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有一块地真好

有一块地真好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9-12-04 10:20:46 点击:

在悉尼农产品批发市场买了一袋土豆。竟然不是蛇皮袋,也非塑料袋,是麻袋。20公斤,10元。

孩子她妈是甘肃人,小时把土豆当米饭吃。三个丫头遗传了她妈对土豆的热爱,甭管哪种花样,清炒土豆丝、干煸土豆片、孜然土豆丁、小葱拌土豆泥、烤土豆、清蒸土豆薄片……,百吃不厌。

平时在超市买,就算长相平常的土豆,两三元澳币一公斤是常事。批发市场这么便宜,等于白送。赶紧多买点喽。

接下来事不凑巧。全家接二连三生病,战斗力严重不足。土豆才吃一半,余下的,要么开始发芽,要么土豆皮发绿。

吃过土豆,没吃过土豆的人都知道,已发芽或表皮变绿皮的土豆不能下肚。除非,你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这自然不是我的亲身体验,否则我早见佛祖去了,哪能在此敲打键盘。不信,请自己去找谷歌要答案,或者去问百度。据称是板上钉钉的科学。

不能吃也不丢。丢了可惜,埋地里去。

不用劳驾你提醒土豆们。已发芽的,过几天肯定有小苗钻出地面。没发芽的,躲在泥地里给自己鼓劲,很快,照样有嫩苗从芽眼冒出来,紧接着嫩苗铁定用劲往外面的世界拱。

土豆种下后,不用费心思去照顾它。随它们自己在泥土底下扩张自己的地盘吧。不用浇什么水,也用不着动不动舀瓢屎尿淋它们头上。

一句话,土豆的要求从来不高,只要阳光到位,其它待遇,它们绝不跟你讨价还价。

就算你是懒汉,别的种不出名堂,你就种土豆。大半年后,掘开土,泥里头,勾肩搭背的,你推我拥的,都是土豆。

有一块地真好啊。

接下来,该讲地瓜了。

在悉尼农产品批发市场买了一箱地瓜。对不起,我更习惯喊它们“红薯”。10元。

多重?不知道。

白皮紫瓤的红薯哦,我的最爱。

煮米饭时,放几块;清蒸,可当早餐;煮熟而后捣烂,和糯米粉搅拌在一起,做成糕状,蒸熟,就是蔡成牌简易版年糕;后花园挖个坑,把泥块用火烧得滚烫,再把红薯塞进去,烤红薯的香味很快就会飘到120米之外的伊丽莎白家。

想得一句老话,小时候常听人打着哈哈说。“吃红薯,放臭屁。”

准不准?我真的不知道,我吃了半辈子红薯,至今没成为臭屁大王。

但我吃红薯时,会故意对三个丫头摇头晃脑发出警示。“吃红薯,放臭屁。”

蔡朵行之两岁时,听了我的“口头禅”,就跑我身后。掀起衣服,想找臭屁躲在哪。

开心的是,孩子们都不畏惧我的“恐吓”,个个喜欢吃红薯。当然,也可能与孩子她妈的反复播音有关。

孩子她妈转述不知出处的科学研究,曰:“红薯具备抗癌的特殊功效。”

红薯好吃,又作用大大的。但,一箱子哦,总不能全家一口气消灭干净,立马吃成胖子吧。

消灭半箱后,每天都能从箱子里拣出溃烂的红薯。

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烂红薯肯定舍不得扔的。切去腐烂部分,余下的,依旧能为人民服务。但早已进入新世纪了,勤俭节约的美德固然不能丢,但还是最好别把烂红薯请进口里。

现在随时随地在讲科学。科学曰:烂红薯致癌。

而且,一粒老鼠屎能搞坏一锅汤,一小勺烂红薯,能报废五斤米饭。

锅里有烂红薯,每一颗米饭都会被烂红薯的腐臭味覆盖,无法入嘴,更别提下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可以拿个烂红薯煮饭,然后深呼吸。若是恰好你得病鼻塞。请硬着头发吃饭,紧接着自己看好戏——小半晌工夫,你会向厕所进军20次。

为啥?拉肚子呗。

红薯溃烂了,我也不会扔。除非,烂得全身流脓,指甲大的健康红薯都没剩下。

切除烂红薯的溃烂部分,在泥地上摩擦摩擦切口,沾点泥灰。然后,埋地里。

上溯祖宗四代,老蔡家都是农民。所以,我对红薯的秉性了如指掌。

也可以说,蔡家和红薯家族算是世交。紫皮红薯、白皮红薯、黄皮红薯,统统和我熟得不能再熟。所以,哪怕屁股已经烂得流脓,只要脑袋健在在,或者躯干健在,我就能让它生根发芽,而后生儿育女。

