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7-12-15 15:43:45 点击:

(八十八)

夏天的清晨,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天微微露出鱼肚白,东边的地平线云雾缭绕,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挂在天际,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遗憾的是,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因为人类心灵的扭曲和时代的变迁此时奏出了不合调子的旋律。

阳光柔柔软软的照在干水沟中,蒙着眼晴的人跪在地下颤抖,而站着持枪的人都非常年轻,不是大学生就是中学生,不过十几二十岁,脸上甚至稚气未脱,但统一的冷漠,残忍,血腥,他们不是妖魔怪兽,但他们标榜着青春无悔的论调大张旗鼓的造孽,他们发生过什么?他们在想什么?为什么如此极端?他们又凭什么有权力呼着“革命”和“造反”的口号,向他们认定的不好的人,不好的事,不符合他们价值观的一切冲杀。

潘姨跪在干裂的土地下,脑子一片空白,或许在清晨里,刚苏醒过来的脑子还是混沌的,又或许因为孕妇对一切的反应都是迟钝的,左边只听得一声巨响,啪”的一声伴随着一个身体在潘姨的脚边倒下,一股热热粘稠的东西喷到了潘姨的脸上和身上,潘姨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味,她来不及尖叫,右边又响起一声巨响,潘姨下意的向前面倒去,护住肚子里的孩子,她尖叫起来,大叫,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潘姨嚎叫着求饶,这时,傲骨尊严和对时代的不屑在潘姨身上全部瓦解,她的所有思想里就是她的孩子,她要保护她的孩子。一群讥笑的声音响起,有一把女声说:“怕了,你不是和尸体睡一起都不怕吗?"潘姨顺着声音磕头,头大力的碰到干土地上,潘姨好像鸡啄米粒一样不停的磕,蒙住眼睛的黑布拿开了,潘姨看到两具尸体倒在自己脚边,两个的脑浆和血流到了土地上,尸体的左边还有两个瘫软在地上的男人,红卫兵大声的喊收队,他们用脚踢着两个瘫软在地上的男人,命令他们站起来,可他们却怎么也站不起来,潘姨手扠到地下,坚难的爬起来,她的额头流着血,血混合着尸体枪毙时溅到脸上的血和脑浆,因为夏天,坚难从地上爬起来的潘姨又满身是汗,于是汗又混合着血滴滴答答的从脸颊上流到脖子和头发上,潘姨好像一个血人一样的狠狈不堪,她抚摸着肚子,心里默默的和肚子里的小孩说,不用害怕,我们活下来了。

回到牛棚,潘姨才知道发生什么,原来这种刑罚叫做死刑陪绑,也叫假枪毙,本来潘姨并没有达到需要实行这种惩罚的条件,只因为她和尸体睡一起时居然睡的鼾声阵阵,激怒了红卫兵才有了这个早上的一幕。

潘姨经过这一场血腥之后,她收起了对红卫兵和整个时代不屑和鄙视的态度,非常配合和深刻检讨,如何摧残她并不重要,她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安全出世,其它都已经不重要。至于红卫兵,他日便有他们自己的因果报应。

接下来的日子,红卫兵继续对潘姨进行政治迫害,潘姨白天有时被关在小屋里写检查,有时被押到健民药店搬药材,一箱箱的药材从仓库搬到门市部,两个地方相邻在一起,但对一个孕妇来说还是一件比较困难的苦活,但潘姨乐意经受这种肉体的折磨,相比和死人同睡,假枪毙那种恐怖,潘姨认为搬药材根本就不算什么。

自从潘姨回药店搬药材后,香兰不敢正视潘姨,她躲躲闪闪的眼神显得慌张失措,她一直单恋着周育民,而同为女人,她所得不到的,偏偏又要眼睁睁的看着潘姨成双成对的甜蜜幸福,此情此景总让她暗之伤感,不解风情的阴郁丈夫也让香兰徒增愁绪,生活的失意致使她对周育民的情感由以前的浓烈转变成浅浅淡淡似有似无偏偏又不绝于心索绕着每一天,所以她嫉妒潘姨,这个女人总是可以得到她要的一切,得到了她喜欢的男人之后,又摇身变成她的领导。她只要有机会,她就愿意让潘姨活的不要太滋润,只是香兰又不是一个特别狠毒的女人,她看到潘姨挺着大肚子接受这一连串的惩罚,折磨,她的内心升起一丝丝羞耻感。所以她无法面对潘姨。(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