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元宵情(小说)

元宵情(小说)

来源: 作者:褚亚芳 时间:2018-05-16 12:20:47 点击:

(一)

今年的元宵节,太阳升起特别早,她带出朝霞染红东天,映辉着泖田卫浴厂绿树簇拥的厂区。

方雅比平时提早一个钟头赶到厂里。走过玻璃大花棚,正碰到从棚里走出来的花匠朱来根,他手里抱着一盆叶大花小的花,满面笑容:“喔唷,厂长啊,这幺早就来了哟。”

“老朱师傅,你不是比我还早幺。”

“厂长啊,这大叶花,也来庆贺我们厂的大喜事。你看,”老头指着髙踞在四大叶瓣上一朵小小的红如火焰的花,“它提前开花了,开得特别红,还映出光头呢!”他把花盆托到朝阳里,这朵红花闪出耀眼的光芒。

“真的啊,”方雅脸上也像开了朵花 ,她真心实意地说,“老朱师傅 ,这全是您的功劳。”

朱来根在厂里,什幺技术活也学不会。方雅为照顾他家生活困难,留下来做清洁工。后来得知朱老太爷曾是北墙门( 庄园 )的花匠,朱来根从小爱花,还会点种花手艺。他业余时间都在家培栽各种花草。他饲弄出得意的作品,常搬来一些,放在车间门口,和办公室里,和大家分享。

方雅在省化工大学毕业,立志回乡办厂,凭着在公关方面积累的知识,她看准做卫浴洁具能吸引外商投资,就极力说服镇领导班子,要白手起家办个卫浴厂。当时的镇长黄亦瑜,是她老家丰畴村的邻居,看着她长大的长辈,对这姑娘的好学、勤劳、做什么事都有股狠劲的精神,印象极深。她大学毕业,留在大城市完全能找个固定工作,成个家,安稳保险过小日子。可她要回乡创业。

“这样的青年这样的志气,我们当然要全力支持! 我们一定要热情鼓励!我们必须要大力宣扬!”镇长黄亦瑜,在领导班子会上,一个“当然”,一个“一定”,一个“必须”,一锤定音。

方雅是厂长兼唯一的技术员( 当时她还没获得工程师证书),对产品的技术工艺,她负责把握,她担心的是大量生产,环卫所通不过。因为生产过程中,必然会散放出甲醛这种有毒气体,特别对车间里的操作工,对整个厂区,都有影响。如不采取措施,生产再扩大,定会引起居民的抗议。

方雅为这焦心事,几次赶到省城,在母校求助老师,在化工局找分配在那里的校友商量,到环卫局讨教。她在获得一些有效措施中,意外得到一支颇奇特的花,叶子又阔又大,花朵则小得可怜,可它的叶子能调节有毒气体,起到净化环境的作用。

方雅拿回厂,交给朱来根,要他好好培养繁殖。

“厂长,这花叫什么名?”

“不知道。”朱雅笑着说,“您是种花专家,您给它取个名吧,请它为我们泖田厂做好事。”

业余老花匠高兴地说:“它的功能在叶子,我们就叫它:大叶花。”

大叶花,有了名字,开始为泖田卫浴厂和甲醛毒气作斗争。方雅当机立断,动用建厂基金,在厂区造座玻璃大花棚,全权交给朱来根,专业培育大叶花。并对他说:“您老到年龄退休,厂里全薪聘您为专职花师傅。”

(二)

职工们陆续到来,一见厂长和朱来根在会场里搬花,都抢上来搬。

会场就是大食堂,三年前厂里营业额高升,也鸟枪换炮,把大竹棚拆掉,改建成钢筋水泥现代设施的大食堂。 座北朝南有个小舞台,可以容下大合唱歌队。昨天,厂长亲自动手,挂起新置的天幕,缀上:“泖田卫浴厂十周年祝庆会”金红色大字。大叶花一盒挨一盒摆满台沿。

方雅看看手表,对秘书说,“你叫锣鼓队到厂门口等着,老镇长快要来了。”

镇里早己通知她,将委托老镇长代表镇领导班子,到厂里来祝贺。职工们都对这位没有架子生性风趣的领导,很有感情。是他来参加庆祝会,谁也不会拘束。

花盆刚放置好,厂门口传来热烈的锣鼓声。老镇长到了!方雅奔出会场,男女职工紧跟着去迎接。

方雅原以为老镇长自己开小车来,没想到是镇里派大客车送来。

车门打开,出现平时最不讲究穿戴的退休老头,万万想不到穿着一套深蓝色毛料西装,系一条金红色领带,方雅眼前一亮,又惊又喜,用力鼓着掌迎上去。会场的人也鼓着掌,和厂长一样好奇地盯着看这位贵宾。

“好啦好啦!”老镇长伸出双臂往下按,把掌声按住,笑着说,“去年,老头我七十大寿,女儿把我接到上海,硬给我定做这套说是生日礼服,我只穿过一天。今天,翻出来穿着来参加大家的庆祝大会,你们有啥好大惊小怪的呀!”