前提是,至少有一个芽眼生机尚在。还有,让红薯回到大地母亲的温暖怀抱。

小半块红薯藏身于大地,没几天工夫,它会发芽,长出藤蔓。然后四面出击,红薯藤蔓紧贴地面,漫延四面八方。藤蔓生根入土,结出硕果累累——红薯。

藤蔓上的嫩叶,采摘了,下锅清炒,是美味的佳肴。你如果喂猪,喂牛,喂羊,那摘光了叶片的光秃秃的藤,都不会浪费。因为,猪牛羊爱吃。

没猪牛羊,那就把藤剪称一小段一小段,随手往地里一放,踩一脚,它会生根发芽,再来一个藤蔓丛生。接下来,就该是泥地下结红薯,土地上红薯苗乱蹿。

总结发言:红薯全身都是宝。

幸亏有块地。否则,哪轮到烂红薯也能废物利用大显身手呢。

买了一把木耳菜,在Eastwood。

中央海岸华人少,从来没在超市见过木耳菜。Eastwood是悉尼的华人聚居重镇,论及吃喝,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买不到的。

我估计百分之九十九的白人,别说吃,几乎连见都没见过木耳菜。不能说它们没见过世面。木耳菜是中国人的“祖传菜蔬”,是最古老的蔬菜之一,外国人没见识过很正常。

《诗经》曰:“六月食郁及羹,七月烹葵及菽。” 此处的“葵”,与向日葵没任何关系,正是木耳菜。

实际,木耳菜是别名。落葵,更像它的本名。除了木耳菜,落葵的别名还有一堆,只拣常见地说:藤菜、豆腐菜、紫角叶、潺菜等。

一个广东韶关人当面对我说,她们那里称木耳菜为“鼻涕菜”。只因,木耳菜的叶片沾水后滑溜溜的,跟滑溜溜的鼻涕有相似之处。恶心。干嘛不用香喷喷的芳名,却要用恶心吧唧的臭名呢。

凉拌木耳菜好吃,更好吃的是用木耳菜作成羹汤。不只我爱吃,苏东坡也喜欢得不得了。苏子赞其“似可敌莼羹”。

摘木耳菜嫩叶作羹汤后,剩下藤茎。舍不得扔,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浸水里。而后用手指头在泥里掏个眼,塞进去,洒些水。

死马当成活马医,管它。死了没损失,成活了是意外惊喜。

事实证明,敢于试验不会吃亏。木耳菜的新芽,从摘除叶片的胳肢窝里长出来了!

我们家的第一代苋菜、通菜、枸杞树,都是这么培育出来的。

都是菜叶摘除,把光秃秃的茎扔清水里浸泡个把小时,然后插进泥土,静候佳音。

最喜是枸杞树。枸杞枝插泥土生根长成树苗。不结枸杞,但嫩枝叶剪去又长,剪出又长,跟吃罢一茬再来一茬的韭菜有得一比了。

有一块真好。

没地,哪里去找我的“试验田”?

吃完葱,葱根往地里一塞,就会发芽。从此,葱就不用买了。

买几颗蒜。把瘦小的蒜头塞泥里,你就安心等着吃蒜苗吧。做回锅肉,蒜苗是必不可少的添头。蒜苗炒肉丝,有舌尖上的中国口味。蒜苗好吃是其次,泥土底下,蒜头在憋着劲疯长了。往后,你就不用怕什么“蒜你狠”了。自给自足,蒜价再高,我自逍遥。

芒果吃完,核扔地里,芒果苗就出来了。

桃子吃完,核扔地里,桃子树苗就出来了。

樱桃吃完,核扔地里,樱桃树苗就出来了。

等这样那样的苗长出人模狗样,我就在朋友圈吆喝开了。谁要芒果苗谁要桃子树苗谁要樱桃树苗啊?想要的,自己来挖喽。

由此,有块地,就轻易交到更多朋友。

有块地真好呀。好的不得了。

我家的地并不大,建筑占去250平米之外,所余闲地不足500平方米。还被前后两花园瓜分成两部分,离“一亩三分地”差得得太远了。不过也不要紧。我安慰自己,有块闲地,比没有闲地好。

有朋友问,晚上你不出去泡酒吧,不出去跳广场舞享受盛世太平,宅在家干嘛哪?

我老老实实回答,陪孩子嘻嘻哈哈,然后喝茶,然后进书房敲键盘。

朋友恍然大悟。原来,你有自己的一块天地,写作天地。

是咧,尽管再不用握笔在布满方格子的稿纸上深入浅出左冲右突。但写作,当真是在一块自己的土地上耕耘、播种、收割。

这块地,比世间任何一块地,要广阔十万八千倍,要肥沃十万八千倍。而且,这块地永远处于春和日丽的美好季节,只要耕种,必得收成。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