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小说连载)从老皇历中走出来的人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7-12-11 11:09:10 点击:

(八十三)

第二天,红卫兵把周育民和其它阶级敌人拉到台上,在他们的脖子挂上沉重的铁板,在头上戴上长圆锥行的帽子,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名字上触目惊心的画了一个血红的“X”字符号,周育民两手被墨水涂黑,和一群即将要批斗的“牛鬼蛇神“排成一字形,身体折成90度,两腿绷直,双臂扭到身后,红卫兵一手按他的肩膀一手拉起他的一条手臂,好像一架飞机的形状。

潘姨和二娃和阿圆都站在台下,每逢批斗,都需要全民参与,也有可能今天你站在下面,明天你就上台了。红卫兵用高音喇叭在台上宣布各个牛鬼蛇神的罪状,对台下的人民提出要充分揭露,要斗倒,斗垮,斗臭阶级敌人。台下的人们振臂高呼,人声鼎沸的高喊着打倒阶级敌人,有两个学生摸样的男孩冲上台去,对着周育民旁边的男人一阵拳打脚踢,然后从红卫兵手上拿过高音嗽叭宣布,他们和这个反革命分子划清界线,红卫兵集体鼓起掌来,原来,这两个男孩打的是自己的父亲。批斗会上,冲上台打父亲,做出这样的举动,不但没有成为罪孽和耻辱,却成为功绩和光荣,是号召大家要学习的典范。

潘姨看着这个全民失去理性的场景,她觉得人性在疯狂而可笑的行为里迅速消退,显露出狰狞的兽性本能,荒谬奉作真理,真理扔在地上。亲情、爱情、友情,尊重、信任、平等,它们全都脆弱得不堪一击。子打父,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学生批斗师长,员工批斗领导,平民批斗国家首长,这正是正义,这是沦陷。这不但没有法律也没了规矩更没了伦理,只是群魔乱舞。

潘姨看着在台上的周育民,心痛如绞,她告诉自己,要赶快想办法救周育民出来,如果不想办法,周育民是硬骨头,又不认罪,又不检讨,这样子下去性命不保。而且潘姨认为必须越快越好,此时台上张牙舞爪的红卫兵,台下疯狂嚎叫的群众,这样的状态和精神,好像大海上的鲨鱼,闻到哪里有血腥味就扑到哪里,在伤口上展开攻击撕咬。人和动物之间只隔一层薄薄的衣裳,潘姨虽然知道原本发动这场“大革命”的出发点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党的纯洁性和寻求适合中国的社会主义的道路。但一切已经走偏走乱。

潘姨心中一直猜想一切营救周育民的办法,但真的无计可施,潘姨深深的感到无力和苍白,潘姨死死的看着周育民,看着周育民墨黑的手,她心如刀割。一个红卫兵,拿着一个算盘丢在周育民脚下,两个红卫兵狠踢周育民的双脚,直到周育民跪倒在算盘上,潘姨的心在滴血,她看着算盘,突然想起一段往事。

很久很久之前有一天, 周育民小谈了一下就准备走。潘姨叫住他,说:“我希望你把你开始安置水上人家之前之后所有的事情登记在笔记本里面,所有涉及费用的项目,你登记后让对方签名,一式三份。你相信我,你做完之后,把笔记本交给我保管。希望你采取我的意见,这是我唯一对你的事情插手。只是这一次,以后我不参与。”。”想到这一幕,潘姨的心怦怦乱跳起来,她扭头就从人群里钻出去,她这头才走出来,二娃和阿圆紧跟着也跑到潘姨身边,阿圆一把搂住潘姨,对着潘姨说:“答应我,不能想不开。”潘姨连忙挣脱阿圆的怀抱说:"我没事。走,和我一起拿证据去。”

潘姨领着阿圆和二娃,向远处奔去,他们把这一场乱哄哄的批斗会扔到了脑后,和它拉开了长长的距离。

周育民总有一句话向喜欢抱怨时代和政府的潘姨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宿命。认清生活的真相后,我们必须还依然热爱它,因为它是我们的祖国。这是我们应有的生活态度。潘姨跑在路上,此时她更加对这个时代充满不满,愤怒和不屑,她压根就不想宽恕和接纳这样的时代。(待续)

分享到: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