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我与婉容(下)

我与婉容(下)

来源: 作者:尹浩镠 时间:2018-06-07 10:36:38 点击:

好容易捱到第二天的下午,我第一次来到婉容的家,这是她爸留给她们母女的旧屋,已显得残旧不堪,但还依稀看到昔日的气势,旧墙上爬满了鲜艳的蔷薇,我不禁想起牡丹亭的诗句:原来奼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曾几何时,一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因战祸却变成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守住这个残破的旧屋,与年迈的母亲相依为命,令人不胜唏嘘。

外叔婆早已在门口迎接,见到我,意味深长地望我一眼,“亚华,怎么不早来,婉容人不舒服,而我得去老中医那里为她拿药,留她一人在家,心里正犯嘀咕呢?”

“婉容病了?是那里不舒服”我急问。

“唉,这丫头呀,心里有事就犯病。”外叔婆叹气道 :“你进去陪陪她,我很快回来。”

我点点头,快步往婉容房里走去。

她平躺在床上,秀眉微蹙,睡得不太安稳的样子,我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她床边,未发半点声响,她却醒了。半天不见,她却好像瘦了一圈,眼睛更大。下巴也显得更尖了。

她望着我良久,轻轻地叹气。“你终于来了。”

我握着她的手,只觉她的手掌凉凉的,忙将被子替她拉高,说“才一夜功夫,你怎么就病了呢?”

她欲言又止,半响说不出话来,深遂目光没有须臾离开我的脸。

“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呢?”我问。

我神经质地摸摸她的额头,又摸摸她的面颊,谢天谢地,没发烧。

“你怎么也瘦了”她挣开被我握着的手,轻轻拭我的脸。

“噢,婉容,你可知我有多挂念你!”

她微微笑,一颗大大的眼泪却沿着脸颊流下来。我扶她坐在床沿,看到床边梳桩台上一张白纸上写着李商隐的一首诗: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风波不信菱枝弱, 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想到她与母亲相依为命,独居旧屋,亲朋疏隔,感怀身世,在重帏深垂,幽邃的居室中独处,不知度过多少个难眠之夜。我不禁眼泪盈眶。

本已收了眼泪的她看见我哭,像是被触动伤处,又哭了起来,见她哭得凄切,我心中大恸,也就止不住的痛哭,两个人就这样双手紧握,也不说话,直哭得肝肠寸断。

然后她忽然像被泪水噎住,咳了起来,看见她咳得辛苦,我慌忙抱起她,为她轻轻拍背,一时她倒止了泪,仍靠在我胸前,却仍是抽抽噎噎的。

“不哭了吧,再哭会透不过气来的。”

“人家才不是为你哭呢!”她撒娇地说。

“是吗?那你在案上抄的鹊桥仙,又是为了思念谁写下的?”我指着案上的另一首词。

“好哇,你怎么在我房间偷看我写的东西。”她佯作生气地说。

“咦,秦观的词,我本来就会念,何用偷看你抄写的?”我故意强词夺理逗她。不信我可以念给你听:“织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使胜却人间无数——下面的你能背出来吗?”

她看我一眼,很快地接下去:“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雇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她忽然蹙起眉头。说:假如有一天我们分㪚两地,你会常常想着我么?我指着窗外的月亮,说:你可还记得苏东坡说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吗,将来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长在你身旁,她笑道:你真胡涂,既然你在我身边,又何谓千里共婵娟呢?更何况他是写给子由的。我说你心细如丝,说不过你。婉容说我不要你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我说我们不要辜负这似水年华,虚度无限美好的青春……这时听到房外的脚步声,知道外叔婆回来了,人也突然清醒过来。

外叔婆看见我们的样子,也猜到了几分,忙着说要去准备晚餐,让我们在房间里待着,没等我们回答,人已到厨房去了。我看婉容满面通红。正想说话,婉容白了我一眼,我猜不透她的心事。

“怎么不高兴了!”我问。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秦秦观的词带给我不好的预感,我是怕我们他日真的两地相隔,一年才相见一次?——”她没有说下去,因为不用说下去我也会明白。其实不止她怕,我也怕,如果我俩不能长相厮守,真不知日子要如何过下去。

“怎么无端端地又要为一首词伤感呢?”我强笑着安慰她:“看,你竟真的越来越像林黛玉了。”

她不语,却仍愁眉不展。

我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好让她面对着我。“你信我,不要相信你的预感,好吗?”

