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 小小说 ) “朋友圈”里的她

( 小小说 ) “朋友圈”里的她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20-02-05 10:36:40 点击: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了我的微信“朋友圈”的,但这也是因为我的微信从来都是敞开大门,笑纳所有凡来要求加我微信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也许会是朋友朋友的朋友。

自她入了“朋友圈”,差不多每天都会看到她发的微信,就像是在记日记一样。只不过她的这个"日记"不只是给她自己看,最主要的还是给大家,给朋友们看的。

通过她的微信,我知道了她是个移民澳洲还不满十年的新移民,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的儿子和一个九岁的女儿。男孩女孩都很聪明漂亮。

她的文字表达能力不错,所以在微信上, 她除了向“大家”展示她的家庭,她的儿女的状况外,也会扯一些家长里短。由于在“朋友圈”,她有一批和她差不多年纪,又是差不多现状的“姐妹”“闺蜜”,所以每当她的微信出现,上翘的大拇指下就会出现一大堆“赞”。

当然有时候她也会结合时事,谈一些观点看法。比如她会坚决反对澳洲接受难民,她也会拍手赞同澳洲提高移民门槛,减少每年的移民名额。她的这种观点看法,在“朋友圈”,又赢得了许多个“赞”。

但当我看到她的这些观点看法时,感觉总不是很“舒服”。我的眼前会出现一副画面:一座海岛,海岛前面的惊涛骇浪中有着一条载着已上了部分岛民的船。那些没有来得及上船的岛民,向着这条还有足够空间可以载人的船奔去。但那些已经上了船的岛民就催促船长快快拔锚起航,置那些急急忙忙奔来的岛民于不顾,弃之而去。。。。。。。

从去年年底开始,中国武汉出现了一种病毒,叫新型冠状病。这种病毒会感染,会人人相传。病毒很快扩散,并也传到了澳洲。

于是那几个从中国回来,带有病毒的华人,被送进医院隔离治疗。而且澳洲就此采取了措施,凡从中国回来澳洲的,在机场要接受检查,发现有了症状,就得进医院隔离,做进一步的检查。

这个搞得人人自危,满世界紧张的大事情,自然也成了这些日子,微信“朋友圈”谈论的主要话题。

上个星期,她竟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呼吁学生家长联名请愿,要求澳洲政府教育部门,对那些从亚洲,中国回来澳洲的学生,采取两个星期在家隔离,不能去学校的措施,以免将可能带来的病毒传染给别的学生。

她并请了一个姓吴的博士,用英文写了一份给政府教育部门,呼吁要求政府立刻采取行动措施的请愿书, 然后要求学生家长们签名。

她这样“急吼吼”,兴师动众的,好像是要搞什么群众运动。再说了,你都想到了,政府有关部门会想不到?当看到她搞出的这个联名请愿书时,我就在想。

而且对于这个请愿书,我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看到她在微信上,讲她关于对拒收难民,紧缩移民的观点看法时,是一样的感觉。我也在想,她这样倡议,发起学生家长联名情愿活动,按我对她的了解,她的儿子和女儿这个假期一定没有去海外,就是去了,也一定没有去中国,去亚洲。她不就是在担心她的子女吗?

她发起的学生家长联名情愿活动竟也得到了上万学生家长的响应。

但不几天,澳洲悉尼,墨尔本两个主流媒体的报纸,一个用醒目的加黑大标题,不分“青红皂白”,不管这孩子是从海外回来,还是这孩子这段日子一直是在澳洲居住,根本就没有出过澳洲,一句话,“中国孩子,待去你的家”,登在了头版。另一报纸也在头版,干脆直截了当地, 故意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之为“中国病毒”。这时候的在澳华人就受不了了:这不是种族歧视的言语吗?于是他们又发起了另一场集体行动: 要说了这种歧视言语的报纸,向在澳的华人道歉。

于是也又有人说了,这两份英文报之所以敢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地说这种歧视的话,和那个学生家长联名请愿书有关。这是“自取其辱”,自作自受。“不作死不会死”。

这之后,有段日子了,微信“朋友圈”不见了她的身影,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她是怎么了?会不会是她自己也这样认为,是她发起的学生家长联名请愿活动,招来了这两份英文报那歧视的言语。她感觉丢面子了?

后来我在一个朋友那儿了解到,原来这次假期,她女儿因为要在假期上补习班,她就留了下来,陪她女儿。而她先生则带了他们的儿子去欧洲游玩。不想他们父子两人回澳,她儿子竟被检查到已被传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这可真是难以预料呀! 她儿子可是没有去过亚洲,更没有去过中国哦。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