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八卦《我的前半生》

八卦《我的前半生》

来源: 作者:非智 时间:2017-09-27 12:12:32 点击:

很久没有同朋友一起喝酒聊天,一方面是个人事情较忙,另一方面,则是慢慢地有点懒于社交活动,觉得比较无聊的是,除了喝酒闲聊,基本上朋友聚会就是打发时间。

现在的人在酒桌饭桌上是很少有什么有趣的话题,除了论人的道三议四,说人的八卦外,什么诗词格律、什么历史哲学、什么人生之意,基本上没人议论。若或有谁提起这些书生气的话题,即刻就有被认为是呆傻之人之危险。即便不被认为呆傻,也会被视为不食人间烟火者,引来的是奇异的眼光。

当然,不是人们不再议论这些话题,而是现在议论这些严肃话题的,多是在微信上,而且也多是借用他人的话或文章,自己不过是动下指头,转发而已。有了微信,人们书就少读了,什么世界名著历史哲学之书籍,基本上少人翻阅,因为人们已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看微信、看视频,花在微信上的闲聊,以及晚饭后的追电视连续剧上。

但这一次的聚会却有些意外,几位相识但久没见面的人,一个偶然机会在一张桌上,除了开始相互说些客气话外,逐渐地聊起来,竟然在几杯酒下肚后,谈起了人生之意,生活之理,进而谈到爱情观,谈到婚姻,于是就聊起最近流行大陆的《我的前半生》电视连续剧。

这部风靡大陆,甚至连海外华人都紧追不舍的电视剧,讲的是一个上海女子于大约四十岁之前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情况,讲的是中年人的婚姻,讲的是中年恋人间的恩爱情仇。

总之,是一部一些人认为“毁三观”,而另一些人认为正面揭示出真正的“人生观”的电视剧。

记得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曾写了一本《我的前半生》的自传,讲述了自己三岁当皇帝到成为阶下囚的大半生,这部自传,不仅是最后一个皇帝的故事,基本上是清王朝及满洲国历史缩影,是很有文学特别是历史价值的。

不料几十年后,另一部以写小市民生活为主的《我的前半生》出来了,可以说直接颠覆了人们的历史观和世界观。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的前半生,竟也值得写,而且写出来竟引起如此众多人们的追观,竟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一方面说明国人兴趣上的更趋平民化庸俗化,另一方面,也让人们知道目前国人生活上追求的是完全的自我感觉。

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陈俊生放弃罗子君,追求的是自我感觉,贺涵最后放弃唐晶而爱上罗子君,也是一种自我的感觉。罗子君从离婚后不管不顾地一路在贺涵帮助下,最后将情敌凌玲打败,甚至把闺蜜的男朋友也纳入自己情感中,更是完全自我感觉的表现。

这种自我感觉,换一句话说,就是“只要我感觉好,我喜欢,我就去做”。

这种观念其实是美国60、70年代中产阶层所追求的生活,追求的是个人幸福和自我感受,什么社会舆论,传统道德,人情世故等都不在个人幸福的考虑下。在这种观念下,不需要信仰,也没有国家,甚至对于社会的贡献,也根本不谈。

在《我的前半生》电视剧里,我们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些所谓的中年人(奇怪的是,在中国常常把35岁以上的青年人定性为中年人,将50岁以上的定性为老年人),没有任何信仰,没有任何政治观点,没有任何社会公益心,甚至连愤世嫉俗之心都没有。有的是办公室里小资情调地争斗,有的是朋友间对同一女人的醋意,有的是怎样利用关系破坏职场规律。当然,不管贺涵关照罗子君的儿子平儿而误了正事,还是最后担当责任辞职去捕鱼,都不是什么英雄之举,而仅仅可以看作是他的自我感觉自我意识之举,寻求的是自己的幸福快乐,所做的是自己愿意做的事。

再以罗子君为报答贺涵而收集菲尔材料,并状告扳倒他一事而言,尽管编辑在剧本中让她有着这种可能扳倒菲尔能力和机会,估计现实中是很难做到,我们也可以看出那是罗子君一厢情愿地顺着自己的感觉走。虽是为报答贺涵对她的帮助,但应该说是罗子君个人对自己能做点什么,愿意去做点什么,想去做点什么的自我意识的表现。

一个在上海生活得普普通通的女人,突然就有了被赋予丰富意义的前半生,这实在会令如果还在世的曾为清朝和满洲皇帝的溥仪无言。如果编辑仅仅为了展现那些忙碌在家庭,那些穿插于职场,那些背负沉重情感十字架的已婚男女故事,实在是不应以我的“前半生”来描述,这种“前半生”对于生活在中国都市女性来说,似乎极为普遍。至少,我不认为有多精彩多丰富多不容易。

我认为《我的前半生》电视剧,自始至终是在描述一群在当今中国都市中生活的中产阶层的男女们,告诉观众他们的那种“我想,我愿,我去做”的生活态度。几乎在剧中的任何一个男人女人,都在完全不克制的情况下,努力勇敢去做他们想做的事,哪怕终日一副苦大仇深背负沉重十字架的陈俊生,也能对已被自己抛弃的前妻罗子君的陷害者段晓天打出勇敢的一拳。更为勇敢的是罗子君的妈妈在爱情上的追求,不弃不舍不达目的不罢休。

虽然在剧本的结局,我们没见到罗子君同贺涵走在一起,虽然作者在画外告诉观众:惺惺相惜,深爱于心,曾经拥有比之结果更重要。但我们知道,生活的最终,一定是要么贺涵找到罗子君,要么罗子君找到贺涵,然后又重新他们间的爱恋。最终结婚,估计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在现实生活中,不愿急着结婚的贺涵,是不会在这一次的感情中,匆忙同罗子君结婚生孩子的。这些中产阶层的人,真正追求的是那一种曾经拥有的过程的情感,并不在意结果到底有多美。生活在当今,过上安适生活,用不着追求什么高远理想,做店员,小职员,或理想点当个部门经理或开个小餐馆,都能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那才是最大的快乐。

不追求宏伟事业,只在意人生快乐和自己幸福,我想,是《我的前半生》这部电视剧所要传达的主题。

在这里,没有“毁三观”,也没有宣扬什么正确的“人生观”。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