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天涯情(小说) (二)

天涯情(小说) (二)

来源: 作者:褚亚芳 时间:2018-05-09 17:21:36 点击:

第二天,夕阳西下,瑰丽的红霞和洁白的海鸥在海天间飘飞,海面上吹来清凉的海风,涌起阵阵轻浪发出有节奏的涛声。朱岚和阿秀脱掉鞋,赤脚踏进柔软的沙滩,又一步步跨进海水,和蓝色的大海来一个亲密的接触,顿觉心旷神怡。两位男士在沙滩上为她们拍照,并招呼别跑太远。赵秀涯自丈夫离去的三年来,还真是第一回如此地轻松愉快过。

月亮升起来了,无边无际的群星,在渐渐变成蔚蓝色的长空里,就像无数的小眼睛,一眨一眨闪烁着光泽,南沙的美景,真使人留恋忘返。赵秀涯等四人,虽依依不舍,但因天色已晚,就离开沙滩,去逛逛海南的夜市,也会另有一番独特的景象吧!

海南的夜市十分的繁华,灯光闪亮照射得如同白昼。各式各样的摊位组成了一条望不到头尾的小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朱岚、阿秀两人怕挤散,一直手拉着手。

赵秀涯高兴地看到家乡很少见到的榴莲,这可是她喜欢吃的一种水果呀。但阿岚和表哥闻到榴莲味就捂鼻子,再说那个客气的新旅伴会不会嫌弃这种味道呢?她想买,但还是克制着没敢买,忍痛割爱地走过这个摊位。可没走几步,又有个卖榴莲的摊位,这些榴莲更新鲜。阿秀忍不住在摊位上挑中了一个,最后还是左右为难地放下了,她的动作被细心的老耿都看在眼里。这时,有位顾客捧起阿秀看中又放下的那个榴莲,对摊主说了句阿秀听不懂的广东话,摊主礼貌地摇摇头。没料到,一直在旁的老耿,上前也说了句广东话。于是摊主立马笑容可掬,把这个榴莲认真地擦干净,用刀对半切开,分别称重后,装进两只食品袋。老耿和那顾客一人一袋,三方人都皆大欢喜。

阿秀有点喜出望外,心想:这老耿难道也是一位榴莲的美食客,还是特意为自己买的呢?他居然还会说广东话,真不简单。阿秀有点欣赏起这位老耿来了。老耿付钱时问摊主:“有山竹吗?”

摊主边应边捧出一盆山竹,老耿挑了一些。阿秀只听说过山竹这种水果的名字,真正的在眼前看到,今晚是第一次。

逛夜市的游人越来越多,大鹏说:“我们回去吧,榴莲切开放久了不好。”回到住所,四人在阳台上休息。大鹏把刚买来的两只芒果洗干净切好,放在淡盐水盆里,朱岚拿扦子扦起一块吃。阿秀打趣地对表哥说:“真是个好老公啊! ”

朱岚把她朝对面小桌一推:“你也快去,吃你的榴莲吧! ”

那老耿已把榴莲和山竹剥开切好,放在小桌上。阿秀抵挡不住榴莲的诱惑,顺势过去。老耿搬出椅子,请阿秀坐下吃,两人边吃边进行着一次面对面的对话:“这山竹,最好和榴莲一起吃。”  “为什么呢?”赵秀涯望着耿天勇,眼睛里流露出好奇的目光。话头被引出来了,老耿就侃侃而谈:“它俩一个性热一个性寒,一起吃,才不伤胃。”又说,“这山竹只有配上了榴莲,才可称为后。” “称后?称什么后? ” 阿秀不解地问。

“榴莲不是被称为水果之王吗?那跟它配在一起的,不就被封为水果之后了。”把正吃着山竹的阿秀,逗得笑出了声。赵秀涯感觉这个老耿知识面挺广,而且也挺幽默的。一面心满意足地吃完了配有王后的水果之王,一面也放松了心情。夜深了,大家冲过凉,都美美地睡下了。

半夜里,朱岚被对面床上传来的一阵阵呼痛声惊醒,她抬起头看看,呼叫声更厉害了:“哎唷,痛死了,阿妈来呀!”人在最痛苦时,都会下意识地喊爹叫娘。这阿秀不知突发什么急病,朱岚慌忙开灯坐起,急问:“怎么啦,阿秀!你怎么啦? 哪里痛啊?”

