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重庆舒服

重庆舒服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18-03-28 16:16:48 点击:

2017年12月4日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三亚颁奖会结束,我经重庆转机飞返悉尼。

一切皆去,唯这个中华情嘛,嘿嘿。

将在重庆逗留十三个小时,足以令我彻夜兴奋。与山城的不解之缘,并不亚于我阔别几十岁的故地成都,家父曾在渝工作八载,正逢文革烈火熊熊燃烧,他得回省城交待问题兼担任顶头上司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陪斗,形式一片大好——常有好的时候,他回蓉述职,不管回来干吗,在捎回怪味胡豆和冠生园糖果的同时,很多重庆小故事也深深打动家人,比如连电扇都吹送热风的火炉天如何避暑,群众行走山城的智勇之举,等等。他重庆友朋的孩子,通常是女孩子,就会来成都玩耍,就会住在我家,就成了我们姊妹的姊妹。重庆女娃儿身材高挑,皮肤白净,出门就爬坡下坎犹如天然健美的日常操练,夏季的火热更淬出她们爽朗豪气的个性,无需费心地红妆素裹,就令重庆姐们儿气质出众,招风迷人,很为我们这些小个头成都伙伴儿“拿脸”,我姊妹和她们好得屁颠屁颠的。

一九八零年的学校暑假期,两个成都女子结伴周游中国列省,第一站便是重庆。儿时玩伴携帅气男友全程奉陪游逛,拥挤在公共汽车里,几颗脑袋同时伸出窗外,我咂舌悬挂峭壁的狭小阁楼民居,歪歪扭扭摇摇欲坠——偏又欲而不坠,只将家家户户重重叠叠托在雾里半空,竟有化破败为仙灵飘渺之奇。私下语,怎没听说过如此妙好的吊脚楼呢?当时答案,实属城市贫民无奈之居,旧社会遗留问题,解放这么久还不解决,掩饰都来不及,你还敢说好?

我当然不敢,但将那亭台楼宇束之高阁之美幻铭记心扉。

小资了是不是?

在四川盆地极其周遭生长的人类,向来习惯阴湿潮的天气,多月不见太阳露脸,晴朗二字只在歌词里使用,照样不影响人的生活情趣。尚在飞机舱里,我一眼瞥见身下白雾隙开清晰的田坝,绿油油的青苗方块隔着褐色的羊肠路,我连皮肤都升腾田园湿漉漉的快感,舒服!

可就那么一点儿农耕景儿,飞机瞬间着陆一展现代繁忙文明的机场,尔后重逢亲爱的大学同学,一阵脆生生的渝腔张罗,将当年毛根儿朋友的功效活转过来,知根知底,我给直接带到熟悉的重庆人民大礼堂前,将主楼天坛式金顶戴的故事听清楚了。这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即修建的名建筑,人们怎么也完成不了重达十一吨金顶的安接,直到弄来某犯人,才完美装缮。熠熠生辉的金顶子可是大礼堂的魂儿。

问题是,早在一九八七年,就被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列为五十年代后中国国内位列第二的著名建筑的重庆人民大礼堂,当初决定造它的头儿是谁?那犯人的下场怎样?叙述者均不知,但津津乐道于那犯人的伟大绝技的眉飞色舞,倒映重庆百姓的真性情,令我舒服!

礼堂前是广阔平坦的人民广场,好亲切的灰蒙蒙的天!生于斯长于斯,无关雾霾,浓荫下,一桌桌牌九、麻将摊开,一盏盖碗茶,一撮炒瓜子,一坐一整天,川渝人慵懒恬淡的精气神愈发不可收拾。给死人守灵、天发大水,牌技照磋商不误,简直老庄思潮的发祥地。我眷念的故乡气息扑面而来,更见三两个身裹浅色冬罩衣、腿穿叉叉裤的棉球幺儿在不远的台阶上弹跳追逐,两只小狗则嬉闹于他们一则,算算,竟有二十八个年头没在四川过冬,而冬天的“中华情”味儿似乎更浓。

返老还童的同学继续拉我去好吃街小吃,去长江边看夜景,专门穿过上行的窄路,爬上层层的梯级,谋生的小民推销旅游地图、手机拉杆、灯饰头花,担挑儿的农户等候游人买走蜜橙、茨菇、油炸散子,我们终于走到江边看错落有致的各色灯火。

还有吊脚楼的一点点儿——我被告知,这里还有吊脚楼,是后来仿的。所以,还有一点点儿。

那也成啊!

实际上,我只看见了一根粗大的七拱八翘的金光柱子,拱翘处正是那些叠合垒高的火柴匣木房子的外轮廓。艺术品哪!再随指点望江,江边有垂悬串串红灯的玉宇琼台,因镶了闪耀灯管,犹如金碧辉煌的秦淮画舫开来接客,咋一看有些吊脚楼影子,可我游客的思维也就此打住:自改革开放以来,江岸修建的现代设施表明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已大幅提高……

不配失望,也来不及失望,我们乘轻铁去品重庆火锅。夜明山城的灯光也照射在道旁排列有序的白果树梢。初冬,正是白果树蝴蝶状叶片变黄呈金的时节,白天,沿山城高高低低的绿化植物带,避也避不开的圆锥形白果树金冠点化出朵朵华彩,颇有隔邻成都古银杏之风韵……

夜半,飞机再次飞起,我隔窗观重庆亮点,还是两个字:舒服。还升腾着这样的缱绻:分外厌倦无端权势的相斗之恶,思念那些费尽人工才栽种成功的珍稀树木。

但愿颗颗美丽勃发的白果树也像那座端庄厚重的大礼堂,相伴我那些善良爽朗的山城朋友,愿他们永享生活的欢快和火热。

2017-12-9  于悉尼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