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7-12-15 15:47:00 点击:

(八十九)

潘姨依然在牛棚和单位轮流报告,最先,红卫兵一直监督着潘姨搬运药物,潘姨尽管挺着个大肚子,但从不偷懒一下,之后,红卫兵便不再驻店监督,这之后,阿圆每天便偷偷摸摸的带着一些炖汤饭菜过来找潘姨,潘姨坐在仓库里的纸箱后面休息和吃饭,阿圆接替潘姨的工作,挑选药材,搬运药材,一刻也不停,很多次阿圆眼泪汪汪的看着潘姨大腹便便躲在角落里狼吞虎咽时,便忍不住眼泪嗒嗒滴滴的流下来,潘姨总是笑着宽慰阿圆,潘姨说,“当年你比我还难,但不也过去了。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没母亲,没家,连亲身父母是谁这辈子也不知道,你看我现在,有家,有丈夫女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你们,没什么过不去的,一切并不是太差。”只要肚子里孩子没事,一切就不是事。

这样的日子又重复了一个星期,阿圆和二娃虽然负责照顾着周奶奶和潘姨女儿,但潘姨始终下了班继续要到牛棚接受红卫兵思想检查,如今这预产期越来越近,这生娃和做月子可怎么办,阿圆愁的坐立不安,想发电报告诉周育民家里的情况,潘姨一直拦着。两人躲在闷热的仓库中争执着发电报与不发电报时,香兰急冲冲的跑过来告诉潘姨,红卫兵小将来了,阿圆立刻躲进一个大纸箱里,潘姨笨拙的从地上爬起来把阿圆带来的食物往纸箱里盖,夏天的仓库象一个蒸笼,潘姨的汗湿透了衣服和裤子,她笨拙的爬起来,头上的汗珠顺着头发滴到了地上,她坚难的站起来,举步要走,谁知踩到汗珠上,脚底一滑,踉跄倒地,潘姨豪不犹豫的又爬上来,只是地上的水此时更多,潘姨好不容易的颤颤巍巍的又站好,红卫兵小将总共是4人,他们是来对潘姨的反动语言定性和宣判的,潘姨免除其健民药店负责人的职务,降三级工资,任药店会计员。潘姨听完宣判,之前还忐忑的心理一下子就放松了,红卫兵一走,潘姨只见自己哗哗哗的水一直往地下流,人一下子虚脱了,阿圆丢掉纸箱冲过来,一把扶住准备摊到地上的潘姨,潘姨又是哗哗的流水出来,阿圆慌张的说,“羊水破了”阿圆才说完,潘姨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刚才一摔倒,动了胎气,眼下是小孩要提早出生了,阿圆连忙大叫着香兰,香兰气颤微微的跑过来,一看这架势,也知道潘姨要生,她一转头,从药店拿来一张橡胶垫,一捆白纱布,酒精,一包卫生纸,一个热水瓶还有一个小桶,还带来一把剪刀,都是生过小孩的人,虽然慌乱,但也知道该怎么排比,香兰放完这些,便和阿圆讲,她去乡里叫产婆来助产,潘姨突然抓紧阿圆的手,呼吸急促起来,阿圆连忙叫住香兰,帮忙把潘姨扶到胶垫上,同时用空纸箱把潘姨团团围住,潘姨又惨叫起来,一声比一声急,香兰和阿圆一起把潘姨的脚分开,两人学着之前她们生孩子时,产婆讲的话,呼气,吐气,用力,潘姨听着指示,一声大吼,早产的小孩从阴道中滑出来,阿圆连忙拿起消毒好的剪刀咔嚓一剪,脐带整齐的剪下来,阿圆放下剪刀的手一直抖个不停,她把血淋淋的婴儿抱到潘姨胸前,告诉潘姨是一个小男孩,潘姨开心的笑了,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对阿圆说,快拍屁股,小孩没哭,不能窒息了,阿圆赶紧对着婴儿屁股啪啪两下,一声响亮的初生婴儿哭声响起,在场的三个人如释重负,阿圆哇哇哇的哭起来了,香兰握着潘姨的手,眼睛湿湿的对着潘姨讲:对不起,我⋯⋯,香兰讲不下去,潘姨捏了一下香兰的手虚弱的说,不讲了,大家都是女人,大家都不容易,过去了,都过去了,阿圆把清洗完的婴儿用白纱布捆着小身体,她听到香兰的话愤怒的对香兰说:“你陷害小潘一次又一次,你太没意思了。”香兰抽泣着说:“你有二娃的疼爱,小潘有周同志,我什么都没有。"阿圆生气的说:“这不构成你害人的理由。潘姨对阿圆摆了摆手说:"算了,过去了。"阿圆愤怒的说:“没过去,等周同志回来,让周同志来处理。”香兰听到这话,掩面而泣的冲出仓库。潘姨叮嘱阿圆,不能跟周育民讲。”

