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女子监狱

女子监狱

来源: 作者:郭燕 时间:2014-08-13 15:08:54 点击:

澳洲大犯罪率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虽然走在路上的警察们都英俊威武,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但是大家觉得他们除了会给汽车违章超速罚款贴单之类并无很多雄伟建树。当然,一个平和的国度,和平的时代,警察作为一种象征更好。

有次和一个在教会工作的朋友聊起来,说没有去过这里的监狱之类的话题。她说他们教会正有一个到女子监狱做志愿者工作的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同行。我说当然,不仅是为了好奇心满足,以增加写字的内容,主要是真的想了解一下澳洲的监狱是怎样的。因为一直听说那里阳春白雪的,犯人可以有一定的自由,看新闻,图书,吃的也不错,有人甚至乐不思蜀了,因为出来后也无家可归,干脆住里面风雨无碍,管吃管喝,有人照看,多好。

是个飘着小雨的冬天,阿德的冬天就是雨季,有些阴冷烦人,雨会说来就来,随意飘洒,然后说停就停,转眼晴空万里。清晨我们在city碰面,然后乘车来到阿村北部的监狱所在地,居然就在市区不远的地方,远不是想象中偏僻郊区或者与世隔绝的姿态。

因为事先有报名预约,所以拿出驾驶证或者身份证明就可以进入了,远没有多少紧张或者压抑的气氛,然后在进入大门后将所有东西放在警察递过来的盒子中,手机,手表,手袋统统锁起来,给一把钥匙,等出来后再取。当然,这一切都是警察给完成的,我们和放置随身物品的带锁的箱子都相隔甚远。

然后进入第一道门,我才知道还有好几道门,由一名女警察带着我们沿着铁丝网围置的院子走进监狱区,经过两道门栏,穿过一个种满蔬菜的院落,在进入监狱范围内又经过一道安检才来到了监狱区。

是那种像北京平房区那样的宿舍式联排单元房,我们去了先到休息室,由警察管理员介绍我们今天需要做的工作,然后茶点小憩,还没干活儿呢,早茶先来了,澳洲风格,哪儿都一样呵。

于是和每位志愿者互相介绍一番,以相互认识。志愿者大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在教会活动中他们已经彼此互相认识。我是外来者,因为朋友也参加他们的教会活动,所以她认识几位志愿者。

当然干活是主要的,管理员在茶点后给我们做了分工。我们女士们做一些清洁监舍的伙计,男士们负责清理刚刚装修过后的建筑垃圾以及油漆监舍外墙,原来是监舍的部分装修更新,要知道平时这些手艺活儿在澳洲的收入还是蛮高的。

我和一位叫约翰的退休工程师边干活边聊天,我说我想看看监狱是怎么个情形,我不是教会中人,他说难怪以前没有见过你,然后他介绍说他已经退休了,以前是工程师,与其在家里听他太太唠叨,不如出来干点啥,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好奇,就是想做点事,不然一把老骨头就锈了,或者朽了,反正干点事不会老的快。他轻松自如地涂着油漆,貌似很enjoy。

我观察了一下监狱的构成,一排房子有6个很小的起居室,中间是客厅加厨房加浴室卫生间,女犯们可以做饭休息,没看到电视,所以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看新闻?

每3个起居室连在一起,每个房间大概6或7平方米左右,可以放下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然后进门左手有个衣柜,床和桌子紧挨着,没有多余的空间,出门后有个狭细的走廊,可以通往公用客厅浴室厨房餐厅。说是厨房,也就烤个面包或者切个水果之类,因为犯人由监狱统一提供饭菜。

有个警察跟我们介绍说,这里是轻型犯人,在押人员都是小犯罪行为而入狱的,所以自由度相对高点,她们白天干点零碎活计,晚上休息,并不是特别戒备森严的区域,当然想要逃出去也很难,虽然在监狱住处的一个坡顶可以看到远处住宅区的轮廓样貌。

我在后面一排没有装修的监舍外,看到一名坐在屋檐下正在抽烟的女犯,我觉得她很悠闲,当然这种失去自由的悠闲谁也不想要,不过她真的神态安然,还对我们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自己坐在那里抽烟想心事,也许什么也没想,就这样呆着。有人说她是非常轻的犯罪,好象是偷窃了什么东西,到达犯罪额度,而又不是多么严重,所以进来几个月接受改造,以儆效尤。

还有在屋里做着发呆的女犯,说是进来两三次了,所以很是沉默,或者在反思,为何屡教不改,或者在想其他什么。

舍监的管理人员说这些人进来后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抵触,但是进来了,就要接受惩罚,触犯法律必须惩戒。她指着大片的菜地说她们平时干些农活,也不是很重的活儿,然后指着更远处的一片区域说那里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一般人不可以进去,那是特别禁区,因为不少犯人都犯的是重罪。

远处一片迷蒙,高大灰色的墙垣隔离了和世俗的距离,不知道里面是押着怎样的重型犯,因为貌似在阿村这个地方杀人越货的犯罪也没有多少,当然触犯刑律的案件也时有发生,我们普通百姓或者没有涉及,所以不甚了解,其实一些变态罪犯,伤害他人罪犯,还是没有消停的。

干活到下午,又到了下午茶时间,管理员感谢志愿者们的帮助支持。大家貌似开始放松了一点,有人说笑了一下,而在干活的时候,貌似人们都莫名地严肃不苟,也许监狱这样的气氛,心情不会放松,毕竟是人性因为放纵或者原罪或者罪恶而受到制裁后的惩罚,多少有点压抑的感觉。

因为要乘车的时间关系我和朋友先行离开,一名狱警送我们出来,依然是严格的手续和层层门卫,并非铜墙铁壁,依然卡哨严律,毕竟是庄严的法律制裁所属。

出来后还是有点压抑,不知为了什么。外墙的铁丝网和深灰色,加重了沉重的气氛和威严的冷凝。说什么呢,犯罪是对人类尊严的践踏和对法律的蔑视,所以在公平的制度面前,必须接受法律惩处。

只是有些惘然,这么福利优裕的国度,人们是怎样的情形导致犯罪?人性,天性,罪性?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