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生活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生活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来源: 作者:徐瑾琪 时间:2018-02-20 20:12:49 点击:

任何在国外生活的第一代移民在很多情况下都有可能遇到自己很麻烦的局面。本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我们每个人在一生中都会碰到很多种情况觉得自己很无助的情况。在某些极端的例子里甚至会觉得自己面临危险 。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一个陌生的国家,一个没有太多朋友和亲人的国家,无形中这些劣势都会无限的扩大了。 顿时会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很可怜的境遇,在碰到任何困难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去求助。尽管澳洲的法律系统和公众机构算是健全,但是并不等于你可以完全得到公正,感受到公平或者是自己感觉不是那么无助。

我在澳洲十几年了。今天又一次把我内心深处的那个“无助”的按钮开启。与以往不同的是我第一次很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思路和逻辑是如何把自己推到了一个“无助”可怜的境遇里。然后很快的意识到是自己的感受和习惯让自己变得觉得那么加倍的无助。其实情况没有那么可怕,糟糕。

故事是这样的,今天电话公司来我家给我装有线网络。两周前就已经约好。今天来。公司不断的给我发邮件和发手机短信确认各种信息,然后欢迎我加入他们公司,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我一直很满意,心里也很愉悦。甚至潜意识里感受到了这个公司的完备系统和服务体系很好。谁知道我今天经历了人生的一次难忘的经历。本来约好了的10点到2点之间这个人来我家。到了一点半我还是没有收到电话说要来。我打电话问情况。然后他们说很快就来,半个小时以后就来。好吧。没事,反正还没有到2点,那就等吧。2点30分看见一个人开车一个工具车来了。

我远远的在楼上看见他开始看我们家街道的线路,然后慢慢的到我家的方向来,我赶紧出门想着赶紧让人干活。对我的热情打招呼,此人没有回应,第一句话这个地方是

“你自己租的还是你是主人?”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有关系吗,还是说了 “我自己是主人”。

他接着就说“你的这个工作我没有办法干,你得找公司本部的人来。我干不了”。

我说 “那是什么原因的?”

他不肯好好回答,终于开始慢慢说出了原因,因为我们家屋子前面有很多台阶,他的工具箱没有办法拿上来。他不能抱着箱子一个个台阶的爬,

我表示理解, “那你可以用我们邻居的车道,我家有一个托的工具,你可以用,这样好嘛?我觉得很抱歉啊。”

顿时觉得自己家的地里位置让我陷入了一个劣势,让人家工作不方便,我很抱歉。

他依然说, “你是想让你的网络接到你的房子里去?  ”

我说 “是的,网络接口是在我家房子里”。我心想, “你这不是废话吗,难道我要你把网络给我接到我家院子里”?

后来,他的意思我明白了,因为我们家的房子离接到的主要线路比较远,我们家的房子不在马路边上,而是在几个台阶的上面。“我好抱歉啊,我们家的房子怎么就离这个马路线路这么远”。此人这个时候已经爬上了台阶,开始拍照,“你给你的邻居说过了嘛,你不去敲门看看嘛,万一我的箱子里的东西有油递出来”。

我很诧异,“装个线路有什么油吗?”

他说,“我不能保证会不会有油污滴出来。到时候是谁的责任? 你问了吗,问你的邻居了嘛? 出了任何问题你来负责?”

此人一直的表情很不耐烦,不屑于看我一眼,声音和语调很粗鲁,充满攻击性的眼神,我已经强烈的感受到了不舒服,加上我带着一个孩子。心里想,你来我家是来工作的,如何干这个工作,和我无关,我也不懂。你能干就干,不能干,告诉我我该着什么人来干。你干嘛这幅样子,好像我欠了你几千块钱不给你还,你来要账,我还不承认似得。

这是一个标准的画面,一个亚裔年轻女人(我看着还年轻),和一个小女孩,和一个似乎是中东人的中年男人在进行一个没有什么进展的对话,这个男人充满了攻击性,我其实已经开始担心了。如果继续说下去,他可能会靠近我,攻击我。因为他的整个眼神充满了愤怒和不满,他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

我说,“那就算了,我还是找公司本部的人联系。请你离开”。此人更加的愤怒了。因为提出离开的人,这个权利的释放者是我,不是他。他嘴里开始骂骂咧咧的下楼,我赶紧带着我的女儿来开院子,回到家里,没有仔细去听他说了什么,也不想听。

