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芳华,但不绝代

芳华,但不绝代

来源: 作者:老酒葫芦 时间:2018-02-07 12:58:09 点击:

中国电影只要票房过十个亿必有问题,大众的彻夜狂欢必不是阳春白雪的继续升造涅槃飞许。一如一家餐厅越是人满为患其品质越不敢恭維,中国式的欢场头牌许多时候都是值得怀疑很难是货真价实的。在中国纵横数千年越是坐怀不乱的圣人君子越是心怀邪念直至不堪内心。

而且,越是清纯犹在的老男人他们在追忆似水年华时,其实他们的所谓怀念都不可回避其浅薄寡陋不堪一击,一如归国老华侨寻找儿时记忆中的冰糖葫芦和入口即化的香酥蹄膀及江南村姑手中的桂花糖水。

我从不认为坐在影院二十分钟看一次时间的电影是一部好电影。当年老谋子一部《山楂树之恋》让人回到阡陌后柔软初,半首我爱北京天安门苦涩如悔不及碎年,人性的色泽乍现——“他哪里走,我哪里跟”在中囯只有老谋子的山楂树可以让你重返青涩回到当初。

不得不感谢广电部上次公映前对《芳华》緊急叫停就像当年毛对邓的第三次打倒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从而成就了一代总设计师。2017广电部一收一放成就了《芳华》开映一周即轻松斩获五亿票房的滚滚白银。对这样的題材如此波澜不惊的电影语言已足够奇迹,毕竟一部无论哪个角度都算不上奇迹的电影,除了当代张爱玲之称的严歌苓文字底色,只剩下冯氏大导的金色招牌。

本人带着历史升华的深刻预期走进影院,走出影院时既沒希望也不失望,沒有洞穿心灵的花香顫栗也不见波澜不惊的淡定从容,有的只是一首首不见新意的暗红经典,一次次闪回的沂蒙丽姿看不见的性别例假——缓慢低沉的那些花儿除外。

这部电影的唯一亮点本人以为,那就是对战争的恐怖渲染:鲜血和嚎叫,残肢断臂和死亡的绝望呼号,救治不完的伤员和如山的尸体。在中国,如此这般的直面战争和死亡,当属首次。

这一篇影后感言早该完成但却断断续续写了十天,因不忍败了人民大众完璧无暇的怀春初夜——其实弯弯的月亮很弯。

再说一句,悉尼的影院很破,破的像并不绝色的芳华年代。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