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从巴拉瑞特到本迪戈——重走淘金路续篇之四

从巴拉瑞特到本迪戈——重走淘金路续篇之四

来源: 作者:沈志敏 时间:2018-02-07 11:29:19 点击:

1.纽斯坦特镇(NEWSTEAD)

今天是步行第三天,团队里的老队员根据老习惯,无形之间,脚步会越走越快,对于他们来说,三天才刚刚开始。新队员明显地跟不上了,脚步放慢,露出疲劳的神态,队伍拖得太长,不少人就坐上路边的车辆,坐一段走一段,也有的新队员坚持不上车,咬咬牙,赶上队伍。其实那些老队员们在上次二十天步行的时间里,也是这样咬牙挺过来的。

路边一棵一棵树木的距离,也就是你的脚步丈量的距离,你走过了成千上万棵树,也许你就完成了每天步行的路段。不远处有棵造型奇特的大树,盘根错节,树下端似乎受过创伤,一半的树皮已经脱离,露出斑斑伤痕,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住这棵大树;上端的树杆和树枝纠缠着在一起,许多些树枝已经枯萎,但有的枯枝上却发出了新芽和绿叶,让人赞叹生命是如此的顽强。一路上看到不少奇特的树木,荒草野岭中的许多树木都是自生自长自灭,有的会长成奇怪的形状,有的死而不僵,如同大自然的木雕。有时候一棵高大的倒下,恰好架在一条小河上,就变成了一座木桥。我不禁在心里问道,在自然的背后,是否有着一只大手操纵着,描绘着?

这里的区域到处都•被称为Golden Way(黄金地段),当年可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地段”,和今天大城市里所说的房价奇贵的黄金地段没有任何关系,也许恰恰相反,真正含有黄金的地方都是荒郊野岭。然后人们像蝗虫一样蜂拥而至,造成了所谓的人们居住的城镇。这里的城镇 “NEWSTEAD”(意译为——新的替代和用处)就好像有这层意思。从老图片中看到,黄金时代和黄金地段,这里水草丰美,一条大河——路德河围绕着矿脉,如今河道难见踪影。1853年的时候,已经有人在这里建造了NEWSTEAD旅馆,当然是以发现和挖掘金子为起点,迎接四方来客。另一张老照片上反映出1909年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大城镇,一场大水淹没了整条大街,但两旁的树木和建筑还井然有序,镇上有了另一家更具规模的皇冠旅馆,这家旅馆至今还在营业。

我们步行来到镇上,瞧见了不少老建筑,其中有一幢1868年的房子被整修一新,红墙绿门和拱形的窗户,上面刻着机器协会的字样。边上的社区中心也同样是一排老屋。

传奇老人马略也一路跟随我们来到这儿,他坐在老屋前面的长椅上唱起那个年代的歌谣,那条大黄狗维索也跟着汪汪地吠叫,大概这是它的歌声,然后它扑在主人的身上。

今天的午餐别有风味,是有一家附近地区的中餐馆制作好,开车送来的,不但有米粉盒饭,还有一种夹肉的烙饼,非常好吃,有人说,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美味的烙饼,我也吃了两个,外加一盒咖喱味的米面。

2.玛丹内(MAIDON)机器博物馆

下午到达另一个城镇玛丹内,傍晚时参观了这里一个最大的私人收藏的机器博物馆。

博物馆设在一个旧厂房里,里面保存着19世纪到20世纪的上百台老机器,各种各样机械装置,从简单到复杂的动力系统可以反映出时代的进步和发展。牛车马车到古董汽车到现代车辆,从手推车到拖拉机,大大小小,琳琅满目。不少机械今天看来非常夸张,但确实是当年澳洲工业发展的面目。这些收藏虽然都是笨重的“破铜烂铁”,但意义远远超越了金钱和价格,收藏者肯定不会发财,而且可以说是一件自找麻烦的苦事。老板说,他还收藏着数万份机器图纸。我想这些收藏是一笔不可估量的财富,同时表现出收藏者尊重历史浓重情怀。虽然这些历史不算漫长,但澳大利亚人执着的怀旧意识,可能来自于他们欧洲祖先。当历史的步伐越走越快的现代,人们必须静下心来,看看自己走过的足迹。这和我们重走淘金路,有着相似的心态。

