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转身已是沧海

转身已是沧海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8-03-22 16:31:43 点击:

我经常会在下午的时候,拿着一本纸质书慢慢的散步,走到Doncaster附近的 westfield商场中的一间咖啡店喝一杯咖啡,看书度过一小段非常安静的时光,当我把眼睛放到书本时,全世界就瞬间静止了,书中的人物便在静止中全部活过来,穿越了时空来到我的面前,那是一种非常微妙难以形容的感觉,是时间和空间衔接不上的错乱,正因为如此,当那天,我的对面突然坐下一个曾经熟悉的女子时,我惊愕的以为,她是从书本和记忆中走出来。

她妖嬈艳丽,穿香奈尔的裙子,雍容华贵却难掩微微庸肿的身躯,手拿prada粉色包包 ,手指带着一闪闪发亮的钻石,有一卡以上,净度和颜色都不错。多年前我见过这枚介指,那是她丈夫在婚礼上给她戴上的结婚介指,那场婚礼我参加过,感觉一对新人并不是那么的开心,只是一种应付,好象演一场给别人看的戏,观众更像是婚礼的主角。虽然如此,年轻的她还是好象墙头蔷薇一样的绚烂天真,是人间的春色,婚礼中的她,如同遗世独立。

那时她的手上还带着一条心形的手链,那是她心爱的前男友送她的信物,她从带上这条手链后丝毫不吝啬自已美好的笑容,以至于这笑容有如阳光一样,照在初会的陌生人脸上,令人愕然。那时的她,有一种淡然的幽雅。我记得有一天她跑来告诉我,她与一个男人相逢,她爱上了这一个男人,共同堕入爱河,幸福和甜蜜。可是他们家的公司要上市,父亲和另一男孩的父亲都是股东,为了双方的家族利益,要他们在一起并结婚,她爱的男人伤心的离开中国,去澳洲疗伤。之后不久,我便去参加她的婚礼,看着婚礼上,他们好像木偶一样的应付着一个个环节,我感触最大的是,一生是否只爱一个人,一生是否被一个人所爱,爱情本来是只容两个人的独木桥,为什么却常常要有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在上面起舞。她结婚之前,我们曾经有一次谈话,她认为,她完成了父母想要的政治婚姻,那么她的爱情可以自己选择,我说,你有了婚姻,便没有资格和他人讲爱情,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已是一个有夫之妇,道徳不能逾越,这样对两个男人也并不公平。她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因为我与她不是同一类人,理念并不相同,那场谈话谈的并不愉快,此合我和她在生活中沒有过多交集,便也慢慢的淡出彼此的圈子。

如今,千里之外,她从故乡来,从记忆中跑到我的面前,我不由自主的细细的研判她,很快,我不忍心多看,如今的她,笃定静默,眼尾边有淡淡的幼纹,她告诉我,她忘不掉他,她跑来墨尔本找他,那眼神有义无反顾的火花,就算是飞蛾扑火,死无葬身之地,她也愿意,而我也明白了她的心,不管过去有多少的故事,她都不要放下那个曾经属于她的男人,她正在更努力的全力找回当年的爱情,而我却觉得岁月散去,错过的便永远错过了,纵使是真心相爱,也只能在时光之外。

我们的谈话不欢而散。秋天的墨尔本已经开始寒冷,夜静悄悄,手机的响声在深夜中惊醒了梦中人,我慌乱的接听电话,她的哭声在这清冷的夜晚更感凄凉,我深怕她出事,立刻开车前往,街头的长路中,唯独我在阴暗稀疏的路灯下穿梭,心里记挂着她的安危,忐忑不安。我与她虽话不投机,但异国他乡,此时能够宽慰她的无助与悲伤,能够陪她度过这一刻的绝望舍我其谁?

我到她住的地方,她披散着头发,眼晴浮肿,她绝望的跌坐在窗前,她说,前男友说,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他现在有了爱的人,过的很幸福,希望她不要纠缠下去。她拖着我的手问我,为什么这个世界就这么不完美。你想得到些什么就不得不失去些什么,我放下了尊严,来到这里找他,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他。我说,你根本没资格讲爱情,你既然结了婚,来这里不是爱情,爱情是可以见天日的,一切早就结束了,从你结婚那一刻就结束了。

第二天,我送她到机场,临分别时,她的眼泪又流下来,她说,如今分开也是另一种明白,我是时候清醒了,她脱下手上的手链扔进了墨尔本机场的垃圾桶,我看着她慢慢走远的背影,泪如雨下,我的眼前浮现起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她明眸善睐,笑靥如花。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