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天涯情(小说) (一)

天涯情(小说) (一)

来源: 作者:褚亚芳 时间:2018-05-02 15:58:36 点击:

赵秀涯急匆匆乘出租车直奔机场,在车里透过玻璃窗,远远地就看到朱岚,站在候机室大门口,正焦急地看着腕上的手表。

“阿岚,阿岚——”,车一停,赵秀涯就跨出车门,拉着行旅箱直奔朱岚而来,“对不起,对不起!”

“小心别急,"朱岚谅解而开心地笑着,舒口气说:“我真担心,怕你又打退堂鼔呢!” 说着亲昵地挽起她的臂膀,朝候机厅的休息室走去,边走边问:“阿秀,阿妈和玲玲都安排妥了。”“安排妥了!你介绍的林阿姨很好。”赵秀涯感激地紧捏一下朱岚的手:“老妈和玲玲都喜欢吃林阿姨烧的菜。”

她俩是中学的同学,大学毕业后,又都如愿以偿成了同一所中学的老师,之后又成了表姑嫂亲戚的关系。

步入候机厅的茶室,朱岚找来一张小桌,示意赵秀涯坐下。然后要了两杯珍珠奶茶,俩人边悠闲地用吸管吸着奶茶,边轻声地说着话。忽然赵秀涯发现,在她对面不远处的一张小桌旁,面朝她俩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瞪大眼睛不惑地问:“阿岚,你看!对面这个人不是你家大鹏吗?他怎么在这里,是来送你呢?还是同去三亚呀?”原来他们三个都是中学的同学。郁鹏魁伟高大,在校时各门功课都很优秀,还是学校的长跑健将,所以同学们都叫他“大鹏。”

“噢!他嘛,他去他的。”朱岚若无其事地回答。

赵秀涯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尴尬,就撅起嘴不高兴了:“你倒好,又要我当电灯泡呀!”  郁鹏学生时代就暗恋被男生们私下称“班花”的朱岚,大学毕业后,央求从小一起长大兼同学的秀涯表妹当“红娘”。两人第一次约会时,朱岚还不好意思,硬要她一起陪着,就这样当了回流行之称的“电灯泡”。可今天,她真有点生气了:“早知道,我肯定不来!”

郁鹏显然已发现她俩看见他了,也察觉到秀涯表妹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忙起身朝她俩走来,帮朱岚解围,和他坐在同桌的颇有风度的男子,也紧跟着走过来。郁鹏笑嘻嘻地说:“阿秀,你放心吧!老哥我是陪这位好朋友,正好也去三亚。你俩归你俩,我俩归我俩哟。”

赵秀涯听表哥这么一说,心想多个同机的旅伴也好,大家相互有个照应,又是自己的表兄和他的好友,也就心平气和了许多。郁鹏礼节性地把好友介绍给赵秀涯:“这位是我医大的同窗好友,刚调来我们医院,是牙科室的副主任。叫耿天勇,就叫他老耿吧!” 耿天勇礼貌地点了下头,赵秀涯飘了这人一眼,算是打过了招呼。

机舱内,朱岚和赵秀涯的座位在后一排,和两位男士的座位隔过道成斜角视线。飞机飞稳后,郁鹏走过来把一只精美的盒子,交给妻子,笑着对表妹说:“里面是你喜欢吃的,金石豆。”

金石豆,是用精选的花生米,先炒熟,再在花生米的外面用白糖包裹而制成的,一颗颗看起来雪白晶莹,像一颗颗小弹珠,吃起来又甜又香又脆。是赵秀涯从小最喜欢吃的零食。金石豆,是江南水乡所特有的一种食品,不但工艺比较复杂,而且本多利簿,市场上已越来越少见,一般很难买到了。

朱岚打开盒子,递给赵秀涯:“快吃吃,看是不是小时候的味道。”赵秀涯很高兴,在表哥和闺蜜表嫂面前毫不拘束,立马拿起一粒放进嘴里,边津津有味地吃着,“嗯,好吃,你在哪里买到的呀?”边问表哥。

“我出差每到一个地方,都注意寻找这种金石豆,老想讨好答谢你,总是找不到。”表兄笑着说,“还是老耿运气好,替我买到这金石豆了。”他临转身回座位时,不动声色地对老婆会心地笑了笑。

赵秀涯边吃着金石豆,边目送表哥回到座位上,正好看到表哥说买到金石豆的老耿的侧影。她吃一惊,这侧影太熟悉太亲切太难忘了,怎么这样像……她又怀想着女儿的爸爸。

那老耿,自始至终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尽量不朝右后方向看。但他竖起耳朵,像录音机一字不漏地收录着他们三人的对话。而此刻,他的余光里,似乎发现那个如郁鹏所介绍的,当年的“班花B”,正朝这里投来注视的目光呢。  这老耿虽没说上话,但心里有点喜孜孜的,从候机室到机舱的一切,都按着同窗好友伉俪俩的精心设计,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四人同机平安到达三亚,顺利入住预订的宾馆。两间客房是相连着的,都向阳面朝着大海,落地的玻璃墙外,是两房可来往的宽阔木结构走廊,各设有一张小圆桌和四把籐椅,是坐观大海风景和休闲娱乐的好场所。在这样的小天地里,朋友间就好似一家人一样。那阿秀和老耿见面还不满一天,有表哥表嫂在场,也没有什么可尴尬的。

晚饭时在餐厅里,朱岚和老公故意坐在阿秀的左右两侧,这样使她和老耿在餐桌边距离虽远了些,却正好是面对面坐着。服务员来问,要“什么酒?”表哥回答说:谢谢,我们不喝酒,请来壸“茉莉花”吧!服务员端上茶壶和杯子来,表哥对老耿倒茶说:“今天破例,陪你喝茉莉。”阿秀感觉表哥这话,好像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赵秀涯敏感地想,这次海南之行,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和他俩碰在一起,事前毫无迹象。唔,不对,这肯定是表嫂阿岚出的主意。这三年来,不是她一直在真心关怀着自己的婚姻情况吗?这个耿天勇,一定是表哥表嫂安排来的呀。想到这里,她的心头不禁一热,也就不由自主地,第一次用正眼打量起对面的人来。只见他正端着茶杯,一副颇懂点茶道,显现出优雅品茶的风度。在三亚的第一餐,菜肴虽没什么特色,赵秀涯却吃得很舒心。(一)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