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译心雕虫

译心雕虫

来源: 作者:本站编辑 时间:2018-02-20 20:11:31 点击:

再谈推敲和推拉

英文对“推敲”二字缺乏推敲,关键是因为,英文中没有贾岛这样的诗人,因此没有这种说法,也因为编字典的汉人对“推敲”二字没有推敲,造成把这个中文动词简单地处理成weigh(掂量)和deliberate(仔细考虑),不仅缺乏推敲,更缺乏创造性和创译性,真不如直译成push-knock。如某词某句需要推敲,很可以译成it needs push-knocking。西人不懂,可以好好教育嘛。根据我的经验,西人是很信教的,这个“教”字既指教学的教,也指宗教的教。

在国内,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坐在一个大学人事处等人的时候,我发现,有数人进入对面处长的办公室。这些人无一例外是中国人,他们进门的方式无一例外是直接推门而入,决无一人敲门。如果不是亲见,我简直不敢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把门一推,一看见处长在里面,嘴里“哦”一声,马上退身把门关上,除了要找她的人外。我试图回忆在澳洲是否见过类似的情况,但想不起来,一是如果某教师或某领导的办公室门关着,一般是没人在里面。一是如果有人在里面,则会把门半敞着,让人知道里面有人。尽管如此,任何人如要进去,必以敲门声预先通知。

这就有意思了,因为这个一中一澳的不同动作,对贾岛的“推敲”进行了引申,使之空前的国际化,甚至不必疑神疑鬼地想半天,是推还是敲,就能作出决定,对一扇门的态度,中国人是推,澳洲人或西方人是敲。当然,这里面也有细微差别。如果你是一个熟悉双方文化的人,对待中国的门,就可能去推了,对澳洲的门,你就可能去敲了。

从这一点看,其实贾岛当年完全不必苦吟,他这个比中国人还要中国的中国诗人,一定会本能地“推”,而不是“敲”。一个中国诗人在唐代就选择“敲”这个动作,难以不让人怀疑他可能有外国血统或受过夷人影响。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把“僧敲月下门”译成英文,那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因为knock这个动作对译入语来说再自然也不过。

假如把贾岛的“僧敲月下门”改成“僧拉月下屎”,再译成英文,就不如译敲那么容易了,因为我们知道,中文是“拉”屎,英文却是push(推)屎。不知道这个情况的译者可能就“拉”了,知道这个情况的译者则可能会感到为难。如果你“推”,你就失信于译。如果你“拉”,你的译文就不符合英语的文化语境,因为在那个语境下,你只能把屎往外“推”,而不是“拉”,除非便秘,用手拉或别的东西拉。你如果强译“拉”,读者可能会得到贾岛便秘的印象。

我很高兴,“推敲”这个字的统治地位终于要被“推拉”取代了,将其译回英文的办法很简单,即to push-pull,不说你也知道。(欧阳昱)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