机器博物馆的主人非常好客,在他们的餐厅里招待了我们的晚餐。

今夜入住的是一个培训交通人员的招待所,房屋门口还有交通灯。终于在第三天晚上踏进了有床铺有浴室的正规住房。我和老宋,还有巴村的两位男士住一屋。当晚,睡了一个好觉。

3.座谈会

第四天,也就是最后一天,外面风大。吃完早餐,大家共聚一堂,从墨尔本又赶来几位熟人,上次在步行途中给我们送过红烧肉的小红夫妇,KM温也来了,她参加头尾两天的活动,她一来又热闹了,恢复了徒步前的热身活动,每个人都表演了一番。

徒步之前,领队的恰尔斯.张召开了一个座谈会,让大家谈谈一路走来的体会。

KM温第一个发言,她说这次来是为了看看上次一起从罗布走来的老朋友。在走路途中,不仅仅了解到了许多历史知识和前辈华人的故事,而且在这些故事中受到了鼓励,锻炼了意志,提高了自己的精神力量。

玛克斯姆是奎斯的太太,是一位美术爱好者。她上次没有参加步行,但一路跟随丈夫,每天早晨把丈夫送来,晚上把丈夫接回,白天就在附近的教堂和乡村建筑等场所画画。这次她不但主动担任团队的支援者,而且确定自己也要走一段路。其实她走的不少,而且总是和奎斯一起走在前面,她还说,澳洲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住在城市里,他们大部分人缺少对乡村的了解,也缺少对自然之美的欣赏。女画家的眼光就是不一样。

高个子奎斯上次参加了全程行走,他开始的时候是从图片中了解到了澳洲华人历史,对此他很有兴趣,他曾经多次去中国旅行。他说和华人们一起徒步行走,每天生活在一起,也了解到了华人的生活方式。现在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我们这两次徒步也可以说是“一带一路”,从罗布到墨尔本是“一带”,从巴拉瑞特到本迪戈是“一路”

传奇老人马略说,在他一生中做了许多不平凡的事,但也多次犯了同样一个错误,那就是没有把那些活动用照片和录像记录下来。他提议,以后这样的活动应该录像制片。他还提出自己愿意出一千元钱,做一个活动的录像片。

领队的恰尔斯.张 问大家愿不愿意集资参加,大家都举手表示愿意。

有八分之一华裔血统的安吉尔这次还是担任后勤支援的领导,他说这次能和马略一起来很高兴,特别是又看到了马略的那条狗维索,和老朋友相聚让人高兴。这个步行活动华人白人都走在一起,行走时我们每个人都是步行团队的一份子。我们把种族主义的歧视扔到了脚下。

克里斯蒂娜.张说,以前华人新移民来此,对于中国人在澳洲的历史模模糊糊,并不清楚。通过两次步行,今天的华人们可以了解到以前许多老华人的历史故事,从巴拉瑞特到本迪戈的一路上,都是这样的故事。如果我们没有经过这样的步行,很多华人和白人间的事情,也许一辈子也不会认识。

珊迪.张因为上次给步行团队送来一大锅红烧肉,大家就叫她小红,她说因为时间关系,工作忙碌,上次步行来参加了两天,这次只能参加一天。她还说,许多华人只知道做生意挣钱,不像西人那样关心自己的历史。华人应该自己努力,不要看不起自己,所以要关心华人在澳的历史。

她的丈夫小陈说,虽然我没有和大家一起走过路,小红提出去参加步行,好像有点吃饱撑着的感觉。后来认识了步行团队的很多人。也给我带来了触动,让我改变了看法。那些参加重走淘金路的人都是好样的,是我的学习榜样。

庄雨女士是这次步行的新加入者,她说自己以前也走路,但不知道自己能走多少路,这次参加团队步行,远远打破了自己以前的走路记录,没有想到自己还能一口气走这么远,在走路中需要坚持,需要内心的鼓动,在路途中领略了真正的澳洲人的精神。

