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从王歧山荐书说起

从王歧山荐书说起

来源: 作者:君勤暄 时间:2018-02-20 20:14:08 点击:

媒体近日报道称,王歧山有可能出任中国国家副主席,而且或将开启中共历史上国家副主席的第六种模式。不管这个报道在今年三月份的中国大陆全国人代会上能否成为事实,都不影响这是一条较为重要的信息。这使我不禁想起王歧山新任中纪委书记不久,在2012年11月30日的一次会议讲话中,向与会的专家学者们了推荐了一本书这件事。他说:“我们现在很多学者看的是后资本主义的书。应该看一下前期的东西,希望大家看一下《旧制度与大革命》。”

在笔者的记忆中,中共政治局常委一级的官员,在正式会议的场合向与会者推荐读一本书,而且是资本主义前期的书,这在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据互联网信息,在胡锦涛任中共总书记的十年间,有人曾关注过总书记在工作之余读什么书这件事,但不管这位有心人如何煞费苦心地接近有关人士,最终还是没有讨到一点点这方面的信息。自然,人们从这样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到胡锦涛先生做事十分谨慎,对自身的要求十分严格。如此看来,王歧山能够在一次正式会议上向与会者推荐看一本书,真乃难能可贵。

在北京高校人文学科的高知人群之中,曾经流传过一种说法,就是从人的知识结构层面来看,在中国大陆做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学工的不如学理的,学理的不如学人文的。学工的往往只擅长按规则操作;学理的还要问一个为什么;学人文的不仅要问一个为什么,而且还会有人文关怀和历史眼光。王歧山是学历史专业出身的,历史专业属人文学科。就王歧山推荐看一本书这件事来讲,上述说法似乎还有些道理。

19世纪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经王歧山的推荐,将当年读者对这本书的关注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记得2013年新年到来之际,网上书店和实体书店顿时购者如云,供不应求,真谓一书难求。就这样,一本法国原于1856年出版,中文译本于1992年由商务印书馆再版的学术著作,一时间竟成了畅销书。笔者自然也是设法找来一阅为快。

其实,托克维尔的这本书,正如一位美国历史学家所评:“《旧制度与大革命》提出了革命原因的最深刻的分析。”托克维尔本人也讲,他写这本书是关于法国革命的研究,而不是一部法国大革命史。为什么会产生1789年法国大革命?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令人感兴趣的话题。再者,尤其是近代以来,中法两国在具有革命文化传统的这一点上又有相近或相似之处,这就让人更为之着迷了。

这本书里有些非常令人警醒的观点,比如:为什么在路易十六统治时期,也就是旧君主制统治最繁荣的时期,大革命反而加速到来。书中的论述对人们过往关于革命的常识具有显然的觧构性。托克维尔在本书中的判断是:革命的发生并非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最经常的情况是: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忍受着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压力减轻,他们就将它猛力抛弃;流弊被消除,使得人们更容易觉察尚存的其它流弊;痛苦的确已经减轻,但是感觉却更加敏锐;伴随着社会繁荣,国家财产和私人财产从未如此紧密地结合;国家财政管理上的不善原来只是公共劣迹之一,现在却成了千家万户人的私人灾难……托克维尔还特别告诫:革命的结果常常与革命者的初始愿望相左。这些陈述和判断,就是在王歧山推荐看这本书已有六个年头的今天,读来依然是如此地鲜活而又发人深省,真是值得未读过这本书的人看一看。

据笔者有限的知识,任中纪委书记期间,在有的重要场合,王歧山还是能够讲一些真话的(当然,做到季羡林老先生生前所讲的“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更好),在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口碑也算不错。就笔者的愿景而言,自然是希望“未谢幕的王歧山”在未来中国大陆的政坛上更加有所作为,以史为鉴,顺应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潮流,更好地融入国际大家庭的体系之中,推动中华民族的复兴,推动中国真正走向现代化的强国之路。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