她望着我点点头,轻轻地,又带点无奈地。从她的眸子里我看得出来她仍在担心,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不敢告诉婉容,母亲因这次回来为外婆做生日,意外的知道我和婉容亲近,流着泪対我说:婉容再好,也是你的姨,况且你才十五岁,应读好书,教化弟妹,你爸早逝,他泉下有知,当不容你这般胡作非为。

我知道母亲欢喜婉容,她不会因为家族的不和而对婉容有成见,可她是医生,当然知道近亲结婚対后代的危害,这点我何尝不知,只是太爱婉容了,以至迷失了本性。

我没有和婉容母女提起,恐怕本就多愁善感的婉容徒增烦恼。

时光流逝,一晃就是三年,我们就要高中毕业,母亲不想我离家太远,所以考取了广州华南医学院,心底里更是舍不得婉容。她怕毕业后不能分配到同一个地方,索性不投考大学,一来是为了生计,照顾年迈的母亲,更是怕我们将来分隔两地。

每逢星期假日,我都回家探望母亲及弟妹们,顺道去莞城探望婉容,只是母亲日益消瘦,知她为我和婉容的事烦心。她曾不止一次対我说,她反対我们不是为了家族的仇恨,那是上辈子人的事,也不是婉容不够好,只是她是我的堂妹,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将来有了孩子怎么办?我说我们不要孩子就是了。她长叹一口气,我见她眼睛充满泪水,心如刀割。

大三哪年,我如常返家探母,母亲告诉我,外婆在香港病逝,想起外婆对我的好,我哭得死去活来。回校前如常顺道探望婉容,却见大门深锁,婉容母女不见踪影。找到姨婆探问,才知道母亲在外婆的灵堂前哭着対婉容诉苦,说婉容你一个聪明伶俐乖女孩,谁人嫁不到为何要缠着你的堂外甥,妳若果真不放手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反正她外婆已不在,他也不会把我放在心上。婉容不想伤害你母亲,答应不再见你,她们母女前几天已离家出走,我也不知他们去了哪里?我才知道为什么母亲不通知我回来奔丧。

我当场晕倒,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见母亲红着双眼坐在床边,心里悲愤羞愧五昧杂陈,想不到我任性胡为不顾慈母孤苦含辛把我养育成人,我却无情旳撕裂她的心。我说妈,我対不起妳,我一定听妳的话,不再和婉容在一起了,但她们母女孤苦伶仃,你是否可以照顾她们。母亲笑道傻孩子,婉容出落得如此可爱,你还怕她找不到好人家?我想母亲说得也有道理,心里稍为安稳些。

我怀着落寞的心情回到学校,从此把心思放在功课上,其时正好陈教授找我为他收集有关肝炎的外文资料,所以常到他家里走动,遇见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同事莫教授的女儿美玉。她芳年20,长得亭亭玉立,美丽动人,尤其是她性格开朗,主动约我外出游玩,从此我们常结伴出游,她也知道我是借她来舒解心里的纽结,而不以为意。

毕业时我被分配到宁厦石咀山医院做内科医生,两个月后却因水土不服返回广州,陈教授希望我能回学院做他的助教,还没有等到学校的批准,我便和美玉来到香港。由她有钱的叔公资助,转学到台大医学院六年级继续学业,而美玉也考入政治大学国文系就读。

一天,我收到婉容从香港寄来的一封信:

阿华:

本来我早就想写信给你,告诉你我已来了香港。但你舅母怕你会因此改变主意而放弃在台大攻读的机会,劝我延后写信,我想也是,何况我知道,你身边还有一位甘愿抛下荣华富贵,不顾家人反对跟随你到台湾的美玉姑娘。

