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热血藏獒

热血藏獒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9-10-23 10:51:08 点击:

树老多根,人老多话;老年人唠叨直接等于年轻人唱歌。外公老了,若行动,必惊人地东跌西撞。他不敢乱动,只好乱说——一旦“逮”住身边人,不论是谁,便立刻打开大脑中那早就被格式化了的“硬盘”,将陈芝麻烂谷子劈头盖脸地倾泄而出,从不管你是否扛得住。

话说三遍比粪臭,无论是真理还是谣言,都是这种效果。有时我不幸遭了外公的“黑手”,就采用从母亲那儿学得的真传对付他:佯装津津有味地认真听,关键时还要“嗯”几声。熬不下去了,便趁他于自娱自乐之中,忘乎所以地享受巅峰状态之时,抓住机遇,悄悄溜开,让他继续对着空气横溢演讲才华。谁叫他是个盲人呢,不欺负他欺负谁呀!

外公白说了一阵,没听到回应,会试着喊两声:“孙儿,乖孙?”

“乖孙”站在远处看他出洋相,正心花怒放着,偏不答应。

一天,外公又“逮”住了我,强迫我收听由他那瘪瘪的老嘴主播的批量旧闻。这一次我无法开脱,因为他吸取教训,已经变得聪明起来,一边直播,一边两手抓着我,而且两手都很硬。我只好建议:“不听不听,要听除非说新的!”他眨了眨丑陋的眼睛,说:“那就说我上北京的事!”我说:“不听,听过至少八十多遍了!”他说:“乱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说:“怎么没说过?不就是你握了被伟大领袖握过手的人的手,一路上都不肯和人握手,也不洗手,回家后先让我爸我妈握了你的脏手吗!”外公无语。我随口说:“干脆说说你的眼睛是怎么坏掉的。”外公头上仅剩的几茎白发一抖,问:“真想听?”“真想听!”“好!好!我马上就……就……说!”老人家结结巴巴的,大概是在为祖孙间首次出现的双赢局面而激动。

“我中年时,上面割资本主义尾巴,整得我披着蓑衣啃红苕,穿没有啥穿的,吃没有啥吃的。没办法,就四处流浪。我走了许多地方,起先还有新鲜感,能占住眼睛的东西很多,后来才明白这里那里都差不多,没有什么意思。况且‘若登高,必自卑;若涉远,必自迩’;‘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那就更没有意思了。哈哈哈,现在那些动不动就花钱受累去旅游的人,真是世界上的头号大傻瓜。青年想成家,中年想离家,老年想回家。大傻瓜们不懂这个!

“一次,我流浪到了藏区。早上醒来,太阳又冲上了山尖,红得刺眼。它每天都是这么一副嘴脸。我饿得实在肚皮痛,宁吃烂杏一筐,不吃鲜桃一口,可哪儿有呢!没办法,便去偷牧民的羊。刚偷到手,突然发现对面山上的草间树隙里,出没着一条藏獒。它有预感似的向这边张望着,眼睛像镀了层金子似的,侦察到敌情,便风一般的刮了过来,推得树叶往两边分。成年藏獒有牛犊那么大,凶得很,连虱子都不敢上它的身。我晓得逃是逃不掉的,斗是斗不赢的,弄不好连全尸都没有了,你外婆就挑着箩筐来撮点零骨碎肉吧。但因为距离远,等藏獒飙到跟前,起码需要一分钟。利用这点时间,我特赦掉到手的小羊,并躲到了一砣大石头后面。如果躲过了,彼此相安无事;如果躲不过,就看谁的运气好了。结果没有躲过。

“藏獒不理会重获自由的小羊,牙齿全部跳到唇外,配合那双红火般的眼睛,比吃人的老虎更威猛。散落的羊们见它来势强劲,马上像粪上的苍蝇一样四散逃去。藏獒脚一蹬,便飞过石头,决心狠狠收拾我。但是就在它落地的那一刹那,我挥舞大砍刀,一下砍掉了它的头。那头飞过来一口咬住了我的裤裆,活活咬断了我的那个,就像太监一样。所以后来我想尽办法也不能让你外婆再生娃娃了。当时,藏獒并没有倒下,而是火速掉过身子对准了我。它的身子已经没有头了,鲜血像井喷,喷出很粗一股黑柱,——是黑的,不是红的!——打得我的脸生痛,还迷糊了我的眼睛。我晓得坏了,‘狗血喷头’,没有不坏事的!那血像是凉的,很凉。事后我才明白,那不是凉,而是烫;凉只是一瞬间的错觉。

“当时,我的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它被藏獒的热血给烫瞎了。我往下一瘫,感到血地上烫得不能躺。我悔呀,但生米已熬成烂饭,木头已拼出破舟,悔也无用。牧民们赶来后,都不忍心惩罚我,反而护送我出了藏区……”

说完旧事,外公因为能口若悬河地倾其所有而满脸得意。不过得意迅速被心灵深处的酸痛赶走,接着就狰狞地哭了。

我还想着狗嘴咬下身的画面,不觉查了查自己,感到被咬掉了那儿真是很可怕的事。看着外公那泡满泪水的烂眼窝,我真恨不得立刻暴打他一顿,但又担心将来我的孙子依葫芦画瓢,尤其担心孙子冰成于水而胜于水,只好化暴打为洗脑:“藏獒是我国惟一受法律保护的犬种,你杀它们的祖宗,不吃亏才怪!”话音刚落,我脸上就挨了两记热掌。原来他在指望安慰,而不是等候批评。可见“闻过则喜”不是四个古典魏碑字,而是四个陈年馊狗屁。不过,越活越蛮横的外公几乎还算得上一条好汉。

为了与挨外公热掌的命运抗争,我捂住他的耳朵,赶紧骂道:“老傻瓜!”然后跑了几丈远。他以为我走了,便可怜巴巴地感叹道:“二十岁以后,我担心别人怎样看我;四十岁以后,我不在乎别人怎样看我;六十岁以后,我才发现他们根本不看我!我的命好苦啊!”

我没再理他。藏獒还占据着我的脑海呢。我想起一个词:热血沸腾。看来,这不仅仅是形容,而是事实。一双瞎眼应证了一条真理:动物的血,包括人的血,在关键时刻,都是可以沸腾的。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