可是过了很长时间,他一直在我们家的院子前面停着车。我给公司本部电话的时候他还是没有离开,他们那边说我们已经告诉他让他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他还不离开。我心里已经开始担心了,开始联想到各种不好的事情,此人一定嫌我抱怨他了,现在在继续解释,然后一定觉得我给他带来了麻烦,他会不会以后抱负我,他知道我的所有个人信息。我又等了一阵子,他还是没有离开。公司本部的人让我把电话线等着,他们在联系再找个人来我家,然后了解情况,这个时候此人有给我电话了,企图再次进入我家,我说你马上离开。他嘴里骂骂咧咧的说,“我祝你人生幸福”。

我们家住的地方很安静,没有人走动,我的邻居都关着门,我想我需要一个邻居给我至少作证,或者保护我,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敲开一个从来不曾交道的老邻居的门。等我和邻居说了这件事情后,我看到那个人还在我家附近,没有离开的意思。邻居老头建议我报警。我人生唯一的一次报警电话。讲了经过,他们说警察马上就到。邻居很友好的和我的女儿交谈,我们去看他们家院子的鱼儿。我们去他的房间看他的毕业证,已经过了足足40分钟了,警察的影子还没有出现,然后此人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没有办法我再次打通了警察电话,告诉他们这个人还是没有离开我很害怕。又过了20分钟左右。车不见了。我们也回到家了。这个时候警察来了,披头盖脸就说,“你这样的报警电话是不合适的,如果人人都报警,我们怎么办,我们警察还要不要活。你应该找公司投诉”。

我说,“我已经投诉了”。这个人第二次想接近我,我才打的电话。旁边的实习警察嘴角居然露出笑意,好像在嘲笑我这个没有任何常识的蠢女人。被警察教育了一番以后,我老实的送走了警察。

整个的事情出其不意让我觉得很恐惧,也在一瞬间激活了我在澳洲这一个陌生的国家的种种艰难的经历的记忆。我开始怜悯我自己,同情我自己,觉得自己简直太不幸了。要是在中国,任何的事情发生我都会很快有办法解决,我不会这么悲惨。我可以电话给我哥,给我爸,给我弟弟,给我的朋友,会有很多种选择,会有很多人来帮助我。可是在这里我没有这些选择,我不得不自己独立的面对一切,我没有人可以求助,连个电话都不知道给谁打。在这个事情结束的时候,我内心深处充满了对自己的各种经历的回忆。我把我的家人抛弃于脑后,来到了这个国家,我不得不面对很多我从来没有想到的压力和困难。面对一个小女儿,毫不知情的跟着我,我心里的难过难以言喻。

我拼命的想办法让自己平复下来,好好的思考整个过程,难道我真的那么不幸了嘛。这个事情真的是有那么多的针对性吗?难道就是因为我是亚裔,我是女人嘛?我的不幸就是因为这些吗?仔细想想每个人在生活中会碰到很多的愚蠢的人,疯狂的人。我们难以预知我们的生活我没有会和什么人打交道。太多的未知因素让生活会变得复杂,这个不仅仅是对我,也是对所有的人。只要是人,只要活着,就一定会碰到麻烦,碰到自己觉得无助的无助的时候。我今天碰到的只是一个个例而已。并不是因为我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我是一个女人,在一个不是自己的国家,我就一定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我需要很正常的面对这个问题。而不要把它扩大到一个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高度。而是应该就想今天碰到了一个个别的事件而已,我的生活中自然会碰到很多我无法掌控的局面,是人,就会碰到。我不必和自己的背景联系,然后把自己的不幸扩大,然后无限的怜悯自己,让自己活在悲悯之中,这样只会这个无聊的事情对我的伤害更大。更加的让我觉得不幸。

我相信任何一个在海外生活的中国人,都会在很多情况下碰到一些自己无法掌控的局面,但是,不要去扩大它对你的伤害,因为你无法去避免受到伤害,无法永远的可以掌控你的生活中的任何一件事情。就是你在中国,在你的亲人的身边,你也会有这样的时候,你也有觉得无助的时候,因为生活本来就是充满了很多你无法控制的局面,你能做的只能是冷静的处理,保护自己和家人,在心里上不让这个伤害无限的扩大,把自己放入一个“无助”的境地。人本身就是会有“无助”的时候。停留在这个事件本身,不要让这个事件变成了一个触动你的痛苦和无助的按钮,然后激起无限的联想,然后对你造成更大的伤害。理想的面对生活的困难和不如意,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的运作,和保持健康的心理,让自己在内心深处变得不断的强大。只要不断的认清自己的心里历程,才可能让自己变得理性和健康。

生活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我们碰到的人也可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因为这才生活。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