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叩开文学之门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叩开文学之门

叩开文学之门

来源: 作者:张奥列 时间:2017-12-20 16:30:01 点击:

看到文心社征集《晒晒我的处女/男作》,心里沉淀了一下:是啊,究竟自己的文学之路,何时“破处”?

文心社是以北美为重镇的海外华文文学沙龙。海外华人能坚持华文写作的,大多是中华文化的发烧友。我算不上高烧,但当初的文学之梦还是有的。忽然兴之所至,便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那份剪报。剪报的纸张已经发黄,因为是三十九年前从刊出的杂志上铰下来的,杂志早就没保留了。

说实在,这不是我署名的第一篇铅字,但应该是我正式发表的第一篇文学作品吧!它是一篇二千字的小说评论,发表于1978年6月号的《广东文艺》上。

《广东文艺》是一份文学月刊(后复名《作品》),是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杂志。当年我在省文艺中专毕业分配到编辑部当见习编辑。当初我的本意是想写小说的,谁知偏偏把我安排到评论组,每天处理评论来搞,或留用、或退稿,每篇都要写上详细的阅稿意见。此外,我还要为单位做会议记录,为老作家作发言整理,还要给报纸写些文艺简讯之类,这些文字杂务,无疑也是一种文学眼光的考验及文笔的磨练。毕竟看着别人的文稿经常从自己及同事的手中刊发,心里老是痒痒的。

那时,刚好《广东文艺》刊登了一篇叫《芙瑞达》的短篇小说,描述中国外交官眼中的一位非洲女孩的反抗形象。作为小妾,她受尽主人的欺凌,没有能力作高大上的抗争,而是耍尽孩童式恶作剧的把戏;而中国外交官碍于“友好国家“的关系,深表同情却爱莫能助。读完小说,我呆了半响,完全被那清新的内容所感染,久久不能平静。这篇后来获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佳作,题材独特,文笔清新,一扫当时文坛盛行的说教僵硬之风,引起了社会反响。作为评论编辑,我读了一些读者的来信,情不自禁也随手涂鸦了一段评介文字,从典型环境与典型性格关系的角度,直抒心中之阅读感受。

拙稿送到正病中住院的主编肖殷手中,他亲自执笔为它作了润饰,并写下详细的审批意见,决定发表。那天我到医院取稿,他兴奋地跟我唠叨着,差点连吃药都忘了。听着这位全国著名评论家声音沙哑的指点,看着稿签上那红色的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我真不好意思放下自己手中的笔了。这篇处女作《真实感人的艺术形象——读<芙瑞达>有感》很快便在《广东文艺》1978年6月号上刊出了,还拿到了我的第一笔稿费,大约二、三十块钱吧。当我捧着那带着墨香的文章,看着自己那铅印的署名时,忽然悟到了自己艺术感觉中的理性气质,内心涌起了一股激情,一种欲望。

想不到,就是这篇二千字的处女作,令我由此进入了文学角色,惶惶然当真做起批评来。后经北大深造并在个人兴趣的驱使下,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编辑之余,在全国各地报刊源源不断地发表文学评论。虽然这篇稚嫩的处女作,还残留着当时社会的文风套路,后来都没有收进我出版的几本评论集子中,但冥冥中却似乎划定了我在文坛上理论批评的位置。

后来移民澳洲,因社会环境变了,文学氛围变了,批评对象变了,我慢慢淡出了江湖。且一直忙于打工,未免笔墨疏懒,但文学之缘未尽,断断续续还在涂鸦,转而写些散文、小说、纪实文学之类的作品。评论与创作,是文学的两条腿,相互作用而前行,其思维与表述方式,虽然是两条路子,但艺术触觉却是共通的。回想起来,正是这篇处女作,一举中的,为我青涩的人生叩开了文学之门。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