大家又鼓掌又大笑,气氛十分欢快。

老镇长走下车,大声对大家说:“快来快来迎接贵宾呀!”

方雅惊讶地看到车上走下八个穿校服的中学生,其中那个钱小娅正朝自己做个鬼脸,还扬起手里的长笛盒。这鬼丫头,竟瞒住亲娘。

“我给你们请来的特殊贵宾:新泖中学学生乐队。”老镇长说完转身向男职工挥一下手,“把车上四块匾搬到台上去。”

那是四块玻璃镜框,两块大号两块中号,用牛皮纸包着。

方雅虽没当过兵,但她是军人的妻子,有很强的时间观念。庆祝大会己定九时至十一时,九时正,她请老镇长上台,坐在正中唯一一把靠背椅上,就庄重地宣布:“泖田卫浴厂建厂十周年祝庆大会,开始!”

坐在前排右侧八个训练有所的中学生乐队员,立即奏起响亮的乐声。职工们最近都在晚上观看连续剧《欢乐颂》,此片从头到尾贯串这支曲子,大家才知道而且己会哼的曲子,是世界名曲《欢乐颂》,欢快喜快乐的颂歌。厂长方雅顺着节奏拍掌,全场立即和上来拍着,乐声被激动吹奏声更亮更有力。大会一开头就掀起高潮。

乐曲奏毕,方雅宣布:“请我们的老镇长黄亦瑜前辈讲话。”

这时,黄老头己要几个职工把镜框的包装纸撕掉,抬着两块大镜框站在台前。镜框上用烫金大字标示:一块是巿环保局奖给泖田厂,一块是镇党委和政府奖誉泖田先进厂。他拉住方雅向全厂职工真诚祝贺:“田卫浴厂己连续三年成为我们新泖镇第一号交税大户,今年又为国家争来外汇,党委和政府,以及全镇全乡人感谢你们!”他的每一句话都被全场热烈的掌声打断。

自己开车来的市报摄影纪者和镇文化站的摄影员,早己举着相机“咔咔咔咔”连连闪着光。

黄老头叫四个抬大镜框的男职工退到天幕下,让四个抬中型镜框的职工朝前两步,分别站在方雅两侧。一个镜框是市妇联奨誉方雅为“模范女企业家”,另一个是镇党委和政府奖誉方雅为“建厂先进工作者”。

在闪闪发亮的掌声中,黄老头朝台下的钱小娅招手,大声说:“娅娅上来,上来,快上来!”

钱小娅在老头和母亲中间站住,正要问要她做什么,老头已大声说了:“娅娅啊,妈妈有这么大的善事,怎么不向你爸爸报告呀!”

钱小娅高兴极了,立即把手里的长笛交给妈妈,摸出手机举起,高声喊:“爸爸爸爸,我是娅娅!爸爸你在岸上还是在船上?能看到妈妈,我和老黄爷爷吧!爷爷代表镇领导在给妈妈发大奖呀。”

手机里传出回声:“靠回到海岸上。爸爸看到,看到了。娅娅,代爸爸祝贺妈妈!”

钱小娅转身猛地抱住母亲,重重地亲吻母亲。台下的乐队伙伴,自发地奏响《世上只有妈妈好》这支最能拨动心弦的曲子。乐声和全场笑声、掌声拥抱一体,庆祝会掀起一个人情的欢乐潮。

授奖结束,接着是中学生乐队登台演奏《步步高》,祝泖田厂步步发展高升。然后是盛传中外的《梁祝》,当奏起《我们走在大路上》,方雅边唱边指挥全体齐唱:“斗志昂扬意气奋发……”群情激昂欢乐满堂。

(三)

