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花大姐,你慢走

花大姐,你慢走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20-03-04 12:24:31 点击:

她趴在黄瓜叶子上,一动不动。

想必不是在闭目养神。

我低头,凑近,想数她背上的星星究竟有几颗。

以前的我,比现在的我更无知,误以为所有瓢虫都是坏东西。当时想,它们爱蹲在菜叶上,难道不是在偷吃青菜么。

所以,以前的我,具体说,就是儿时的我,一看到菜地里出现瓢虫,就活捉它们。先搁掌心里玩,玩腻了,送给母鸡当零食。

我们那地方,瓢虫不叫瓢虫,叫“花大姐”。

“花大姐,穿花衣,飞去东,飞去西。”童年的一堆儿歌里,其中一首就这一句。

识字后乱翻书,方知大多数瓢虫不是害虫,是益虫。

极少数的,如十一星瓢虫、二十八星瓢虫,才是害虫。其它的,二星、四星、五星、七星、九星……统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帮农民伯伯除害,专吃蚜虫、蚧壳虫的昆虫。

我没数清黄瓜叶上的花大姐背扛几颗星,额头不小心碰到瓜藤。黄瓜叶跟着受了惊,吓得一抖,花大姐当即警觉。

她当机立断,张开翅膀,飞走了——瓢虫当然有男女之分。但,既然芳名为花大姐,就一律“她”吧。

翅膀那么小,即便有冲向蓝天的梦想,也无法展翅高飞。她小心翼翼落到旁边的刀豆藤叶片上。

黄瓜叶子上很多小孔,肯定是哪个害虫干的坏事。刀豆藤叶片呢,一定缺乏舌尖上的好味道,每片叶子,竟然都完好无顺,一个孔都没有。

黄瓜叶上毛茸茸的。刀豆藤叶儿呢,好似有人打过腊,抛过光,略带光泽。但好看不中用,虫子似乎不喜欢吃。

花大姐,你的眼光不行啊。刀豆藤叶片上,一个虫眼都没,那就没害虫在那作威作福。你飞去那儿,哪能为民除害哦。

我抬右手,曲起食指,用大拇指扣住。然后,对准刀豆藤叶片的背面,突然弹出食指。

花大姐中招了,被我的“一指禅”神功弹出叶片,火箭弹一样,落到一米开外的红薯地里。

好像,落地时,她还就势在地里打了几个翻滚。对,必须得顺势而为,在泥地上滚几个滚。否则,直通通砸地上,易得脑震荡。

我担心花大姐就这样被我送去了阎罗地府。弯腰,睁大眼睛,打量她好一阵。

她在地上喘息半响,开始行动。

先是试探着伸腿,向前走几步。阿弥陀佛,她应该是仅仅受了惊吓,五脏六腑想必无恙。很快大踏步向前进,向前进。而后,展翅,飞起来。

红薯苗上开了几朵花,模样挺像小喇叭。

忽然想起老家一句俗话,“红薯开花,夫妻分家。”

儿时的乡下,红薯苗开花不算常见。到了澳大利亚,常见红薯苗开花。难道,澳大利亚的家庭离婚率非常高?

纯属瞎说。

中国的北方,红薯苗很难开花。南方,就易见开花的红薯苗。

这里面藏着啥说道?

答:红薯苗开不开花,跟气温高低和日照长短有密切关系。气温高,日照短,红薯苗就易开花。

我家后花园的红薯地,旁边站着几棵高大香蕉树。片片香蕉叶都比铁扇公主的芭蕉扇还大,活生生让红薯地变成日照短的灾区了。

花大姐落在一朵红薯苗的花上。

这朵红薯苗的花,是淡紫色的,花蕊却是白色。花大姐落在白色的花蕊上,比黄豆还小的一点红,如落红于白,艳丽得很。

这纤弱的花蕊,肯定不曾有过此艳遇,也可能都怪自己林黛玉那般的体质,花蕊的身子一歪,花大姐就从花蕊顶端一头栽进花的喇叭里去了。

我不为她的安危担心,我能保证,喇叭里绝对没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毒。

我对着红薯地说一声:花大姐,你慢走。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