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由Gwalia“鬼镇”想起

由Gwalia“鬼镇”想起

来源: 作者:非智 时间:2017-10-04 15:39:24 点击:

这个所谓的Gwalia“鬼镇”,离珀斯将近900公里,在Kalgoorlie(卡古理)黄金矿区内,距离黄金矿业镇Leonora只有几公里之远。

在进入热闹的Leonora镇之前,往左拐,不一会儿,就远远见到一栋欧式风格的二层楼建筑,及周围十几栋残破铁板及木头构筑起来低矮小屋,这曾是矿工们居住的地方。这些实际由木板铁皮所盖的房屋,房间窄小,光线昏暗,但多数都有个小庭院,用低矮木条围起来,摆几盆花草,看起来还有点精致。或许是当地政府为了让游客有了更直接的观感,这些花草多数还长着,有的还开着小花。

这些矿工小屋,已有百年以上历史。根据历史记载,这个称为Gwalia的小镇,曾是西澳第一个金矿。最初开采是在1869年,由现在西澳第一富翁及著名慈善家Andrew  Forrest的叔公John Forrest 进行勘探。这位叔公后来成为西澳第一任州长,西澳第一位联邦部长,他也是著名的Kalgoorlie “黄金输水管道”的实施者。这条管道从珀斯水库一路铺到金矿区Kalgoorlie市,全长600多公里。Gwalia镇最旺盛时期,是20世纪初,曾有人口将近1100人。但随着黄金开采生产的结束,矿工逐渐离开这个镇,目前,基本没几个人住在这镇上,连当时极为有名的二层楼的酒吧旅馆State hotel(国家旅馆)也成了空楼,不仅门窗紧锁,整个建筑也荒废,木栏杆都油漆斑驳脱落,有些地方则已朽坏。这个镇曾是Kalgoorlie金矿区繁荣之地,在那些目前空旷残破的矿工屋里,曾有过生气勃勃的家庭生活和爱情故事,在那个已被放弃的“国家旅馆”,也曾演绎了多少发财梦和雄心勃勃探矿开矿者的历史片段,如今真是“人去楼空”,唯有留下历史传说和残破的现实。

西澳被称为“西金山”,是因为她盛产黄金,也是因为她历史上有过犹如美国旧金山的探金采金热潮,而西金山之地,就在Kalgoorlie。故此说,书写西澳的历史,是以金矿区Kalgoorlie 起笔。没有金矿的发现,没有大量探金者的涌入,西澳也没有今天的发展。即便到目前为止,西澳的经济还依然依赖着黄金的生产,虽然随着铁矿及其它有色金属的发现,西澳成了矿业州,但说到西澳,人们还是忘不了西澳金矿,更忘不了金矿区Kalgoorlie 。闻名于世的世界上第一大露天矿“ Super Pit" 在Kalgoorlie,而且从1893年开矿到现在,没有停止过开采;甚至连西澳第一家妓院,也是于19世纪在Kalgoorlie的Hay这条街上开始营业。有了金矿的开采,就有了矿工,有了矿工就必然出现妓院、赌场和酒吧,这是因为当时的金矿工作者一旦发现黄金,手中有钱,就会逛妓院,泡赌场、狂喝乱饮,就会在辛苦之后将赚来的钱投到女人、赌场和烂醉之中。也许人生如此,所谓的“黄金之梦”,就是为了吃喝嫖赌,也就是“纸醉金迷之梦”。

当然,在这次Kalgoorlie之行中,我深切体会到当年淘金者的不容易。从所看到的矿工的房屋、摆设、生活环境,以及当时采矿设备,我可以体味到他们当年的艰辛。缺乏现代交通便利,没有铁路飞机,那些矿工及矿场所需用品,多是以骆驼远途跋涉运送到矿地。根据记载,在1903年没有铺设从珀斯到Kalgoorlie供水管道之前,矿区用水极为缺乏,需要骆驼运送。在金矿区曾经有过骆驼运送水到边远矿地,最远长达900多公里,创历史骆驼运送旅途最长之记录。现在当我们在Kalgoorlie打开水龙头,就有哗哗的水流出,可谁曾想到当年用水的不易和“滴水如金”的境况?

如今的矿工,住的是有空调电视冰箱,有抽水马,住在能够冲热水澡的板房;如今的矿工三餐吃上丰富食品,享受至少三星级宾馆伙食待遇;如今矿工来去几百、上千公里之远,坐的是飞机汽车;如今矿工,已是西澳高薪阶层,是许多人所期望的职业。当然,矿工们有了这种待遇,这一方面,是西澳州行政体制百年来为改善矿工生活待遇和环境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是黄金矿业逐步发展完善的结果。在黄金矿业从业近6年之久后,我已有了对西澳这个西金山金矿业的进一步认识和对矿工们生活改善的体验。可以说,如今矿区生活环境已得到极大改善,飞进飞出的矿工上班方式,也已改变矿工生活习惯和生活态度,那些妓院、赌场和酒吧再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吸引矿工们。能够在工作二周或一个月后坐飞机或汽车回到家庭,回到妻子儿女身边,矿工的钱就不会随便花在妓院、赌场和酒吧。故此,现代在珀斯好的城区置屋,并安居乐业的富有矿工,已是西澳普通百姓所羡慕的群体。

从艰难的淘金之路走来,一百多年后的西金山的Kalgoorlie已成繁忙的矿业城市。虽然有着像Gwalia这样的“鬼镇”的出现,但更多的像Leonora、像Kalgoorlie ,像Laverton 等黄金矿业繁荣之市镇,还一直带动着西澳黄金业的兴盛。即便近年来黄金价格受国际市场影响,黄金矿业有些低迷,但随着最近黄金价格的稳步上升,我相信,再过一两年,西澳黄金业将重返兴旺之路。而这条路,也正是我这次从珀斯到Laverton镇一千多公里,一路走来所看到之路:前几年寂寥的运矿石之路,现在已逐渐有了更多的满载黄金矿石的长列运矿车辆出现。

看着从我们身旁经过的运载重型矿业设备和矿石车辆,我心里对西澳黄金业的未来充满信心。也正因为有了这种信心,我对路经过的“鬼镇”Gwalia的过去,有了不同的看法和感受:虽然一个曾经繁荣的黄金矿业镇消失了,但却有了更多的黄金矿业镇兴起。可以说,Gwalia镇残破的矿工房屋和荒弃的“国家旅馆”,只是告诉我们,那曾经的黄金矿业先驱的艰辛和他们为西澳州黄金矿业曾有过的贡献。

这个镇的曾经繁荣和当时矿工们的生活环境,在百年后的今天,当我身置其中,不禁油然深感敬佩。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