等会场平静下来,大家以为庆祝会要结束了,说定会后除值班的都回家过元宵节。厂长方雅大声说:“大家别急着回家啊,还有好事要宣布:厂里在市食品公司订制每人一盒八只大元宵,说定十一点以前准时送到的。现在才十点四十分呐。”大家一阵惊喜,方雅继续说,“还有红包呢!”大家立即肃静,红包肯定比大元宵更喜人。只等厂长宣布,“每位职工奖励月工资一个月。”

全场一片夹笑声的掌声。老镇长摇晃着手臂:“慢点慢点开心,还有意想不到的喜事呢。是这样:你们厂长方雅工程师,她大学毕业取得学士衔头,在省城完全能找到一份对口工作,可她自愿回乡办厂,用自己的知识报恩家乡。十年来白手起家,和大家艰难困苦创业,解决一千多人就业大事,出大力协助我们新泖镇,在全巿争得荣誉。镇政府经巿政府同意,给厂工程师兼厂长方雅个人奖金六万元。”看到大家又要鼓掌,他忙挥手阻止,“慢点慢点,我还没讲完呢。你们厂长己向镇里坚决说,她个人只留一元钱作纪念,其它的钱一分两份,一份给厂幼儿园作孩子们的福利;另一半用抽奖方式赠给哪位福星高照的幸运人!”说着,他举起双臂鼓掌。惊喜莫状的会场冲起雷鸣般掌声。又瞬间寂静下来,都怀着好奇和求福心理注视台上。

方雅捧起一只密封的纸版盒箱,指着贴在上面一张名单,说:“这是全厂除我之外的名单。盒箱里是一张一个名字的小纸条。请老镇长打被盒上的小洞,选摸出一张,公布这位获得人。”

老镇长十分严肃地举起手掌,表示手中空空,然后小心地捅破小洞,把右手伸进盒箱,搯了又搯,摸出一张对折再对折小纸条高高举起,笑着大声说:“大家看着啊——”纸条摊平,他高声用力念出,“朱、来、根。哈,朱来根老师傅!”他把小纸条摇了两摇,交给方雅,“这纸条上,方雅本人签了名,就生效了,方雅自己留下两个五角,老朱师傅得彩奖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五角。”

掌声再起,朱来根为人忠厚,乐于助人工作勤劳,不善言语,人缘很好,他获彩奖大家都心服。

庆祝大会圆满结束,正好十一点钟。职工们领到一盒元宵,怀着银行卡里明天将多一个月工资的愉悦心情,高高兴兴回家去。方雅把装元宵的盒子,分赠给乐队学生,送他们上车,笑着对司机说:“拜托,把七位小贵宾送回家,谢谢啦!”司机是厂里一位退休职工的儿子,和方雅熟识,他也笑着说:“谢谢泖田的元宵。我负责一位位平安送到家。钱小娅我就不管啦。

方雅用臂勾住黄亦瑜的臂膀,对司机说:“老镇长我扣下了。你放心,下午我会开车送他回家的。”

黄老头明白方雅要他同去丰畴村,自己正想回村看看老乡邻,今天正好是元宵好日子。

娅娅抱着彩奖盒箱,亲热地推老头坐在前座。车开出厂区,公路上静静地。离开厂,这三代人就是单纯乡邻亲人了。老头活跃起来,盯着握着方向盘的方雅看,“根大叔,你要在我脸上看出点什么吗?”方雅问,目光仍注意前方的道路。

“今天的彩奖,你一副稳扎稳打的架式,一定做过什么手脚。休想骗过我老头!现在就我们三代三个,坦白来得及,我和娅娅都不会揭发的。”

“嗨,大叔您这下可老马失途,把同谋犯当同盟军啦,”方雅笑哈哈,“深查下去,您外孙女可成主犯哩。”

娅娅在后面搂住母亲的肩膀,开心地对老头从头说起来:“是妈妈求我的。她告诉我说,来根大叔家比较困难,大婶又得了什么富贵病,必须多増加营养品,厂里补贴有限,来根大叔又不肯接受亲友补助。到今年端午节,来根大叔就光荣退休,家里收入要减少。妈说,正好镇里奖给她六万奖金,想分一半给来根大婶增加营养,另一半作幼儿园的福利。妈问我同不同意。我当然举双手赞成!妈问我,有什么好办法能让来根大叔高高兴兴开开心心接受呢?   我说这有什么难的,现在开大会,都有抽奖活动,抽到奖的哪个都高兴开心的。妈傻傻地说,你能保证根大叔抽到吗”我说:那当然,我保证!”

