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那一刻,我几乎成了首富

那一刻,我几乎成了首富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9-12-16 10:49:52 点击:

周六,晨。

入花园,走三步,脑子里突然冒出盘点念头。

对,家财几许,我还从没统计过数据呢。

想干就干,立即动手。盘点正式开始。

先果树吧。

芒果树三棵。无花果树一棵。橘子树一棵。小青柑一棵。桃树五棵。香蕉树大大小小二十来株。荔枝树一棵。樱桃树两棵。牛油果树两棵。人参果树三株。葡萄三株。红心苹果树一株。木瓜树三棵。桑葚三棵。红枣树两棵。菠萝一棵。枇杷树一棵。蓝莓一株。柠檬树一棵。香榧树三棵。脐橙一棵。火龙果一棵。石榴树一棵。

一直想拥有一株柚子树。寻寻觅觅,至今也没弄到手。

菜地,郁郁葱葱。

种有黄瓜,南瓜,葫芦瓜,西葫芦,姜,洋姜,日本花姜,芋头,土豆,紫红薯,紫扁豆,黄豆、花生,四季豆,长豆角,韭菜,红菜苔,小白菜,紫包菜,牛角豆,豌豆,朝天椒,湖南辣椒,青椒,田七叶,潺菜,腰豆,玉米,向日葵,莴笋,油麦菜,红苋菜,芥菜,水萝卜,红心萝卜,佛手瓜,吊瓜子。

对,还有雪里蕻。

雪里蕻是冬季的蔬菜,可还是有不少残余势力,稀稀落落躲藏在春夏菜蔬队伍里。不是有意种植的,是种子掉地里自生自灭。

严格说,红菜苔也是在冬季登台唱主角的蔬菜。到我这里,一年四季,始终不批它的年假。

不准休假,别说年假,月假都不行。你又不是花姑娘,大姨妈不会每个月造访你家对不。所以,你必须任劳任怨坚守你的菜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因为我特喜欢吃红菜苔。红菜苔,有故乡的味道。湖南本土的蔬菜嘛,尽管它一到澳洲,从没红出故乡那种红得发紫的光亮色彩。

菜地边沿,也没闲着。种香料,挺合适。

有芫荽,紫苏,蒜苗,葱,香芹,洋葱,茴香,薄荷,香茅,枸杞叶,九层塔。香茅,有人有说它就是柠檬叶。二者是否同一个东西,我拿不准。

前段时间读篇文章,说韭菜算香料。

我该不该把韭菜清出蔬菜队伍,推进香料群?

还是算了吧。

我家的韭菜地,有半张八仙桌那么大。每次剪,孩子她妈若是拿去做韭菜盒子,可以做三七二十一个;直接炒菜,可以炒三盘。还是不算佐料圈子的香料吧,纳入主流蔬菜方阵更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花木有哪些?

小青竹,墨竹,大叶榕树,小叶榕,滴水观音,万年青,紫藤,喇叭花,绣球花,大丽花,栀子花,风信子,三角梅,格桑花,凤仙花,玫瑰,迎春花,海芋,马蹄莲,杜鹃花,鸡蛋花,睡莲,米兰,茉莉花,菊花,海棠花,郁金香,六月雪,百合花,一串红,吊金钟,水仙花,美人蕉,散尾葵,红掌,鹤顶红,君子兰,一品红,吊兰,文竹,虎皮兰,金银花。七里香,金钱树,巴西铁,红枫。

盆景22个。

来路不明的,奇形怪状的石头若干。

自家养殖的家禽家畜,不计。

只说不请自来的活物,多得呀。光蜥蜴一种,老蔡全家上阵去数,也数不清。

我在另外一篇文章里,详细介绍过我们家的蜥蜴,这里就不多说了。

掰手指头。有树蛙,青蛙,蜥蜴,蜘蛛,蚂蚁,千足虫,螳螂,蚂蚱,屎壳郎,金龟子,瓢虫,蜻蜓,蝴蝶,蜜蜂,野鸭,火鸡,袋貂,邻居家的黑猫。

黄鼠狼也有,不常见。但一出现,就来者不善,咬死了五只鸡。

访客还有各种各样的鸟。鹦鹉最多,喜鹊其次。黑乌鸦也来,笑笑鸟再次。黑乌鸦来一次,我轰一次。

这里,我想特别介绍一下树蛙。

树蛙有两只,一大一小。小的,总出现在种朝天椒和潺菜的地里。大的,以芒果树为家。

半夜,如果领蔡蹦蹦太郎去后花园草地撒尿,没准能在芒果树那儿,与一只绿得发紫的青蛙劈面相逢。

那就是树蛙。

蔡蹦蹦太郎见多识广,看见树蛙,从不汪汪汪汪汪乱叫。树蛙知道老蔡和小狗都不是它的菜,也就从不向我俩发动攻击。

十有四五,树蛙鬼鬼祟祟趴树干上。往往,会有一片格外宽大的芒果树叶半遮半掩,覆盖它的半个身子。

明知道树蛙这么干,不过是借树叶当掩体,不暴露自己身份,便于狙击坏分子。只是,头上好似戴了绿帽子,不雅。

拜托,下回换个头饰好吗。

后来,蔡果恬之的洗脸毛巾要换岗,我随手甩芒果树干。略一迟疑,动手去拣根小棍子,折个人字形,把毛巾撑成小帐篷状。

树蛙,这花头巾以后归你了,你试试合适不合适。

还没完,在后花园垦荒时,我曾挖到两个锈迹斑斑的马蹄铁,钱币也有几枚,都是低于一元的有女王头像的澳大利亚硬币。我一直在做白日梦,花园底下应该埋着少则100枚上个世纪的金币。哪天一锄头下去,终于能让它们暴露在阳光底下呢。