三天后,周育民从北京赶回来,他收到了阿圆的电报,知道妻子的事情,他风尘仆仆的来到潘姨的床前,七尺男儿跪在地下,用脸贴着潘姨的脸,他对潘姨说:“当丈夫的没用,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真的愧为男人,潘姨摸着周育民的头发,轻轻的说:“这不是你当丈夫不保护我的问题,这是我个人的厄运,也是这一个时代的劫难。这是一场“野蛮、没有人性”的悲剧,相比死亡,流放,批斗,最残忍的是人的非人化,儿子揭发父亲的变异伦理观,人与人之间相互告密,夫妻反目,随意的毒打和辱骂上级和长者妇女,而这种种恶行的执行者只是一些木偶,他们连藏在背后是哪一只黑手在操纵都不知道,这就是这个吋代的悲哀。我们不要尝试改变,相比那些自杀,毒打,逼供的,我这点东西又算什么,我们只顾夹着尾巴做人,把这段岁月熬过去。(待续)

(九十)

周育民听着潘姨的话语,他的内心异常惆怅,作为一个军人,他对于国家的情感相比潘姨高尚和忠贞的多,他一腔热血,所有的理想信念和情操激情都是为了报效祖国,现在,他对人性、道德、理想、信仰等等都产生了疑问。

在北京时,周育民每天看到的就是用飞机式、挂牌子、戴高帽、拳打脚踢,剃阴阳头,人格侮辱等手段来对付开国元勋们,周育民有一个特别崇拜和敬仰的上级,已经给红卫兵整死,他死时,他的妻子也身陷囹圄,九个儿女自杀的自杀,坐牢的坐牢,没死没关的几个也四处逃窜。这位上级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自己的同胞手里。

周育民从北京这一路而来,有湖便有打捞上来的尸体,有树便有上吊的人,有人便有批斗,虽然对象不同,但那神情和氛围是一样的,批斗者一样的残忍中隐藏着兴奋的火花,被批斗者一样的绝望迷茫。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山村所有的墙壁贴满了大字报,大字报上谣言与事实,威胁与谩骂,质疑与驳诘,诽谤与挑衅统统混杂在一起,风格怪诞,富于杀伤力。但透露着相同的一种思维,一种语言,一种表述,好像一切都同化了,周育民觉得讽刺,这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什么高尚的革命,而是“造神愚民,有仇寻衅。”

潘姨母爱泛滥的抱着小小的婴儿放到周育民怀里,潘姨抚摸着周育民的脊梁,她深深的疼惜着周育民的失意,她希望她不要对丈夫讲出那么多对国家㤓制现实冷漠的话,但是,是人就有欲望,是人就有缺失,当权力在一个人手中时,国家体现的就不是法制,体现的是人的人性,他不爽时,他就要搞事,他不是一个大学生,他内心里缺失,他便要显示他比任何学者更有文化,把所有有思想的人踩在脚下才显得他独一无二,他惧怕失去权力,他便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保护权力,他感觉身边有人威胁到他,他便要拿开这种威胁,他好斗,平静的生活很乏味,他和一起奋斗的同事关糸开始微妙,这种微妙让他很不舒服,只是这样而已,这个国家并没有那么多的敌人,敌人是自己贪嗔痴俱全的心。