老头终于明白了,指指那只纸盒箱,高兴开心地大笑:“哈,啊,那里面张张都是你来根大叔的大名!哈哈,你这小机灵,好!做了件大好事!啊哈,爷爷我参加你领导的同盟军。”

方雅忽然按响车笛。车到丰畴桥,一个穿件红风衣的人迎上来,欢叫一声伸开双臂迎上来。

(四)

方雅急忙刹车,对老头说:“是我们的大艺术家。”

老头惊喜地降下车窗:“是季琦回来了。”

季琦一缕风似地来到车窗前,向老头像在舞台上那样鞠个躬,念台词似地:“向老镇长老领导致敬,哦,不,今天是元宵节,又在老家,应该向瑜大叔祝福您老人家吉祥如意。”

老头还没得及说什么,娅娅已推开后车门:“琦琦阿姨上车。”

季琦钻进车厢,一把抱住小姑娘狠狠亲了一下:“哎呀呀,我们的小娅娅越大越靓丽啦。Flute吹到几级了?”

娅娅不好意思地说:“才五级哩。”

“不错很不错了,才学两年半嘛。”这位阿姨颇真诚地说,“等你初中毕业,你妈要舍得放你,就到琦阿姨家来,琦阿姨介绍你去上音乐院附中。”

“真的啊!”娅娅高兴得把季琦紧紧抱住狠狠地亲了一下,“琦琦阿姨说话要算数的!”       车到家门口了,方雅刹住车,回过头来对女儿说:“你琦阿姨敢说了不算数,你瑜爷爷也不会放过她的。”

听到汽车声,屋里走出方雅和季琦的老父老母,都喜笑眉开,朝黄亦瑜迎来。黄亦瑜的儿子女儿都在巿里工作,他单身一人也住在巿里,老家己无亲人,丰畴村他很少来一次,老邻居见面分外亲切。方雅母亲做一手好菜肴,喜欢给亲近的人做。季琦的母亲是位酿制名传遐迩的泖田大曲的好手。方、季两家不只是同村邻居,还沾点远房亲戚关系,方雅和季琦从幼儿园直到高中,始终是同班最要好的同学,高中毕业,方雅兴趣在化学方面,报考化工学院,季玛天生一副金嗓子,从小就喜爱文艺活动,她被音学院觅了去。之后,各忙各的事业,一个在乡镇,一个在省城,路远迢迢,但有手机这个宝,两人一直保持联系。

今天,靠元宵隹节,大团聚了,满桌隹肴满壸隹酿,同庆元宵。

“我们的艺术家歌手季玛,难得和我们一起过元宵节,”方雅站起,鼓动大家,“不能放过她。大家鼓掌,请她献歌一首。”

掌声中,季琦站起,拍拍娅娅肩膀:“《You Rais Me Up》,一定会吧。”

娅娅欣喜点头:“我们乐队演奏过好几次呢。人人喜欢,这曲子真好听。”她明白要她当伴奏,就去拿长笛。季琦拉住方雅走到餐桌前,在四位长辈好奇的目光里,两人开始对话:

“这支名曲,我们在高二那年就学会的,你也很喜欢的,是吧。”

“是呀,那怎么啦。”

“你先向听众介绍一下这支歌的内容。”

方雅想想很对,老辈们可能听到过但不会知道唱的是什幺,就给他们讲:我们每一个晚辈,都是在你们的教导、鼓励中成长。我们是站在你们创造的亊业基础上,才能取得自己的那份成功。全国全世界都这样,所以这支歌都在唱,人人喜欢。成为一支流传非常广的歌曲。

季琦勾住方雅的臂,好家生怕她逃走,并说:“一起唱!”

“我这嗓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又不是上台表演!”季琦理直气壮说:“你刚才怎么讲解歌词的?感恩呀。借元宵节,借这支歌感谢他们。”

方雅受她的话感动,就不再挣扎。季琦䢁朝娅娅挥下手,她吹响动听的笛声,一个清朗的专业女高音,和一个纯朴的中音,融合成对长辈们虔敬感恩的歌声:

You Rais Me Up是你教导了我

所以我能健康成长

是你鼓舞了我

所以我才会坚强

当我靠着你的肩膀

所以我获得成功

因为你让我站在你们肩上

所以我登上群山之端

……

……

You Rais Me Up

(2018年母亲节)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