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童年记忆-狼崽玛利(二)

童年记忆-狼崽玛利(二)

来源: 作者:丁丁 时间:2019-11-20 11:55:34 点击:

刚搬到新连队的第二天早上,连队的人来到野鸭滩打芦苇,发现一只小狼崽陷进了野鸭滩沼泽里,因为是皮里娃先发现的,小狼崽就归他收养了。被救出的小狼崽像只猫样大,浑身都是沼泽污泥的臭味,瑟瑟发抖,目光里透出恐惧。

傍晚掌灯时分,我们几个小伙伴去皮里娃住的临时工棚看狼崽,狼崽被扣在了一个柳条编制的大箩筐里,皮毛已被洗刷干净,一只胖嘟嘟的小灰狼。听到脚步声,它立马变得警觉起来,对着我们呲牙咧嘴,倒竖双耳,匍匐在地,不断地从喉管里发出嘶哑的咆哮,使得我们不敢接近它。皮里娃告诉我们说,一整天它什么东西都不吃,怪可怜的。想放了它吧,又怕它找不到母狼,会饿死的。

第二天,我们几个小伙伴爬山上树跑马厩,上窜下跳,终于捉到几只麻雀,赶紧拿给小狼崽。它对我们的礼物视而不见,耷拉着脑袋,精神萎靡,爬在柳筐下一动不动。它不吃不喝,偶尔几声咆哮也变成了低吠,眼神里透出更多的无助,无奈,伤心之极!

三个月后,放暑假了,从学校回到了连队,我们想起了小狼崽,可是,皮里娃已经由连队分配去了一个叫“三棵树”的旱田牧场放羊去了。

两年后的一个元旦,连队为皮里娃准备了一个新地窝子,听说他要结婚了,他是蒙古人,娶得是一个维吾尔族姑娘。姑娘大眼长睫毛,鼻子高耸,自来卷长发像牵牛花藤蔓,是她先看上的皮里娃。二年不见,皮里娃胖了,更黑了,虽然如此,他仍然比连队的蒙古人图尔吉英气俊朗,人高马大。

小狼崽也回来了,紧跟在皮里娃身后,一身银灰色的皮毛,背上明显带有三条黑纹。肚皮微白,毛色发亮,英俊潇洒,精神抖擞。连队上的人统统围在了皮里娃的地窝子周围,与其说是看皮里娃结婚,不如说是看狼崽,皮里娃已给它取名-玛利。

今天,狼崽玛利出尽了风头,它不再咆哮,不再呲牙咧嘴,不再恐惧人群。它昂首挺胸,双耳直竖,还不时地抖抖身体,伸直前腿,后脚并拢,直卧在地,双眼炯炯有神,俨然一个温文尔雅的领地王子。我们几个小伙伴走上前去,摸摸它的皮毛,动动它地耳朵,低声和它说着话。它也不时地对我们歪歪脑袋,眨眨眼,似乎我们谁都没有忘记二年前相遇时的情景,彼此一点儿都不陌生。

就在这年的早春,冰雪还没有完全融化,翻浆的泥土带着冰渣使整个原野变得泥泞沼泽,天也总是灰蒙蒙的,雨夹雪不断。连队已经断粮四天了,牲畜为了春播要加料,种子要拉回来,连队大小上百口人家要吃饭,燃眉之急!父亲只好组织槽子车队,提前到团部突击拉粮了。

连队离团部30多公里的路程,初建团场没有路,遇沼泽就拐弯,遇翻浆就推车。艰苦年代,垦荒创业,建立家园,吃苦耐劳是本色。拉粮车队要尽快拉上粮食和种子赶回连队,车队的人心急如焚,赶着马车又推又拉,人马齐上阵,只为连队的大人小孩不要挨饿,牲畜在春播前不要掉膘。收获的粮食还要支援国家贫困地区,责任在肩,军垦人义不容辞!

在返回途中,天色渐变,突然间狂风漫卷着雪团劈头盖脸地砸落下来,北方早春的气候就是这样变化多端,路更难走了,这时的车队人马已经是浑身泥浆,不听声音根本分不出谁是谁。车队已接近沼泽地边,四周白茫茫一片,已分不清来时的道路了。这时,皮里娃狠狠挥动着鞭子,把他的槽子车赶在了前面。他跳下车,犹豫了一下,随即挥动马鞭,拉着缰绳走向沼泽,狼崽玛利紧紧尾随在他身后。

当后面的车马小心翼翼踉踉跄跄缓缓赶到沼泽边缘时,皮里娃的车已进入沼泽,离车队相隔十几米远了。突然,槽子车身重重地陷进了沼泽,皮里娃急忙转身,用力抓住前轱辘使劲往上搬,就在这一瞬间,疲惫的车队人马还没回过神来,皮里娃和他的槽子车连人带马被沼泽淹没。狼崽玛利疯狂地嚎叫起来,旋即跃身上去一口咬住皮里娃的衣领死死不放,沼泽迅速吞没了狼崽马利,车队的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大地一片黑暗,沼泽沉静无比,风雪仍然交加着,被沼泽吞没的槽子车,和刚做新郎没几天的皮里娃,还有陪伴皮里娃在人迹罕至牧场两年的狼崽玛利,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父亲发疯般地跳入沼泽,却被车队的人用绳索套了出来,车队的人双膝跪地,泪水和雪水结成了冰溜。大家默默脱下棉帽,神情凝重,向奋不顾身上前探路的皮里娃致敬!向为友情而牺牲的狼崽玛利致敬!还有那两匹辛苦劳作的马。车队的人马如同雕塑一般,身体久久没有挪动,目光却更坚定了。

每逢回忆起这段往事,我都会在心中呼唤皮里娃和狼崽玛利!这是我童年永远的记忆—在艰苦岁月里垦荒的兵团人。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