周育民看着熟睡中的婴儿,纯净皎洁,在他脸上,他看到了世间的一切美好,每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可以融化坚硬的冰块,也可以救赎混沌的世界,周育民的心慢慢的柔软起来,民族大义国家大事,如果这一辈人理不清,还有儿子这一辈的人,一切都有生机,没有那么绝望,周育民把小婴儿放到左手,他腾出右手,把潘姨也搂在怀里,他在耳边对潘姨悄悄的说:“我爱你,老婆,谢谢你。”

一阵大锣大鼓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一片打倒“破鞋“的呼声前呼后应的从巷子里经过,一个女人身上挂满了破鞋,头发凌乱,红卫兵在她脸上涂脂敷粉,还特意画了红艳的双唇,扯裂的衣服露出一半雪白的乳房,女人双手捆在后面,一个阴郁的男人揪着女人的头发,大声嚷嚷,快来看破鞋淫妇,阴郁的男人抖着一件白色破衬衣,几张用钢笔字抄写着古诗的信纸,一边骂骂咧咧的说:“和老子睡觉不情不愿,心里一心想着奸夫,老子一定要把奸夫揪出来,我他妈的斗死这对奸夫淫妇。"

二娃提着一陶瓷罐猪脚姜和阿圆迎面走来,阿圆失声的叫起来,这不是香兰吗?香兰也看到阿圆,香兰努力的想把散落在胸前的长发遮住乳房,只是,身体一动,头发又散开,始终无法把乳房遮住,香兰凄凉的看着阿圆,眼泪不停的滚落下来,阿圆忍不住就向她走去,二娃立刻腾出一只手,把阿圆半抱着离开人群,向潘姨家走去。

两个钟头之后,香兰就自杀了,听说是用刀片割脉死的,她用自己流下来的血写了一句话,“此生与你无缘,来世再见。”

香兰去世的同一天,周奶奶也撒手西归,她是撑到了九十高寿,看到了孙子的儿子出世才甘心走,她老人家的思想里总觉得,周育民娶什么人,做什么工作,生活好不好,讨论这一些没意义,只要能生儿子,为周家添丁,能够有后,这就是一个人活着的所有意义。可怜的香兰就是太明白奶奶的想法,所以才去暗地里许诺奶奶,如果她嫁给周育民的话,她最少会生三个男孩,奶奶当时的天平忍不住就摇摆了。但周奶奶没想到的是,香兰嫁不进周家,却因周育民的衣服和信纸而死,如果奶奶知道,当年香兰和她要的时候就不会给她,但那破衣服和信纸没用,不值得那么小气不给。

人世里的因因果果说不清道不明,得与失也无法定义,只是感觉到人的无明,好像遮住了眼睛在世间行走,明明是看到,但却看不懂里面的玄机和奥妙。在这样的各种批斗中,更觉得人的脆弱与渺小,周育民和二娃把周奶奶葬到了潘姨的小奶奶旁边,那里有很多熟悉的人,可怜的阿花也在黄土里静静的躺了很多年,她不参与人世间的所有纷争,她也不惧怕无常,她更加不会在意自己的丈夫一心的呵护着其他女人。三生石畔,缘生缘灭,前世今生,百折轮回,她的一切从她离开那一天就终止了,这世事与她无关。

可能也是一天里同时死了两个身边的人,于是,二娃夫妇,周育民夫妇都感到命运此时都在摇摆,丧钟好像随就会敲响,他们紧紧的互相靠紧取暖,生命好像是那么的短暂和脆弱,在这人世间,一个人的生命就如烟花般,从开始到绽放,直至消失,只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一个生命便随风而逝,风过无痕了,再找不到一丝存在的证据。明天,家里就没了奶奶,而单位里,也永远见不到香兰,潘姨说:"活着吧,都好好的活下去。”二娃说:“如果死,我想死在阿圆之后,谁料理她后事我都不放心。"(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