……盘点未完,眼见一只蜜蜂落在一朵白玫瑰上。忽然想起遥远的乞丐朱重八。

朱重八后来不当乞丐,跳槽去寺庙当和尚了。再后来,发现身在禅房,可心在花花世界,于是又开溜,当造反派去了。后面的故事,连小学生都知道,他改名为朱元璋,率一帮好哥们,掀翻元朝的皇帝,当上了明朝的第一任CEO。

由此可见,改名是多么的重要。细声说,老蔡就改过两次大名。改一次,人生就上一次台阶。我觉得,再改一次,估计连比尔盖茨就要坐到我后面的沙发上了。至于马云同志,沙发就不用给他准备,让他搬条小板凳,坐后面看戏去吧。

不说改名的重要性必要性,继续说老朱当皇帝后的事。

有一天,朱元璋大帝坐龙椅上打瞌睡,迷迷糊糊中想起一件天大的事。都说自己一个乞丐一个和尚,识字都有限,动不动会念错别字,却能当上皇帝,是祖宗埋了块好坟地之外,还有一个至关紧要的原因,他的八字好。意思是,命好,天生有当皇帝的命。

朱元璋一想到皇帝命,就急得差点小便失禁。

他想,世界这么大,未必那年那月那日那时,满世界就老朱他妈生崽么。有没有可能,还有一个马重八或牛重八,和他朱重八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呢。生辰一样,那就八字相同,那就同样有当皇帝的命哦。

老子艰苦奋斗半生,好不容易干掉元朝干掉陈友谅干掉张士诚他们,不会再跑出个也有皇帝命的家伙来造我老朱家的反吧。不行,老子得先下手为强。

皇帝的最高指示一出,举国集中力量,以风狂雨骤之势,很快揪出一个人来。他当真和朱皇帝的生辰八字一模一样。

照朱老大坐江山后的大脾气,那就是懒得浪费人力物力,也不亲自出马,直接派人操块板砖去,一次性拍死这个竟敢和自己生日相同的家伙。只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皇帝也不例外。

那个稀里糊涂被逮捕的倒霉蛋来到朱皇帝面前,两股战战。朱老大努力摆出慈祥满目的样子,问:“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呀?”

答:“养蜂的。”

蜂农如实道来,家有14箱蜂,蜂蜜每年产值多少多少,毛收入多少多少。三下五去二,除去开支,净收入仅剩九牛一毛。蜂农嘟噜道:“皇帝大人,我真的没偷税漏税啊。”

皇帝开心了,满意了。

他不在乎这人偷税与否。他暗想,如果这人是打铁的,是杀猪的,是卖草鞋的,是读之乎者也的,他就没命了。养蜜蜂的,好啊,好的很哪。

你是统帅千万只蜜蜂的头儿,掌管14箱蜜蜂。老子统帅千军万马,天下分13个行省再加上以首都南京为核心的直隶省,不正好是14个省么。咱哥俩都是皇帝命,我是“人皇”,你是“蜂皇”。嗯,好,真好,太好了。来人哪,打赏。

皇帝诏曰:你养蜜蜂,要一直保持着14箱的规模。不得扩大规模经营,也不能缩小经营规模。违者,崭立决。

就这样,这个和大明皇朝第一代皇帝同生日的人,莫名其妙被铁链锁到祖国的首都南京,又莫名其妙被强行塞一堆赏金赏银,还扛着一个莫名其妙的诏书回家了。

——预知后事如何。我想告诉你,我也不清楚。

按算四柱八字那一套,朱老大和蜂老大,说不定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了。

想完人皇和蜂皇,我心里悄悄乐开了半朵花。我对当皇帝兴趣不大。只说后宫那么多佳丽,从不动她们,自己受不了;每天使劲去动她们,还是自己受不了,命会短嘛。还是当“蜂皇”好。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都给我闭上嘴巴,产蜂蜜去——统帅一群从不多嘴的千军万马,岂不更好。对呀,我不是也已统帅了千军万马。它们,集体葆有沉默是金的美德,正全心全意替我守卫后花园这块独立的疆土,正呕心沥血奉献它们的青春和一点都不热的血,供蔡家吃喝,还源源不断献上美色无边供老蔡欣赏。

你看哦,光玫瑰,我就栽了108株,20多个品种。丰富吧。还有那么多的水果蔬菜那么多的花草树木。丰富吧,富有吧。

亚马逊的一把手贝索斯,当今世界首富,据称有1300亿美金的资产。

道生法师云:“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不用说出没于我家花园的鸟兽吧,只说人间草木,光眼前所见,何止1300亿生灵。更多,多得离谱。

巨富啊,我是。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