朱岚坐到阿秀的床沿上,轻轻挪开她捂住左脸颊的手掌,看到有块红肿已突起,又埋怨又爱惜地说道:“是不是你这颗蛀牙,恶性又发作了呀?早就劝你多次,拔掉拔掉,一劳永逸,就是不听,这回倒好,发作在旅游途中了。”一心要想当好“红娘”的表嫂,又气又急。“你呀,一定是榴莲吃多了,吃出来的! ”

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我的命。

朱岚不敢懈怠,等不及天亮,就拿起手机向老公告急。听到手机铃响的郁鹏心急如火的问:“阿岚,出什么事啦? ”  “你大表妹那颗该死的蛀牙又发作啦! ”朱岚说,“快过来,你从阳台过来,别惊动老耿!”

郁鹏刚到隔壁,那老耿也跟着过来,手里还拿着个医疗袖珍包。这位牙科副主任马上对患者进行现场治疗。没有治疗椅,他让阿秀坐到单人沙发上,让朱岚扶住病人。灯光亮度不够,让大鹏用手机的电筒光照着病牙。只见他左手用小反光镜对着病牙,右手拿镊子剔出蛀牙里的残留物,如此折腾一番,让阿秀用温水漱口,还拿出止痛消炎药,让她服下。渐渐地阿秀的疼痛减弱了,阿岚扶她上床休息。因疼痛过度而疲惫不堪的阿秀,很快入睡了。朱岚轻声说:“我守着她,你们回去休息吧。”

三亚的海天启明星升起早,东边的天空己现出今天将是个温馨丽日的晨曦,原可尽情游览三亚的南国风光,但牙痛尚未痊愈的患者,适宜在阳台的走廊上散散步,活动活动筋骨,调整一下情绪,有利完全康复。这个临时性的“四口之家”,在远离家乡的海南异乡,怎可留下阿秀一人去游玩呢。

赵秀涯觉得很对不起大家,对表哥表嫂还好说,对刚认识的老耿真是过意不去,而且还让他半夜义诊。在坐着闲聊时,朱岚对阿秀说:“这次回去,你不要再犹豫不决,下个狠心把它拔掉,装颗假牙,免得再吃苦头。”

赵秀涯这回点点头,也下定了拔掉的决心。谁知牙科副主任却立即反对:“牙不要拔,再好的假牙,也没有真牙好。”说完忙对患者说明,“这颗牙,只需把牙神经抽掉,补好,加个钢套,就行了。”

朱岚笑着像家长似地说:“啊,这太好啦,那就拜托耿医师啦,谢谢啦!”

黄昏前,下了场大雨,天气十分凉爽。赵秀涯牙痛完全消失,一整天只喝流质食物,到晚餐时间,肚子里已唱起空城计了。耿医生主动为她要碗鸡汤蛋花银丝面。阿秀吃得特别香,连面汤都喝光了,感到浑身舒坦,有了力量。

大鹏以当仁不让的旅游组长的口气说:“今晚大家早点睡,养足精神,明天我们可好好玩个痛快!”把大家拖后腿白白浪费一整天的阿秀,心里对大家充满了歉意。

熄灯前,朱岚招呼阿秀说:“你过来睡,我给你讲点事。”

上中学时,两人一有机会就躺在一起说悄悄话。阿秀知道表嫂今夜要讲什么,自己也正想知道有关的情况呢。

月亮在雨后的天空,显得格外明亮,像个大玉盘似的高高挂起,如泻的银光透过海蓝色的窗帘,给熄灯后的房间,笼罩上一层朦朦胧胧梦幻般的意境。

“阿秀,你对他有感觉了吧! "

阿秀不好意思地说了句:“啥感觉呀!”

“你敢对我打哈哈,你的大事,我可再也不管了。”

阿秀知道表嫂是真心会自己好,就认承了,说:“我还不了解他。”

“你还要了解什幺:买金石豆,买榴莲配山竹,半夜治牙痛,还不够吗?”

阿秀想了解的太多太多了,一时不知提哪些。朱岚见阿秀不啃声,又接着说:“这样吧,我先告诉你,他看中你的三大要素。听仔细啦:一,他得知你也守孝三年,感动至极……”

“什么?他也失去妻子三年了。”阿秀感动了!她有个顽固的想法,认为有条件的已婚男子,不会单身过一年的。学校里有位评上优秀的老师,妻子病故才一个多月,就和百货公司一位带孩子的营业员结合了。男人么,哪挨得过三年那么长的日子呢。这个耿天勇,他……

阿秀的思路被表嫂的话打断,“他真和你一模一样,都记着那句临终遗言……”

阿秀又一惊,耳际立时响起丈夫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阿秀,你一定,一定要给玲玲,找个喜欢她的爸爸! ”

当时,她搂着才九岁的女儿,哭着说,“我不找,不找不找! ”但挚爱她母女的丈夫,用生命最后一丝力气,瞪着两个亲人,似不瞑目。陪在一旁的表嫂,流着泪,慰告他,说:“放心吧,这件大事,有我负责!”

