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阿娟

阿娟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9-12-04 10:19:37 点击:

再过一个星期,他就是整三十三岁了。说真的,在这快三十三年的日子,他没有恋爱过,更不用说,和女孩子手牵手的"拍拖"了。

他是在这香江江面驾船的。船是游船,是载了那些从外地来,从外国来的游客游览香江。他从他懂事开始就干这活了。他只是个伙计,只管驾船,老板是他的伯伯。

和这香江边上上百户的专做游客生意,拥有或多或少的游船的船主一样,他伯伯也拥有四条船。那条大的,能装载好几十人的大龙船,是伯伯他自己和着一个他的叔叔,还有伯伯的儿子(是他的堂兄弟)驾的。他和他的另外三个堂表兄弟驾那三条小船。而他的那几个堂姐妹就专门负责在岸上招揽顾客。

每天在这香江江面上"跑" ,他已经熟悉了这香江的一切: 他知道这香江哪里的水深哪里的流急。他也看惯了这香江江岸上的每一处青草地,每一从绿树林。他也了解知晓在这香江边上生活着的每户人家。

船向东去,过了那座大桥后不远的左边,就是阿娟的家了。

一幢被绿荫遮掩着的红砖房,门口铺在地上的青砖路一直延伸到香江的河岸,然后接着那一级级的石阶通向河面。

阿娟比他小了四五岁,他是看着阿娟长大的。

因为家里贫困,他十三四岁,就上船,做他叔伯们的帮手了。那时候的阿娟也就是个还不满十岁的小女孩。每次,见了他们的游船,她总是会欢快地跳跃招呼。而他,见了阿娟,也会感觉特别的亲切,也会在船上,隔着河,和她招手。

慢慢的,他长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阿娟也出落成了美丽的大姑娘。阿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在河岸边蹦跳着和他招呼,而他也不好意思再无所顾忌地和阿娟招手呼唤。

船从阿娟家门口驶过,常常能看到阿娟蹲在石阶上,在洗着衣服。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会用贪婪的,怎么也看不够的目光去看着阿娟那被薄薄的衣衫包裹着的那美妙的身段。有时候,阿娟会抬起脸来,用脉脉含情的眼睛看他一眼时,他全身都会激动的发颤,而这一个晚上,他就无法安睡。

渐渐的,他的那些堂表兄弟们都知道了他的"秘密",有时候就打趣地问他"什么时候把阿娟给娶回家呀?"

把阿娟给娶回家,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但这也是他所不敢想的。阿娟家不富裕,父母都是种田的农民。阿娟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阿娟中学还没有毕业,就絀学了,进工厂做工,帮父母抚养弟妹,补助家庭。

阿娟的父母自然希望阿娟嫁个好人家,不要辛苦,不愁吃穿;而阿娟也当然是想她未来的夫婿能帮到她的家庭,帮到她的父母。而他,一个穷"撑"船的,不可能给阿娟,给她的家庭任何帮助。

他虽然很清楚地知道这些,但他又不希望看到阿娟被人娶去,跟着别人走。他真的希望时光就永远不要流走,他就希望能这样,常常看到那在河岸边的阿娟,他就满足了。

但就是在三天前,那个令他害怕着的事情终于来了:阿娟跟人走了。说是跟了一个从那个叫什么澳大利亚的地方来的西人老头走了。听说那西人老头的年纪比阿娟父母亲都要大。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好几个晚上,没法入睡。结果,白天驾船都打瞌睡。

。。。。。。

" 阿成,有客了,载他们去兜一个小时。" 是堂妹在招呼他了。

他看到了,向着他靠在岸边的船,走来的那两个男女。男的是个西人,该有六十几了吧,戴着顶灰颜色的礼帽,满脸的胡子都已是花白; 挺着一个圆圆大大的啤酒肚,胸前挂着一个带着长镜头的相机。女的,也就三十来岁的年纪,身材保养得很好,一件黑色吊带裙将她的肤色衬映的晶莹雪白。她戴着圆圆小帽,乌黑的长发过肩。她看上去,像是越南人。而且,不知为什么他感觉她很像阿娟,只是阿娟比她年轻。

船启动后,那个西人老头,走出船舱,走去船尾,用他手里的那架相机,不停地拍摄着。

而这时候,那个女的,就走到船头,用越南话和他进行起了交谈。

他知道了她,原来也是顺化人。她是在四年前,和这西人结婚,然后随着他去了澳大利亚。

"妈的!又是澳大利亚。"他在心里恶狠狠地骂着。

他们正在讲着时,那西人老头在前面招呼这女的了。

这女的用英语和那老头说了一句什么,那老头哈哈大笑。

接着,那女的就告诉他了,"他问我们在说什么,我说我们在讲他的肚子像是怀了双胞胎的孩子。他听后笑了。"

这时候,那老头就招呼那女的去他那边,要那女的摆姿势,他为她拍照。拍了几张照后,那老头将那越南女子搂了过去,抱住她接吻; 全不顾忌那在船头将他们的一切全看在眼里的他。

这时候的他仿佛看到了阿娟也是这样被一个西人老头抱在怀里。他的心在发痛。他真想将船直直地撞去河岸,他真想把这船给搞翻,但他不敢。

船回到了岸边码头,西人老头和着那越南女子下了船,向着远处走去。

他站在船尾,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的眼睛湿润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