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香港阿姨

香港阿姨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9-11-27 10:40:38 点击: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的我还在和我现在女儿的妈谈恋爱。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按老时间,去到我们约定俗成的老地方---静安公园去见她。但是那天,我等啊等啊,她就是不来。那时候不是现在,人手一部手机; 那时候打电话,都要去弄堂口的电话亭。很想去附近的电话亭,打个电话问她,但又怕万一我才一走开,她倒来了;见我不在,她一气之下,回去了,那不是更麻烦了吗? 于是万般无奈,只能是“死守”在那个“阵地”——干等。

也不知是等了多长时间,就在太阳西沉,“花儿”也快要“谢”了的时候,她总算出现了。她娉娉婷婷地走来,脸上笑吟吟的。见了她,我刚才因为被她"晾"了这么长时间,积了一肚子的火气,全消了。

“东哥,对不起!委屈你等了这么长时间。”她将她的两手搭在我的肩上,语带笑声地说着。

“没什么。没什么。”我言不由衷地回答着她。

“东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晚来吗?我爸爸的好朋友,那个香港阿姨,她这次来上海,今天来我家看我爸。”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她背着的那个红色小包,从里面拿出一条外用彩纸包着的巧克力;她用手掰下一块,塞进我的口里。

“怎么样?好吃吗?这香港的巧克力就是不一样。真好吃。”她自己也掰了一块,吃着,对我讲着。

“以前从没有听你提到过这样一个香港阿姨。”

“是啊!她以前是我爸的同事,我爸和她通信。但我见她面,这是第一次。她气质真好!真优雅!香港人到底不一样哦。”她讲着时,眼中还会流露出羡慕欣赏崇拜的神情来。

她爸是电影制片厂搞摄影的。那个“香港阿姨”以前是个演员,后来嫁给了香港人,很早就去了香港。

听着她的话,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住的老房子,一条马路,两边都是住房。两边住家,虽说隔着一条马路,但两相观望,对面住家的情况都是一目了然的。

我家在二楼,正对面的那家,是两兄弟。哥哥解放前是个米店老板,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儿。弟弟49年的时候,去了香港,在一个香港公司的邮轮上工作,左邻右舍,都招呼他为“香港老板”。他老婆和他哥哥的家庭居住在一起。他通常是每年回上海一次。他有个儿子,傻傻的,人称“阿戆”。

在我有记忆的印象中,“香港”老板虽然已是五十多的人了,但他穿著非常考究,花格子衬衫,料子裤,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而且那仍是乌黑的头发总是梳理得一丝不苟。

后来,“香港老板”把他的儿子“阿戆”带了出去。听说“阿戆”也是在他工作的那条船上干活,当水手。再后来,“阿戆”回来上海,娶了个长相妩媚,身材丰满的上海姑娘。那个年代的香港单身汉到大陆,到上海去寻偶,去找“老婆”,那是百分之百的“钻石王老五”。大陆上海的年轻姑娘是趋之若鹜。

“香港阿姨”“香港老板”,这就是当时的我听到看到的香港人:有气质,优雅;有腔调,有派头。

三十年前的那场出国潮,把我卷来了澳洲。以后,我拿到了身份,就把我女儿的妈给办了出来。十年前的那次,我女儿的妈带了我女儿回去上海,她说她顺路去香港停个两天,去看看“香港阿姨”。“香港阿姨”,这么多年了,她不提起,我真的已忘了。

四个礼拜后,她们回来澳洲。我问我女儿的妈“香港阿姨怎么样?还好吗?”

她笑笑,说“我们没有去她家,只是在外面的一个咖啡店见了面。阿姨她老了。”

她在说着这些时,我能在她话语里,听到一种失望。“香港阿姨”昔日在她眼中的光环,因岁月流逝,而已变得黯淡。

近些年来,我女儿的妈差不多每年回去一次。有几次,她都又顺路去了香港,但我没听她再提起去见“香港阿姨”。

几个月前,她突然对我说,“香港阿姨”的孙女要来澳洲读书,阿姨要她帮忙找间房。阿姨还关照她,找个价格便宜点的,远一点没关系,只要离火车站近。

接着我女儿的妈又问我,还有没有用过的冰箱洗衣机。因为我是开了卡车,帮人搬家的。有些客户因为更新家具,会扔掉一些旧家具,包括冰箱洗衣机(有些是仍旧工作的,只是因为旧了)。她想替“香港阿姨”省点钱。

听了她的话后,我在想,这个阿姨还是以前那个在她的眼睛里是那么的有气质,又举止优雅的“香港阿姨”吗?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