从新加坡移民来的陈静女士也已上了年纪,她说自己的父母刚去世,又处理了家里的一大堆事务,心情很悲伤。来墨尔本了解到了这次徒步行走活动,感觉到很有意义,就报名参加了这次活动。

从国内山东来的朱丽叶女士来到澳大利亚才七个月,她参加了这次活动以后,了解了许多澳洲华人的历史和澳大利亚的情况。她说徒步活动很有意思,以前在国内也参加这样的活动,以后回国,还要带着孩子去徒步旅行。

巴拉瑞特的庄严男士说,我参加这个活动是因为我喜欢走路,一个人走没有意思,参加大家一起走热闹,一路上还了解到了不少乡间小镇的历史风貌。庄严虽然脚下有老伤,也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完了全程。

他的朋友郭伟男士说,这次他是和庄严一起来走路的,虽然他住在巴拉瑞特,但六年来,他经常在中国和欧洲及非洲之间转悠,因为那儿有生意,每年回澳洲来住一段时间。在这次活动中认识了这么多朋友,也了解到了澳洲历史,看到我们先人在海外的打拼精神,这也是今天我们华人在这里的优势,我们应该都参加当地主流社会的活动。

年上七旬的杨女士是克里斯蒂娜.张的母亲,上次母女俩一起参加重走淘金路就成为佳话,她已经参加了三次徒步活动。她说,徒步活动能够锻炼身体和意志,通过路途上的见闻,了解到了许多早年澳洲华人的苦难生活。她虽然不会说英语,但感觉到今天的澳洲人挺友好的,她来澳洲多年,住在巴拉瑞特,也没有碰到过种族歧视的事情。

波罗斯在这次徒步活动仍然是队伍前面的先锋,他说他和庄严一样,就是喜欢走路,通过走路学到澳洲的文化历史,也了解到澳洲华人的历史,他认为澳洲华人的历史就是澳洲历史的一个部分。

年轻人张力说,他住在本迪戈,这次从巴拉瑞特到本迪戈的徒步活动他当然要参加,这次行走是会见老朋友,认识新朋友。

关英虹女士在这次活动仍然是支援者,她喜欢为大家开车,也喜欢团体活动。在路途中了解到许多华人历史,增长了知识,也知道了以前华人和西人的种种关系,现在认识到澳洲华人的历史就是澳洲历史的一个重要部分。她说她已经把途中的许多见闻做了摄录,在家里当作故事讲给女儿听。

KM温说,我也把许多活动做了录音,讲给女儿听,告诉她们华人的历史就是澳洲历史的一部分,这样对孩子很有意义。

欧阳女士和皮特先生这对华人老夫妇在这次活动中也是志愿者。欧阳女士的家庭已经生活在澳洲好几代,她的祖先姓雷,曾祖父在澳洲开酒吧,他的丈夫皮特墨尔本第一个华人青年会的组织者,早年,确实有不少华人受到种族歧视的事情。她还讲述了早年华人社团申请参加游行活动的事情。

皮特五十多年前来到澳洲,当时才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几十年过去,已经很难听说国语了,但能讲家乡的广东话。他说,在他来澳洲的时候,确实有不少白人歧视黄皮肤的华人,但我们自己努力学习,埋头工作,也逐步改变了西人对华人的看法。我们把澳大利亚当作自己的家,组织华人社团,也要参加到主流社会的活动中去。认识大家很荣幸,希望大家多参加澳洲的社会活动,这样对我们华人是有利的。

张述星女士也是这次徒步活动的新参加者,虽然是新人,她却走得很快,她以前经常跳舞,她说走路就像跳舞似的。第一天她迈开脚步走到队伍最前面,超过了波罗斯。她说听了大家讲的事情很感动,这些都是我要吸收的正能量。

我说,我把这些记录下来,以后写成文章为大家做宣传。

领队的恰尔斯.张做了简单的总结,感谢大家参加这次步行活动。

大家意犹未尽,有人还要再说。不能再说下去了,今天还有最后一段路程。

大家整理行装,把行李放上汽车,迈开双腿,又上路了。

图说:


路途中的老树


MAIDON地区的旧机器博物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