此刻,已不需要表嫂介绍,阿秀已相信,那位耿嫂,临终说的,也必是“给孩子,找个爱她的妈妈! ”。老耿的回答,已用他三年的行动足以证明。但是,他们的孩子,会不会接受我这个继母呢?这事怎么好问表嫂,问她没用呀。谁知表嫂仿佛看懂她的心思,竟告诉她:“老耿的女儿今年刚进我们学校。她可了解你呐!她亲口对我说过,非常羡慕玲玲,有个你这样的妈妈。”

“玲玲? 她怎么知道的?”

“喏,她俩是小学同一张课桌的好朋友嘛。我们两家是近邻,玲玲来我家,总叫她一起来。你现在是这名中学生的班主任哪,亏你就要做她妈妈了,都不知道!”

这位妈妈班主任,想起玲玲最要好的同学耿小兰,常被玲玲带到家里来玩。见到自已,总是先掬个躬,甜甜地叫“赵阿姨好! ”进中学后,改叫“赵老师好!”赵秀涯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不禁想着:以后,以后在家里,小兰会跟着玲玲叫自己“妈妈”的吧!,

表嫂追问:“你还有什么要了解? ”

她想了一下,说,“我要问问阿妈。”

“你又不是三岁小孩,要问问妈妈。再说只要两个小孩,相处好是关键,我老姑哪会不同意的,她早就盼你早点找一个了。”阿岚又笑笑,“喔,对了,老耿爱你的第三点是什么,你想不想知道啊?”

阿秀确实很想知道,故意说:“那来的这么多一二三的。”

表嫂神秘地说:“老耿他说了,他非常喜欢你的性格。”

这话使阿秀又想起玲玲的爸爸,对自己也对表哥表嫂说过:“我就喜欢阿秀,这种养不大的性格。”这大概是男人的习性,喜欢自己的老婆永远养不大,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老耿,将来成为玲玲的爸爸,也喜欢她这样的性格。想到这里,阿秀的心里有点甜丝丝的滋味。

火红的太阳,金光闪耀着跃出海天相连的远方,被大雨沐浴过的天空,更显晴空万里,蔚蓝色的海面上微微起伏着波涛,洁白如雪的海鸥群忽上忽下地飞翔着欢叫着,有的贴近海面嬉耍时,真让人担心它的翅膀会被海水染蓝了。

清晨的沙滩上,飘散着大海所特有的沁人心脾的气息。朱岚挽着赵秀涯,走在两个男士的前面。她深深呼口气说:“这地方空气真好啊,我回去和大鹏多积点钱,退休后来这里养老。”说完问:“阿秀,你们也一起来吗?”

阿秀含笑不语。朱岚回过头,大声说:“老耿,你表个态!”

耿天勇喜孜孜大声回答:“好啊!照表嫂说的办。”  四个人各自怀着自己的思情,轻松愉快地笑着,朝那块天然大石柱走去。那大石柱像个巨型的大石碑,上面书写着:天涯海角。

石柱前,有个牵骆驼的照相师,正招揽着游客骑骆驼拍照留念。这地方出现“沙漠之舟”,真是出人意外。朱岚忙拉住阿秀:“我们也去拍张照,留个纪念吧。”忽又转身问阿秀:“你俩先拍,还是我和你表哥先拍。”这事来得突然,阿秀没思想准备,拘泥不定。大鹏拉住妻子,说:“那就我们先拍吧!”他俩骑上驼背,朱岚指着石碑上的字,对照相师说:“请把上面的字和大海一起拍进去。”

大鹏和朱岚的合影瞬间拍好,大鹏小心扶朱岚下到地面。朱岚忙拉住阿秀,生怕她逃跑似地,叫老耿快过来呀,老耿就过来把阿秀托上驼背,然后自己跨上驼背,在骆驼站起晃动时,就势把阿秀保护式地紧紧搂在怀里。

他俩的合影也很快拍好,照片上含笑着的“天”和“涯”,和背景上的“天涯”两个大字,在朝阳里相映成辉。朱岚笑着说:“我们拿回家,把照片放大,配个大镜框,作为贺礼挂在你们的新房里。”(完)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