我想你现在应该安顿下来,才敢写信给你,你知道吗?你离开广州没几天,你母亲曾来我家看望我,本来只想捎个讯告诉你已去了香港,但当她看到我瘦到不成人形,知道我为遵守对她许下的诺言而将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当时就流下眼泪,并说早知如此,就不会反对我们来往,她请我原谅她,并说如果我能去香港汇合你,答应不生小孩,她不会再反对我当她的媳妇。

我也哭了,感谢你那慈祥的母亲,我马上以治病为由申请去了香港,却不料你人已去了台湾,想我孤身一人,没读大学,不懂英文,叫我如何讨生活?加上心情抑闷,没多久就病了,这一病就躺了几个月才好。我一直不敢告诉母亲你人已不在香港,而你母亲当时亦不知道(因你舅母未通知她),等我母亲知道后,马上写信叫我回去,不想再增加你舅母的负担。

但我坚决留下来等你,只望天可怜见,有朝一日我们能有再见的日子。但你舅母可不明白我这份心意,竟然给我介绍男朋友。

那人叫阿棠,家里和你舅父一样,是做水果批发生意的。他香港大学毕业后,曾到英国留学,回来后在银行上班。碍于你舅母的面子,我答应和亚棠见面,他看来很优秀,急着和我约会,但我不肯,因为心中只有你。

舅母见我不肯,便写信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央我母亲来劝我,我母亲便写信来说,她一个人在中国很凄苦,想申请来香港又不易,如果我早日成婚,便可申请她出来,好让她有所依靠。

但我仍狠心回绝亚棠的求婚,说我书念得少,不配他,他却说我是他见过最漂亮和最纯洁的女孩,他不但不会介意,还会好好照顾我母亲。

但我可不这样想。我想着就算你短期内不能回来,毕业后也一定能回来,我在香港呆不下去的话,可以回中国去等你,而那位美玉姑娘,也可以重回疼她的叔公怀抱,那岂不是最好的结局?

婉容草于香港

我边看信边流泪,直看到泪眼模糊,当晚整夜无眠,想了又想,我想到美玉为了我背弃爱她如亲生的叔公,抛弃了叔公为她安排的美好姻缘,和在香港的锦衣玉食,跟我来台湾受苦,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她。又想到婉容不可能一个人长留香港,若返回国内,也无能力照雇多病的母亲,亦是同样凄凉。

摆在眼前最好的选择,是婉容答应亚棠的求婚,再将她母亲接到香港,一家团聚,又有人照顾才是上策,于是横下心来,坦白告诉她我的想法,建议她不若下嫁亚棠,付托终身。

不久我收到婉容回信,信中怨恨凄苦不说,还附了一首诗表态。

别后相思愁万状,昭华似水减容光

迎人有笑难藏苦,推镜无由睇远樯。

凤凰三生约树下, 鸳鸯只影泞荷塘,

谁人细语输温凊,无奈春飓逐晚凉。

我边看边哭,想着她写时也多半是边写边流泪,心中益发大恸,但天意如此,莫奈何呀莫奈何。终于拿起笔来,将我的心事溶入答婉容的诗中:

造物浑浑那有情,樽前有笑恨难成,

三生誓顾倏余梦,百种筹谋顿作空。

青鸟不含云外素,关山岂拟两心通,

忍劝闺中同命女,未若珍惜眼前盟。

三个月后再接婉容来信,信上说她母亲病重,亚棠陪她回乡探望,她母亲对亚棠印象很好,叫他们早日成婚。她又去探望我母亲,我母亲感触之余,亦表示亚棠是一老实有为青年,劝她早日结婚,便可接她母亲到港奉养。

她思前想后,终于决定嫁给亚棠,并订于七月十五为婚期,我再三读这封信,心中一片惘然,七月十五岂非我和婉容当年在凤凰树下初见之日?

我痛哭一场,然后抹干眼泪,对自己说,也许,天可怜见,我们终有再见的一日。

现在,我只能遥祝我亲爱的婉容幸福,并婚姻美满。(完)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重修于美国拉斯韦加斯。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