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红旗下的蛋

红旗下的蛋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11-06 18:09:49 点击:

去听崔健,不是因为他的歌,而是因为情怀。因为,我们都是红旗下的蛋。

不出所料地,出现在舞台上的崔健依旧戴着那顶白色帽子,帽子前方正中间缀着一颗红色五角星。对于他的粉丝来说,这帽子是看一眼就能高潮的图腾。身在演唱会现场,放眼望去,前后左右攒动的都是白色帽子。此帽子和彼帽子唯一不同的是,崔健说:你们帽子上的五角星是机器缝的,我的帽子上的五角星是手工缝的。我没有缝着红色五角星的白色帽子,因为我不是崔健的粉丝。但我循着情怀而去,去欣赏一位坚持了三十多年年摇滚之路的音乐人第一次踏上南半球的音乐之旅。

我比较小女人,比较温和,摇滚和嘶吼不是我的菜,过去那么多年,一直知道“中国摇滚之父”崔健其人,却并不熟悉他的歌,除了那首曾经充斥着大街小巷的《一无所有》。那首歌似乎是我小姑姑年轻时候正流行的歌曲,那时,我还只是个跟着小姑屁股后面转悠的小屁孩。除了它,我还知道的一首就是《红旗下的蛋》,这么有名的一首歌我居然只知道一句被人重复了无数遍的“红旗下的蛋”,而对其他歌词的记忆是空白,而且很长时间里我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红旗-下的蛋”还是“红旗下-的蛋”。

再然后,直到现在才知道,张赫宣和刘彩星分别在“中国好声音”里唱过的《假行僧》和《一块红布》、韩磊在“我是歌手”里唱过的《花房姑娘》,都是崔健的原创作品。奇怪的是,这三首歌都是因为其他人的翻唱才被我知道并喜欢的。而且,那时那刻,我把前大脑和后脑勺加在一块儿也没能把这首歌和崔健联系在一起。单说说《一块红布》吧:一个闪亮的舞台,一个不太年轻的女人,一把孤独的吉他,着着白T恤、牛仔裤的刘彩星低着头,空灵而性感的声音响起——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瞬间没缘由地喜欢上这首歌。喜欢的是歌词显性的意思,喜欢的是刘彩星的演绎。可见,我与崔健,或者说我与摇滚,相隔的依然不止十万八千里。

所以,又是毫无意外,整场演唱会,除了上面提到的四首歌我能跟着瞎参合一点以外,能听清的寥寥几句便是:“红旗下的蛋”、“凑合”、“1234567”、“撒点野”……依旧是声嘶力竭的嘶吼,依旧是不知所云的激情,甚或是崔粉们的全场大合唱,我却是安安静静地听完。没有别人表现出的躁动,也没有我曾经的排斥。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崔健的“较劲儿”,明白了崔健的歌背后那些关于钱的、权的、社会的、时代的……种种纠结和无奈。其实这篇文章写了一千多字了,我也没有写到真正的崔健。究其原因,首先是我写不出也写不了真正的崔健,然后呢?是我在刻意回避崔健“较劲儿”的东西。

朋友圈有同样也去看演唱会的朋友写了观唱评论,看了觉得特过瘾,于是和原作者打了个招呼后剽窃过来,让大家一起过过瘾。

评论一:“一点感觉:崔健在歌里向现实妥协着、挣扎着,用头顶红星的帽子,遮着眼睛,依然无可奈何的呐喊着。”这段话感觉真实得有点残忍,也有点简单粗暴。

评论二:“某个时期后思想最开放时代造就的歌手,就是闷声大发财。可以发财,不许讲话。紧接着房子产业化,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没钱就是原罪。一个传统的摇滚歌手,想撒点野,搞点正统的摇滚男女关系,发现连一个愿意去他出租房的妞都没了。没有反叛和性,所有的摇滚歌手都是阳痿歌手,不看也罢。现在看崔健,就像一个30岁入宫的老太监看自己的鸡鸡,虽然现在不行了,但是每次看起来还能精神上回到当初情场得意的感觉。TMD,谁没年轻过,谁没摇滚过?!--纪念那个诗和摇滚就能泡妞的纯真年代。”这段写得挺艺术,曾经的愤青绝对是会群起拍案叫好,有共同语言的。谁叫这些曾经的愤青们都是走过那个时代的“红旗下的蛋”呢?

“现实象个石头精神象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不知道已不再年轻的崔健会不会想,为什么要用鸡蛋去硬碰石头呢?那都是年轻时才会干的“傻”事儿。可是,谁没有年轻过?还是那句话,我不是崔粉,没有缝着红色五角星的白帽子,可是我也是个“红旗下的蛋”。

愿我们永葆年轻的心。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