一同平行拐弯,当左边的峭壁多出一块时,右边的峭壁就明显少了一块,如果能把两边的峭壁合拢,保准严丝合缝成为一体。“这真是地缝,真是地裂了形成的峡谷!”我为自己的发现而兴奋。

我们再次回到地面,来到这片景区的中心地段。在一处观景台(Lookout)又一次看到了奇观:微微拱起的满是荒草的坡地上,地面崩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张着,从崩开的裂口自然形成了四五条裂缝射向不同的方向。这真是地崩了,没想到,这麽壮观的景象就这麽清清楚楚地呈现在眼前。或许这是亿万年前的绝唱,但此时依旧让人感受到那种来自大自然的无法抗拒的震撼。我们又走上巨大裂缝旁修建的平台,脚下便是百米深渊,颤颤巍巍地向下望去,深深的峡谷里有一汪绿水。忽听谷底有人声,居然有人在下面走动,震撼之余的我们迫不及待地也想下去领略一番。

先找到一条峡谷的入口,不管三七二十一,下去再说。这是峡谷的上游,才有个二三十米深,不很宽。峡谷的两边依然是层状的岩石峭壁,中间一条水流沿着谷底淌着。一开始小路沿着溪水边的石壁前行,错落的层层石板自然形成了阶梯或扶手,大家踩着扶着石壁探出的不规则的边边沿沿,时而慢时而快地前进。走着走着突然前面没路了,溪水占据了整个谷底,石壁也没有探出能让人踩踏的边沿,但指路的标记却越过水面贴在了前方的石壁上。看来只能趟水了,于是我们脱了鞋走进水里。还好,水不深且清亮,能清晰地看到脚下的石子。但水很凉,那些碎石带着棱角,踩在上面真扎脚。我咬着牙,就算是做足底按摩吧,终于趟过了这二十来米的水路。但接下来却更难走了,根本就不再有路。先是踩着石头越过溪水,然后爬上对岸的崖壁攀援前行,一会儿侧身,一会儿弯腰,一会儿爬到高处,一会儿又下到水边,手脚并用。崖壁上突出的石头棱角已被人摸得油光锃亮,连颜色都变成了深红色,挺好看。就这样上上下下攀爬着来到一个宽展处,像一个大厅堂,溪水在这里聚成一片。正当我们觉得可能到头了,却发现水流从左手边拐进了一条窄窄的胡同。狭长的胡同两边石壁整齐,看不出还有什么可踩踏的地方,也没有人摸过的痕迹了。水里有一块可以站人的石头,再向前不远山谷便陡然下行,连续几个大台阶就下去十几米。水流绕过石头也猛然湍急起来,顺着山势翻滚着白色浪花形成一级一级的叠水(小瀑布)向下游飞奔而去。前方左侧峭壁脚下似乎有一块空场,再往前山谷就拐弯看不见了。站在胡同里的石头上,看着两旁的绝壁和脚下湍急的水流,只好到此为止了。

退出胡同,还有些不甘心,这儿是到头了吗?胡同口贴着一张圆形的蓝色路标,为什麽贴在这儿,这儿看不见路呀。带着满心的疑惑我们返回了,一路上又是手脚并用的攀爬。忽然间想起在我们前面有几个年轻人怎麽不见了?我们身后的一对情侣也没和我们一起回来,看来那条窄胡同是可以穿越的。我们在地面见到的大裂谷可是百米之深,这还差得远呢,肯定还应该继续下行。等再打开地图,我们才看清,这条以蓝色标注的路线是一条五级(最难走)路,往前还有很长一段,到头是一个大瀑布和深潭。多刺激呀,我们却半途而废,太遗憾了。

为了弥补一下,我们又选择了一条五级路下到另一处峡谷。没想到,刚一进去就是一个下马威,一条更宽的溪水挡住了前进的路。我们脱去鞋袜挽起裤腿走进水里。脚底更扎了,水不仅凉而且深,当走到水中央时,裤腿已经挽到了最高,再向前去裤子就要湿了。还有两步就能登上水中央的石头了,蓝色的路标就贴在石头上,再向前不远就可以沿着对面的崖壁攀爬过水面,可我们又一次退却了。看来没有勇气是不可能走完这五级路的,它太富挑战性了。这时一对年轻人从水的另一边走来,他们的鞋和裤子全是湿的。男的先登上了崖壁,女的也登了一段崖壁,然后下水趟了过来,男的却一直在崖壁上攀爬着过了水路。我们看得瞠目,不得不佩服人家。

不管怎麽说,这一天我们走了3道峡谷(虽然都没走到头),离开公园时已近黄昏。我们一路还兴奋不已,不停地回看照片,讨论那些因准备不足带来的遗憾。尤其是那百米深渊,那汪峡谷深处的绿水定是最美的深潭,我们却没有到达。以后还有机会再尝试一把吗?

也许正因为那遗憾,大裂缝更让我无法忘怀。时至今日,仍不时想起它那奇妙和美丽。这将是我终生的记忆。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